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热点追踪| 洪磊谈私募基金自律管理

兴证深圳机构业务2018-09-13 14:35:27

热点回顾:4月21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党委书记、会长洪磊在2018年中国母基金百人论坛上表示,2013年新《基金法》正式实施以来,特别是十九大以来,以母基金为代表的私募基金获得空前发展,行业结构不断优化,行业功能不断健全,已经成为现代金融体系中直接融资的重要力量,有力推动了实体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在论坛上,洪磊从私募基金自律管理的逻辑角度,谈及了他对私募基金的理解和看法。

要点解读

一、股权融资、债权融资与收益权融资

1、协会将按照股、债、收益权的不同属性,完善私募基金备案标准和风险监测指标。

股权投资

目的是获取“剩余索取权”,要做好股权转移登记,发挥股权治理功能,提升企业内在价值;

债权投资

目的是获取固定风险回报,要做好债权登记,条件发生时,要能有效行使优先清偿权;

收益权投资

目的是获取稳定现金流,需要设立SPV实现风险隔离。收益权应当是实体企业当前资产产生的未来现金流,或者是实体企业持有的股权、债权所衍生的未来现金流。基础资产只能证券化一次,不能再证券化,否则将脱离直接融资的本意,并形成系统性金融风险隐患。

2、协会将针对股权、债权、收益权三类投资,推出更有针对性的登记备案须知。

      洪磊会长表示,针对性登记备案之外,将会细化投资者风险揭示书13项签字内容的风险提示要求,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甄别风险。

3、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应当大力发展直接面向实体企业的投资活动。

     从发展直接融资、促进高质量经济增长角度看,杜绝直接融资间接化、中介化活动,避免产品多层嵌套、资金混同、多次证券化等加剧风险传染和融资成本的投机套利行为。鼓励私募多参与直接融资,即鼓励私募基金多做真股权投资,禁止打着直接融资的幌子做债权、收益权等融资。

4、在直接面向实体企业的投资活动中,做好产品结构设计与风险管理。

     应当准确把握实体企业股权、债权、收益权的本质与风险。这意味着私募基金除了股权投资之外,债权和收益权投资也是可以做的,但是应当准确把握风险,做好产品结构与风险管理。

5、对于实体企业来说,债务融资可以增加股权的杠杆收益,同时也承担财务杠杆风险。

       从实体企业的角度上讲,这点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债务融资和收益权融资的基金作用,但同时也明确这两类投资必须要有度,不能损害企业的财务结构。

6、私募基金投资于企业股权、债权和收益权,    应当充分识别所投股权、债权和收益权背后的风险结构,作出与投资人利益和企业利益一致的投资决策。

      协会对其他类私募机构登记提出了限制性条件,同时对债权类、收益权类私募产品备案提高了审核要求,其目的就是防范背离基金本质的借贷活动,避免投资工具被滥用。目前实践中债权类、收益权类私募产品备案更加严格,这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这类工具滥用、背离基金本质。

7、收益权持有的目的是获取稳定现金流,需要设立SPV实现风险隔离。

      收益权投资虽然在市场上比较常见,但是法律基础较为薄弱,无统一的定义和内容,这也导致对这类投资的风险控制造成一定的障碍。此次洪会长不仅较为阐释了收益权的内容,还把收益权和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并列,将其作为三种融资方式之一,这对收益权类的投资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二、自律层面推进监管功能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自律的关键是规范和完善登记备案标准,让各类资产的风险和收益得到有效管理,避免风险外溢。

     一是探索与权益登记机构联网合作,在底层资产层面实现穿透核查,保证底层资产真实有效,权属清晰透明,为行业合理展业保驾护航。

      二是按照股、债、收益权的不同属性,完善私募基金备案标准和风险监测指标。

       这一点可以追溯到2018年4月10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资产管理业务专业委员会2018年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洪磊会长就指出,2018年协会将进一步重点推进穿透式自律管理,优化资金来源和投向统计方式,探索与权益登记机构的联网合作,提高底层资产透明度,并按照股、债、收益权的分类,对资管产品备案标准和风险监测指标进行细化。协会还将对会员与非会员进行差异化自律管理,真正加强行业诚信管理。

三、重申《基金法》是基金行业大法

       洪磊会长重申《基金法》是包括私募基金在内的资产管理行业大法,各类公私募基金应当一体遵守行业基本法。

      对于《基金法》没有明确的若干问题,如基金的实质性定义,期待《私募基金管理条例》能够突破并尽快出台。资本形成能力是大国金融竞争的核心能力,提高资本形成能力必须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而私募基金是壮大直接融资、提高资本形成能力的重要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