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善与志观点】对话美国福特慈善基金会(上):国际基金会在找什么样的人?

善与志2018-11-05 08:14:28


机构简介


善与志(微信号shanyuzhi2015)旨在记录、观察、评论、探索高效慈善的战略和方法,组织海内外学者和行业精英策划和撰写关于有效捐赠和基金会管理的文章,为个人和企业等组织的捐赠带来最大的社会影响力。联系邮箱为contact@shanyuzhi.com


采访嘉宾


苏曼莎-格尔伯特(Samantha Gilbert),美国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人才与人力资源拓展副总裁, 曾担任洛克菲勒基金会人才发展主管。

 

约翰-哈维(John Harvey),国际慈善服务(Global Philanthropy Services)咨询公司创始总裁,曾担任美国基金会理事会国际慈善部门主管。


对话采访人

 

何莉君,善与志联合创始人。


 


作者按:善与志的基金会战略人才管理系列由福特基金会和国际慈善服务咨询公司独家授权,并欢迎中国业内人士针对采访的问题积极对话和提问。该访谈分两期登出,本期我们就基金会的战略人才管理概念、基金会人才需求变化趋势、以及国际慈善和本土慈善的人才市场需求的异同等问题展开讨论。

 

本文的公益慈善行业是指狭义的组织化的慈善赠款性基金会,即由慈善家个人、企业、社区等捐赠发起成立的基金会,不向外界筹款,不单独运行项目,而是主要向非营利组织提供赠款来促进其使命的慈善基金会。目前,美国的大部分基金会都属于慈善赠款型基金会,直接提供社会服务、向公众筹款的组织一般属于501C3 公共慈善组织。



 

何为战略人才管理?


何莉君:感谢两位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善与志的采访。大家知道,中国公益慈善在近几年发展迅速。职业化和专业化也是中国公益慈善行业的关键词。为了达到职业化和专业化水平,人才发展是关键。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能在福特基金会总部和二位就公益慈善行业的人才战略管理进行对话。首先,让我们先来界定一下“战略人才管理”这个概念,然后谈一谈它和“人力资源管理”有什么区别?


苏曼莎:我觉得两个概念可以互相交替使用。“人力资源管理”一词在1990年代兴起。这之前,被叫做人事管理。从人事管理到人力资源管理, 再到现在的人才管理,从很多方面来说,他们的意思大同小异,但是不同的叫法却蕴含了一些微妙的差别。人力资源管理把人力视为达成工作目标的一种资源,并为雇员提供资源和支持的一种功能,这些资源和支持包括福利、补贴等方面。这些资源帮助雇员在工作中充分发展潜力、尽其所能。我之所以偏爱“人才管理”或者“战略人才管理” (有时我们也用这个称谓)这个概念是因为它强调组织有意地挖掘和发展达成组织发展目标所需的人才和技能。因此,它特别强调组织的使命以及为组织目标实现相匹配的人才和能力,确保人才资质和能力与目标一致,并尽力调集资源支持这些人才的能力发展,构建人才发展渠道,使组织内部能够发展出适合组织战略方向的人才和能力。无论是盈利性组织还是非营利组织,最有活力的组织始终是那些求变,并且不断适应变化的组织,同样的,组织内部的人也需要变化和适应才能成功。因此,我认为人才管理主要强调这一点。
 

公益慈善基金会的人才需求变化趋势


 

 

何莉君:和过去十年相比,您认为现在的公益慈善行业对人才所亟需的技能、经验和品质有没有变化?如果有变化,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苏曼莎: 我涉足公益慈善行业也将近十年。这10年来我所看到的就是这个领域依然迫切需要对基金会所涉足的社会事务领域有精深的专长和知识。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问题:“我们依然需要专才吗?我们依然需要通才吗?”对于这些问题,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而且专才和通才都是基金会所需要的。现在涌现出一股思潮,认为公益慈善不再需要某专注于某一个社会领域的专才,而是需要更多的通才,比如商业管理技能、战略发展技能、或者金融知识。很大程度来看,慈善组织的架构形式五花八门。我们福特基金会是一个向其他非营利机构提供赠款的组织,使这些组织能够开展重要的项目,或者壮大实力来更好促进社会发展。有时,人们觉得我们赠款型基金会不自己具体运作项目,而是把资金给其他机构来做事,我们为什么还需要专才呢?我觉得是很必要的。因为我们需要能够评估我们资助的组织的工作质量,确保这个组织有效使用我们的赠款。这就需要我们有懂这个社会领域的知识、经验和学识的人。不可否认的是,过去十年间,慈善基金会对人才的技能提出了额外要求。除了在社会事务领域的精深专业知识以外,慈善基金会还需要很强的战略规划技能、较好的金融敏感度、出色的领导能力,从而实现内部和外部的发展。为了帮助这些组织构建长期影响力,慈善基金会也需要理解所资助的组织的治理情况、了解领导模式的好坏以及财务报告。因此,慈善基金会的人才既需要懂组织管理的通才也需要理解具体社会事务的的专才。

 

约翰:确实,过去十年世界发展变化巨大,风起云涌。我们现在面临的社会问题的挑战远比过去十年要紧迫,比如气候变化、暴力极端主义、“青年人口膨胀”( Youth bulge,指发展中国家的低婴儿死亡率、高出生率、青年人口数量庞大的现象)等现象。这种青年人口膨胀现象对社会发展的启示深远:比如教育和就业。针对这些新社会现象,基金会不得不重新审视其人才发展战略,思考如何更好地应对这些复杂的事务。我不是说福特基金会这样的大机构过去没有应对这些复杂的事务,而是在我看来,我们面临的社会事务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度。这需要我们有新的技能和特质去应对。比如,我们需要有很强跨界合作能力的人才,需要深度理解复杂的社会系统并乐于在复杂的体系中工作的人才。刚才提到的这些改变对慈善基金会行业是外在的。还有一些改变是内在的,特别是在美国。基金会越来越重视赠款的有效性,而且成为社会变革的能动者,而不仅仅是资助其他人去领导变革。我们姑且不去评论这种内部变化的是与非,但是当基金会致力于成功、致力于对成功的指标评估的时候,对人才技能要求的命题也自然是不同了。


何莉君:那么对人才的品质的要求有哪些变化呢?人才的价值观是否对这个行业重要?

 

苏曼莎:这要取决于部门和项目的需要。比如社会影响力投资的项目,我们需要雇一些懂金融的人。其实你可以很容易在金融领域找到非常优秀的人才,他们有些很愿意到非营利组织工作,因为他们愿意到受使命驱动的氛围中工作。在战略发展方面,也有很多资深人才愿意从公司跳槽到为使命和价值服务的非营利机构。在财务、人力资源部门也是同样如此。在项目领域,我认为慈善基金会的人才需要来自公民社会领域,或者懂得如何创造社会改变的公益慈善背景。这些人了解主要参与方,而且有一定的社会网络使其改变。而这些品质是很重要的。总的说来,我不觉得慈善基金会的人才一定只是来自非营利背景。我们需要混合型的人才架构。如今,越来越多的基金会在推动公私合作,企业和商业部门也在积极成为公共事务的参与者,因此拥有来自不同行业背景的人才和经验会更加有效推动基金会的工作。

标题


国际慈善vs本国慈善人才市场的需求差异


何莉君:那么您认为国际慈善基金会和本土慈善基金会在人才需求上有什么区别呢?比如福特基金会和其他美国本土的基金会相比。或者说国际慈善和美国本土慈善的人才市场和需求有什么不同?

 

苏曼莎:国际性慈善基金会而言,最重要的是员工需要有国际视野、经验和知识。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拥有这些品质,那么他们也会有文化认知和敏感度。他们还需要对国际事务有深刻的理解,有国际网络等等。比如说当今很多国家的公民社会被挤压,这会大大影响我们慈善基金会的工作有效性。因此对这些国际背景的理解对国际性组织的工作很关键。

 

约翰:我同意苏曼莎的观点。但我想指出的是我们这里谈的国际慈善包括两个不同的概念:一是国际视野下的慈善运作,二是跨国的慈善组织这两个是有区别的。现在很多国际性的基金会相比10年前大幅进步。对于很多基金会来说,他们的赠款工作不再是初级阶段,而是更加复杂,这对人员的招募和管理有很多启示。

 

如果我们比较美国本土的基金会和国际性基金会,那么苏曼莎和我为洛克菲勒基金会发起的国际人才管理研讨会做的调研报告可以帮我们梳理出这两类基金会在人才需求和管理上的不同。

 

在美国,我们有较大的人才库,有很多人才可以任由我们挑选。但是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情况并非如此,很多基金会很难找到相匹配的人才和技能。

 

在美国,慈善基金会的工作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可以这么说,想在基金会工作的人远远超出了基金会所拥有的岗位。但这个在很多国家不尽如此,因为在有些国家,慈善基金会的声誉、薪酬架构和其它吸引人才的要素没法和美国的基金会相比。

 

另一个问题就是劳动法。比如,西班牙和日本的劳动法很严格,而且很难辞退员工。这就意味着那些有长期雇佣关系和短期雇佣关系的人才管理将大相径庭。

 

还有一个紧密相关的因素就是劳动力流动性:很多人频频换工作很常见,也是美国社会文化和职业文化的一部分。这个和其他国家和文化也很不同。

 

职场文化也是千差万别。有些地方偏向等级制,而美国更多是一种平等制。

 

所有这些区别都让国际视野下的慈善人才管理迥然不同。你也知道,公益慈善在全球各地的运行方式多种多样,而在国际背景下,人才管理和需求也很不同。所以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方式。

 

苏曼莎:我再强调一下我刚才提到的一点:当你在国际性机构工作,不管你的机构总部在纽约或是密歇根的战溪市(Battle Creek),你都必须理解很多职业和文化的差异性。如果你要在一个国际组织工作,特别是美国以外的办事处工作,你必须理解和欣赏这些差异性才能有效开展工作。如果你只是在美国本土的组织工作,那么你要考虑的事情是不一样的。所以这种文化的认知、文化的理解和敏感度是关键。


 

致谢

 

本文的采访获得福特基金会和国际慈善服务(Global Philanthropy Services)咨询公司创始总裁John Harvey 大力支持和独家授权。同时,善与志致力于搭建中美战略慈善的对话平台。欢迎业界人士在后台向我们积极提问和评论,我们会选出针对性的问题,向福特基金会和国际慈善服务咨询公司的两位专家反馈。基金会人才战略的下期采访中我们将对慈善基金会人才薪酬、人才教育、以及人才培养等问题进行对话。尽请关注。

 

另,本文所提到的报告,可以联系John Harvey 索取报告info@globalphilanthropyservices.com。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何莉君,现为纽约佩斯大学公共管理非营利管理方向助理教授、取得印第安纳大学礼来家族慈善学院慈善学博士(2015)、善与志联合创始人。研究和咨询方向:企业家公益慈善行为、战略慈善、基金会创新和战略管理、影响力投资、公益慈善伦理和教育等。联系作者请发邮件至lhe@pace.edu 。

 

微信编辑:王天宇

 

转载及引用说明


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善与志2016年第31期。

 

下载本文及往期文章PDF版本,请访问http://pan.baidu.com/s/1c0FJjPY。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善与志
了解战略慈善、基金会管理、影响力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