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国际基金大豆市场“围猎”中国油厂?

oilcn油讯2019-05-30 14:13:13


期货日报 记者 乔林生



今日,自去年12月下旬至今年4月底一直领涨商品期价的“头雁”——铁矿石和螺纹钢期价双双跌停,棉花等前期上涨猛烈的其他商品期价也直线下滑,但大豆及豆粕、豆油价格却表现坚挺。


更重要的是在4月份我国进口大豆数量高达707万吨,同比增长33%,以及新作物年度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增长600万亩和国际大豆市场供过于求的背景下,大豆及其制品的价格持续保持上涨势头让人感到惊讶。


“在国际大豆市场上,一场国际基金‘围猎’中国油厂的‘游戏’当前正进入高潮。”豆粕贸易商魏华告诉期货日报记者。


前一时期,在国际市场大豆价格跌破900美分/蒲式耳时,很多国内大豆进口商和油厂十分看空后期大豆价格,虽然自已已经定购了很多美国、巴西、阿根迁等国大豆,但迟迟还不在国际大豆期货市场进行点价操作,这为国际基金“围猎”中国油厂创造了机会。


不久之后,一个异常事件的出现点燃了国际基金“围猎”中国油厂的导火索——即将收割的阿根廷大豆遇到了持续暴雨天气。



由于阿根廷是全球第三大大豆生产国和重要的出口国,暴雨天气的出现在一夜之间让全球大豆市场的市场预期和心理全改变了。至此,国际基金“猎杀”中国油厂的游戏正式拉开了大幕。


据记者了解,阿根廷等大豆主产国因受降雨灾害影响,大豆至少减产500万吨,当前有关机构预计2015/2016年度阿根廷大豆产量为5500万吨,低于早先预测的5950万吨。巴西的大豆产量预测数据从1.005亿吨下调到了1.001亿吨。阿根廷与巴西大豆产量下调,将直接促使中国油厂和大豆进口贸易商将进口方向转向美国,美国大豆出口数量的增加又直接提振美国大豆价格很快从860美分/蒲式耳涨到1000美分/蒲式耳以上。


入场机会有了、炒作题材有了、市场看涨的氛围有了,国际基金很快就开始了“猎杀”的实际行动。有关市场机构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国际基金在大豆市场的持仓净头寸,今年3月初时为净空单近8万手,而到了4月26日则转为净多16万手以上。


魏华说,当前已到了中国大豆进口贸易商和中国油厂在国际大豆市场的集中点价期,一些中国油厂采购的大豆如果尚未点价,那么只有接受当前的高价大豆,损失肯定是比较大的。而随着中国油厂大豆压榨成本的提高,下游产品整体价格水平将上升。


市场专业人士认为,去年我国进口大豆8200万吨左右,创出历史新高,今年的进口量预计在8500万吨左右,将再创历史新高。今年虽然国产大豆面积增加较多,但预计产量仅在1200万吨左右,国内需求将主要依靠进口来满足,国际大豆价格上涨将让我国油厂与大豆进口贸易商成本增加,最终将令国内终端消费者受到较大损失。

中国是CBOT过度投机的主要受害者

作者:豆争看客

中国进口大豆行业“定期”普遍亏损的原因,“不管豆在哪,都是美国价”是重要原因。


1848年成立的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hicagoBoardofTrade,简称CBOT,现属CME集团),经过160多年的发展,客观上,已经从美国局部粮食市场的定价平台,变成了美国全境及全球粮食(包括大豆)市场的定价平台,并处于绝对垄断的地位,就像美元通行全球一样。



但是,其交割系统,却一直未能与时俱进,仍然维持着160多年前的格局,玉米交割仍仅限于伊利诺斯河沿线328公里的范围内,大豆交割仍仅限于伊利诺斯河和密西西比河沿线649公里的范围内,而且仍然只接受美国粮食的交割,使得全球化的市场经济形同虚设,保护了过度投机。


不仅如此,从1990年代到2010年代,虽然CBOT大豆单日的持仓量从3000万吨到9000万吨、增到三倍,大豆的涨停板也从30美分/蒲调高到100美分/蒲、增到三倍多,但CBOT大豆交割仓库的容量不仅没有增加,反而从150万吨减少到50万吨,减了三分之二,给人的印象是:CBOT已经从芝加哥搬到了拉斯维加斯、非赌莫进。


CBOT大豆持仓量占全球大豆年产量的比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低点是18%,2012年美国“历史性干旱”时一度高达47%。


“大豆不是大豆、而是资金”的属性扭曲,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作为全球大豆的最大买家,是CBOT过度投机的主要受害者。

其原因可能包括:

中国的体量足够肥大,值得猎人围猎;

不能洗盘(卖回去)的升贴水合同,就好像套在买方脖子上的绳索、价格涨上天,也得点价买进。捕猎者知道,不过价格多高,有个大个子是一定要接单的;

即使没有中国这个大大的猎物,投机力量也是以买进推高价格为主的,因为用纸币来换取实物,长期一定是合算的;

价格可以涨破天,不可能跌破地,上涨的想象空间天生大于下跌,故上涨比下跌容易诱导别人接棒。

中国买家被CBOT投机客猎杀的经历,常常令人刻骨铭心。


比如,2004年、2008年、2012年、2014年均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美国国内大豆市场的价格,要比中国进口的美国大豆的价格,每吨高出1000元人民币。这意味着中国进口商每吨大豆可能要亏损1000元人民币。


当中国买家提出将还没从美国装运的大豆卖回到价格更高的美国市场时,美国出口商说,“我们不可能将大豆卖回给农民”。这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在2004年6月25日的中美业界集体见面会上,当中方提出“大豆不能卖回给农民,但为什么不将大豆交到CBOT交割仓库里去”时,美方(包括美国大豆协会的代表及CBOT时任总裁BernardDan先生)顿时语塞、无言以对。


鉴于CBOT的“价格发现”功能越来越让位于“赌场”功能,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FUTURESTRADINGCOMMISSION,简称CFTC)也曾要求CBOT建立公平高效的交割系统,减少市场的扭曲,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也许,CFTC只是做做样子吧。


也许,现在轮到中国政府出面了,比如在《中美战略对话》中要求美国政府切实干预CBOT交割体系(比如在美国港口增设交割库)。


这就如同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干预中国企业盗版一样:孩子做坏事、家长就得管!


如果美国政府还是不管、任由CBOT杀鸡取卵、聚众赌博,那么就在大连、香港或上海自贸区推出一个面向全球交割的大豆合约吧。


这样既可促进大豆定价机制走向公平,又可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oilcn油讯:专业 专注 真知 真相】
免费查询油企、产品、资讯,请访问:
中国食用油网 http://www.oil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