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博时基金李权胜:中短期关注国企改革和PPP两条主线

21世纪经济报道2019-04-15 11:15:57

近日,A股市场继续维持盘整之态,此前交易活跃的多个题材行情进入尾声,新增题材未能持续接力。尽管市场赚钱效应小幅恢复,但仍处于偏冷水平,对投资者的号召力并不明显。

此番形势之下,博时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经理李权胜与笔者进行了交谈。李权胜于2006年加入博时,除前述职务外,还同时担任博时精选混合基金经理,社保组合投资经理及QFII组合投资经理,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

谈及对当前市场格局以及对后市投资机会的看法时,李权胜表示,“三季度将大概率维持震荡格局,在投资方向上,大消费是我们中长期投资的基石,而短期而言,我们认为国企改革、PPP方向可能更具投资机会。”

三、四季度市场将延续震荡格局

笔者: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市场格局?

李权胜:从中长期来看,在全球经济增长低增速的环境下,国内投资者最需要认识的是预期回报率的下降。在这种背景下之下,我们认为权益类资产的配置将有提升的潜力,长期来看股权投资将更具有吸引力。

从中短期来看,目前市场总体还是存量博弈,仍处于阶段性震荡筑底的过程中。随着市场监管政策的逐步加强和完善,我们认为中国市场正慢慢地从前几年过于散户化投资的非正常态向机构投资理念强化的正常态转变;未来我们也将会看到更多监管或者其他配套政策的出台,市场的投资的机构化理念将更加明显。未来存量博弈性质的市场属性如果被改变,必须要有增量资金的支持,到时候要看增量资金来自哪里,考虑增量资金对市场可能产生的边际影响,我们认为机构资金在增量资金中占主导。

笔者:对于三、四季度的市场,您最关注的影响因素有哪些?

李权胜:国际因素的角度而言,今年国际政治环境动荡不安,发生了许多类似恐怖袭击等重大事件,我们认为,尽管国内金融市场相对有一定的独立性,但同样还是会受到外围动荡的影响。未来潜在的影响较大的事件还包括:如今年11月的美国大选,就有可能对国内资本市场造成较大影响。同时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是最关键的观察指标之一,这在未来一段事件都将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国内因素而言,我们最关心的仍然是经济基本面。今年在投资上虽然百花齐放,但归结起来有一点是比较统一的,那就是对于确定性的投资。虽然历史上看中国股市并非完全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但近年来A股市场的表现与中国宏观经济的关联日益密切。从宏观经济核心指标GDP增长来说,如果未来政府为了稳住经济增长而出手,那么无论是通过财政发力还是政策改革,都是我们未来关心的宏观经济重要方向。

中短期看好国企改革和PPP

笔者:在当前的市场格局下,您认为哪些方向更具投资机会?

李权胜:需要考虑两个层面的东西:从战略层面而言,我们认为要部分改变过去市场在某个方向相对的盲从和过热,提倡一定的独立思考。如果大家都一致看好市场的时候,那就反倒要谨慎一些了;相反如果大家对市场都比较悲观,那也许市场存在一定的机会。对于市场是这样的看法,对于很多行业投资也应该是类似的。总体而言,今年我们做投资需要做市场的一定预期差。

从战术层面而言,我们分中长期和短期两个维度来看。中长期而言,大消费是我们投资的基石。我们认为未来中国发展进入美好的状态,其最简单的定义是国家富强、国民健康。在这种前提下,我们认为需要先满足国民物质和精神上的消费。

所谓大消费,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消费概念,按我们自己的理解可以细分为三个层面:一是传统的消费,也就是物质消费,包括牛奶等传统消费品;二是精神上的消费,包括传媒、旅游等服务性消费;三是技术的消费,例如无人驾驶乃至基础的半导体,其最终目的都是通过技术发展更好地满足大家的消费需求,并不是简单为了技术而做技术。从这三个层面来看,我们投资的大消费行业里,不仅有传统行业,也有很多成长性好的新兴行业。

从中短期而言,整个三季度,我们认为有两个方向可能会具备一定的投资机会:第一,国企改革。上半年大家都不看好国企改革,产生了一定的波折。我们则认为经济增长率下降,肯定会使得部分制度红利释放更加成为可能,我们投资很多国企个股,其未来改革是股价的上涨期权。第二,基建尤其是PPP方面。经济增速下来后政府需要考虑如何促增长,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基建方向是比较可以把控的。新的基建和我们原来传统的修路、修机场等“铁公基”不太一样,目前PPP方向的投资建设,很大部分是环保项目。

笔者:您认为哪些地区的国企改革可能更有机会?

李权胜:我觉得这要看各自取舍。现在来看,一些上海本地股市场表现相对突出,这是因为一直以来只要一提国企改革市场就会先关注上海的本地股。当然不同区域改革的进度及力度确实是有分化,市场普遍认为上海、广东等沿海地区改革相对进度快,步子大。

不过我们从做长期投资的角度来看,其实我们更应关注的是,我们所投资公司的基本面,改革只是股价上涨的期权;即便未来没有进行国企改革,我们投资它也不用过于担心,因为它的估值是要合理的、低估的。因此我们不会过于按照企业区域性来界定,更多还是基于公司的基本面才去做重点投资。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