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人物志 | 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我从来不在“江湖”

易悦精英社交圈2018-10-04 06:48:04


投资圈,也是一个江湖。


而胡翔说,我并不在“江湖”,“江湖”上的那些八卦与喧嚣离我很远,而对我而言,要不断保持的是好奇心、是探索欲,是对新生事物的关注和理解,更重要的是形成自己的认知和判断。"

 

他不在江湖,但是江湖却总流传着他的传说。他是本期易悦人物访谈嘉宾——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

 

创业与投资近二十年,他在不断成长中练就更完整、更有精神感召力的自己,也在投资中不停寻找方法论,不停寻找背后的“简单”商业逻辑。

 

 

胡翔:黑马基金发起人,管理合伙人



·毕业于南京大学金融学系,资深投资与投行人士,拥有丰富的创业投资以及企业融资、并购、上市经验。

· 先后在德勤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从事审计,在日盛嘉富资本从事企业的上市、跨境融资与并购,在国金投资领导跨境并购业务,并创建君华资本,管理北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基金。

· 从发起黑马基金至今已带领黑马基金团队完成了贝尔教育、疯狂老师、宜花科技、火星文化、 凯叔讲故事等近百个项目的投资,综合投资回报超过5倍。

 


在喧嚣的互联网创投圈,黑马基金有着自己的投资节奏,相比追逐风口,他们更喜欢找寻那些无人问津,却能最终爆发惊人能量的地带。

 

而胡翔也不是一个走在潮头浪尖追逐风口的“典型”投资人,他理性沉静,踏实干事,关于投资,他有野心,有逻辑,有思路,有规划,有目标。

 

 

 

易悦:您第一次创业是在什么时候,距今有多少年了?如何走上投资的道路?

 

胡翔:1999年读大学时期,我就和几个兄弟一起创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并且获得了天使投资,之后便遭遇互联网第一次寒冬,加上缺乏团队管理经验,最终这家公司被关停了,但经历过第一次创业失败之后,我也学会了诸多创业教训。

 

之后,我开始进入创投与投行领域,从帮助企业在海外上市,到帮助企业并购与融资,再到进行投资管理,从早期靠近证券市场端开始,越走越往前端走,越走越往商业底层钻。最近这些年更侧重早期投资。

 

易悦:回顾走过的路,在创业的心态上,和之前的心态对比有哪些转变呢?

 

胡翔:只能说现在比较成熟吧。99年创业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冲动,脑袋一热进去之后,既缺乏商业方面的感知,更缺乏商业的经验和判断。所以回过头来看,当时失败是必然的,如果真要成功了,那绝对是万分之一的运气。

 

走到今天,这么年沉淀下来,人也年纪大了,心态也越来越成熟了,会更加从容一些,但是年轻的心态和求知欲还是一直保持的。

 

 

 

易悦:黑马基金投资的项目很多,在筛选项目时候,您会比较看重创始人的哪些能力?

 

胡翔:投资时,我们遵从的原则:事为先,人为重。在判断“人”的问题上,既要看创始人,老大的权重占九成以上,老大不行,将熊熊一窝;也要看团队,是不是一个互补的团队。

 

从对老大的判断来说:

第一、看创始人的方向感和格局感,能够看得远,有明确的目标,知道自己要去到什么地方;并且从出发的地方到目标点有路径图,尽管在走的过程中需要不停地做调整。

 

第二、能够脚踏实地把眼前的事情搞定,尤其作为初创项目,创始人需要冲在前面,最好能懂产品、懂业务、懂市场,能够身先士卒把事情搞定。

 

第三、有一定的感染力、说服力。能够感染投资人相信能够取得回报;能够感染团队,让他们相信跟着老大有酒喝、有肉吃,有未来;感染用户,让客户愿意去尝试使用你的比较初级或者还不太完美的产品,并形成转化。

 

第四、要有开放的心态,不断学习提升自己,突破自己的瓶颈,快速跟上时代的变化。

 

 

 

易悦:投资了贝尔教育、疯狂老师、凯叔讲故事等多个项目之后,总结起来,您评估一个项目的标准有哪些?

 

胡翔:投资是需要一定的方法论的,作为一个机构性的投资人,不能纯粹靠感性,拍脑袋、撞运气。我们讲“事为先,人为重”,需要对项目做判断,也需要对人的判断,要找适合的团队干适合的事情。

 

“事为先”,如何判断事本身?

 

1、行业的空间和赛道,空间是否足够大,是否符合市场的发展趋势。

 

2、项目的切入点,足够锐利可以打开市场并且未来可以延展出一个大市场和赛道。项目在市场存在的价值,以及在市场上的差异化,不要进入同质竞争的陷阱,最后导致价值毁灭,一地鸡毛。

 

3、看时机,既看行业变化的拐点,也看行业里是否有同行的领先者,你是领先者还是跟随者?


4、看团队,看“人”。

 

 

 

易悦:黑马基金目前投资的核心领域是什么?

 

胡翔:作为一家早期的投资机构,我们需要根据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投资主题,把握不同的参与机会。我们没有限制说我们只投什么行业,但在不同时间点,我们有明确的投资主题。

 

第一,2014年,黑马基金成立的时候,我们提的主题是:投各行各业的互联网化。有两个基础的判断,互联网化的进程有快有慢,有轻有重,基本遵循2个次序:

 

一是从轻到重。从信息、媒体、娱乐比较轻的,到餐饮、教育、制造、金融等相对重的领域,这也代表着未来这些更重度垂直领域有更大的机会。

 

二是从2C到2B 。个人先用上互联网来交易、社交等,C端被互联网化之后会反推供应链上游往B端走,往供给侧走,这是产业链上的互联网化的进程。

 

过去我们投了比较多的产业互联网项目,在互联网化的不同进程中,走到今天会进入更重、更传统的领域中,同时在供给侧来说,从消费互联网变成产业互联网,这是我们过去投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


 

第二,基于互联网化主题,投了很多企业级应用的项目。相比国外,中国的企业级服务还处于比较传统落后的阶段,没有出现比较大的公司。在今天,出现了各种提升生产力的工具:PC、移动、SAAS、人工智能等工具的综合使用,能够给我们的企业级服务推上一个台阶,在未来会有出现一个百亿级市值公司的机会。

 

第三,教育项目。教育是我们认为互联网化从轻到重的过程中当前比较好的时间窗口,不是很轻也不是很重的行业,因此我们重点进行投资。之前投的很多项目,发展到今年已经有一定规模,开始进入独角兽的阶段。

 

第四,互联网化走到2016年,线上流量红利开始过去,大家开始往线下走。新零售、物联网、消费文娱等,线下化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会打通线上和线下的场景。

 

 

 

易悦:区块链的火热,会对黑马基金未来的投资方向带来新的思路吗?在您看来,区块链技术会带来哪些改变?

 

胡翔:从互联网化到人工智能,到今天的区块链,大的来讲,我们还是在投各个领域的互联网化,这个判断是在人工智能与区块链的今天还是没有改变。

 

在互联网化进程里,一个重要特点是数据化。过去的互联网技术对这个世界的数据化,是不够充分;如今线下流量和人工智能,帮助我们从线上到线下实现实体世界的全面数据化。

 

但是这个数据化会导致数据越来越集中化、巨头化、垄断化,个人产生的数据都是到BAT或GAFA那里成就了巨头的地位。区块链带来的改变是有可能会对数据的归属、定价、流通发生改变。从数据的维度,区块链可以带来的改变就是让以前只对巨头有价值,数据推动BAT几千亿的市值,到现在分散到各个人手上,让该数据的所有权、定价和流通也分散到个人。

 

总结起来说就是:这个世界各个领域都在互联网化,其中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叫数据,互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是重要的生产工具,在推动世界的数据化。区块链可以改变生产关系,改变数据这一关键生产资料的归属、定价和流通,推动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

 

在人云亦云区块链的环境里,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在理性分析过去、现在在投什么,形成自己的认知和理解。站在一个数据的维度,互联网、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其实是很重要的生产力,生产工具。这些事情,都在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世界的互联网化。

 

 

 

易悦:工作之余,您有哪些兴趣爱好?您向往的生活是怎样的?

 

胡翔:创业的人都是相似的,时间会被工作占据很多。我喜欢户外运动,离开喧嚣的都市,旅行、徒步,换一个环境去感受世界。

 

平时在城市里,我会去打打拳击,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在拳击水平的进阶目标中也能感受挑战的乐趣。生活的形式很多样,对我而言理想的生活就是让生活相对简单,保持年轻的心态和活力,让内心获得平静。

 

 

 

采编:文荣

图片: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