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一个优良的资金管理,能使本来不赚钱的系统变成赚钱的系统,赚小钱的系统变成赚大钱的系统.

泽泉资本2019-05-09 14:39:31

泽泉资本    -  Gordon                                 

是一个垂直信息平台,以帮助中国交易者更好的完成在线交易为使命,提供市场数据与分析、交易机会介绍、券商服务测评、行业资讯做为核心内容,致力于成为中国投资者参与全球资产配置的指南针。

                                                                         

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温馨提示


01


很久以前,一位猎人拖回了一头刚被打死的大肚子母熊,骄傲地对酋长说:“林子里的熊都被我杀光了。再也不会有熊来偷吃我们的庄稼了。”酋长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你认为是什么使它怀孕的呢?”

市场的真相是什么?就像蒙娜丽莎的微笑。

我们总渴望猜透这个市场,就像能一眼看透森林里的熊。但在市场的丛林里,我们只是远古的猎人,真相仿佛熊一样机灵——当你努力搜寻的时候,常常一无所获,而当你毫无戒备的时候,却又不期而遇。

熟知并了解我们这个市场的特性,对交易人无疑是重要的,而且这个市场也确实有许多令我们啧啧称奇的地方。比如:



02



市场为何最初总能被众人的力量所推动,却又在大众的一片看好声中走出顶部?

消息满天飞,为何有时候见风就涨,有时候却又不涨反跌呢?利多与利空究竟如何来辨别?

资金无疑是市场中最有效的力量,那么市场中的资金都具有同等的力量吗?什么样的100万会比300万更具威力?


古人观星相而知天下,我们没有这个本事,也只能瞎子摸象式地努力尝试。下面分别是我对市场各个角度的观察,希望从历史和生活的感悟中,能稍稍掀开市场遮蔽面纱的一角。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我们的所作所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但是凡事都有个度,生活也是如此告诫我们,我们得到绝大多数人认可的事,往往被证明是错的,泽泉资本gh_81be9f3a7aef就像我们顺着绝大多数人的热情涌向一个方向时,最后通常都被疯狂折返的人群所挤倒。这是为什么呢?

炒股票的人往往三五成群,大家共同商讨,最后被众人一致看好并购买的却总是乌龟,而另一只也曾被人提及,鲜有人敢尝试的却是一路狂奔的黑马。事实总是如此一次次论证人们的无奈。

惹事的媒体甚至创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指标——分析师指标。这是我仅知的唯一不含收盘价、成交量或其他任何价格相关信息数据的指标。它的原理非常简单——市场多数人的预测总是错的。当市场上80%的分析师看多时,则市场可能转空。看多比例越高,则翻空成功率也越高,而且越权威,反向效果越明显,反之亦然。这个反向指标的成功率之高令人咂舌,也让人疑惑着所谓专业人士的能力或诚信,他们是真的一起全部看错(没能力),还是联合起来忽悠人呢(没诚信)?




03



   多空如开关
当你买进某只股票时,听到另一个人真诚的认可,高兴吗?你找到了一个同盟。真是吗?非也!除非他还会用更多的钱买进。

一只股票为什么涨?因为不断有人愿意更多地买进。当你早早地持有,并乐滋滋看着财富增长时,你是一个多头,更是一个潜在的空头。因为无论你坚定地准备持有多久,你最终必然有卖出兑现的一刻。

当一只股票不断有人追买而上涨,其实也是在快速消耗它的买气。随着价位的高升,追高者会越来越少,而已持有者却形成了巨大的获利盘,当股票翻上数倍甚至更高时,这种巨大的获利盘是惊人的。一旦形势稍有变化,向下杀跌的每个价位都可以被接受。所以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行情缓缓翻转,然后突然地连续杀跌,迅猛而快速,伴有数个甚至更多的跌停板。当你持有某股并盈利丰厚时,其实是个危险的空头,因为你对该股票的贡献最多也就是维持现状,已经无力或无意再高位追入了。而你对潜在空头却能做出最大的帮助,光获利平仓就代表沉重的卖压,更别说可能还有的做空了。

你既如此,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你身边那位和你一样的坚定看好者X了。X一样坚定地看好该股,因为他早就买入,并坚决地持有至今。他还会持有下去,直到某些事动摇他的信心,使他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空头。当你看到、遇到、听到的所谓“同盟”越多,特别是那些有实力、有背景的大机构,它们唱多某股,并不一定是在骗你,而只是说明它们早已持有。


如果市场中大部分的精明人士都唱多该股,那么请问,看空者何在?没有看空者,何来后续的买盘(涨到高位的买盘通常都来自早期看空者的追多及被轧空者的平仓盘)?没有买盘即停止上涨,少量的抛盘即动摇股价,并动摇持有者的信心。当越来越多的盈利者兑现他们的利润时,巨大的雪球从山坡上滚下。

股谚说得好:“空头不死,多势不止。”那么空头死了,又会怎样呢?

多、空并不如口头所说的那么绝对,而更像我们使用的开关。当你摁下“开”时,灯亮了,你是亮方,但你又是个潜在的暗方,因为无论何时,你再次摁下开关时,必然是“关”。一个房间内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无数个灯泡,每个人手中都握有一个开关,人们以亮或暗的多少来决定“亮”是对的还是“暗”是对的。当一盏盏灯被点亮时,每多加一盏“亮”灯就证明了“亮”更正确,也就催促着更多的“暗”者去点亮灯,亮灯越来越多,早期摁开关者不停地欢呼雀跃,更多的“暗”者沉不住气也摁亮灯,没按者寥寥无几。

当最后一批“暗”者投诚后,市场上似乎已很少有没亮的灯了。此时的市场仿佛静止了,多空在高位平衡了;然后,一些先知者开始关灯退出了,他们亮得够久,早已获利丰厚。而越来越多的亮者无法忍受没有更亮的局面,开始关闭亮灯时,一盏盏灯熄灭了。


很快,这形成了一种潮流,随着更多的人加入,一大片区域“暗”了下来。人们突然意识到,夜已深,该睡了,该让黑暗降临了。更多的人按下了“关”,当然也有些早期关灯者,认为已经够暗了,于是又重新打开了灯,但这已经抵挡不住按“关”的潮流,“暗”变成一种趋势,“亮”者一个个投诚过来,直到亮灯者寥寥,世界一片漆黑,一场大变革可能又在酝酿。

你懂了开关,就懂了多空;懂了多空,就懂了趋势;懂了趋势就不会逆势也不会傻傻地迷信它。在这个市场,没人能骗到你,除了你自己。

那市场中的信息为何还常常误导我们?因为我们还需要从生活中去学习、思考。

久居市场的人常常有这样的困扰:当市场狂热时,无论国家出台了多少打压政策,市场总会在一阵挣扎后继续疯涨;这样的无数次后,就在大伙都认为上涨是种必然,是种惯性,然后一件极小的事,如此微不足道,却把整个市场打入冰窟。

传说,上帝也很喜欢吃生鱼片。

他的厨子每天都要为他精心准备好吃的沾酱配合生鱼片吃,

但是不管如何精心地调配,上帝还是最喜欢吃酱油沾芥末的原始风味。

但为了不让上帝每天吃得厌烦,厨子跟上帝设计了一周的流程,星期一到星期日都有不同的沾酱风味,其中,星期日就是上帝最期待的芥末日。

今天,星期日到了,厨子却搞错了,忘记今天是芥末日,竟捧上散发着淡淡柚香的柚子酱油给上帝。

上帝非常生气,他等了一星期才等到芥末日的到来,于是发脾气对着厨子大吼:

“今天是芥末日啦!是芥末日啦!”

然后世界就灭亡了。

信息的误报也许真的从上帝就开始了!




04



   水温+身体的期待
有一次夏季洗澡,20多度的水温让我完全没有凉意,如果温度再升高些呢,简直让人觉得热不可耐;反观冬季,我有一次去游泳,下水后,觉得寒意瑟瑟,疑问下低声嘀咕道:“这也算温水游泳?”救生员斜瞥了我一眼:“这已经是28度的了,要洗澡隔壁拐弯。”这不由让我思考:“同样的水温,为何感受差别那么大呢?身体不是同样要吸收热能吗,这种体念上的巨大差别来自何方?为何在夏季觉得炙热的温度,在冬季却让人瑟瑟发抖呢?”

就像市场中的多空信息一样,为什么明明很利空的消息,市场却低开高走;而很多明显托市的利好政策,却又昙花一现?“因为现在是多头市场,所以利空消息总是不起作用,但一点点利多就有很大的效应。”别人告诉我,这我也知道啊,但我想知道为什么。市场中的种种怪现象也许很多交易人已见怪不怪了,但对于这一切究竟怎么发生的,我还是想一探究竟。

无须讳言,夏天的积温本来就大,墙壁是热的,水管是热的,空气是热的,身体也是热的,所以热能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损耗,甚至还在阳光直晒下提高。对于人体,里外透热,已经不愿意接受更多的热能了。这时候洗澡是期待被带走些热量的,也就是身体更愿意接受比舒适温度更低的温度。反之,冬天,什么都是冰凉的,身体十分期待能从洗澡中汲取热量,这时候很烫的水,我们都可以忍受,甚至皮肤被烫得红红的,都很高兴。

是否可以这样说:人体对水温的感受,除了真实以外,还要增减一个预期。预期凉爽的,那么28度也会觉得热不可耐;预期热烫的,即使28度也会觉得凉意飕飕。身体(市场)的真实感受,除了水温的绝对值外,还与预期是否实现有关。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同样的消息,在不同的气氛下出现,差别会那么大了,甚至出现截然相反的走势。

所以我们在关心消息本身的多空外,更应该关注市场对消息的期待。只有在为消息增减了一个“市场的预期”后,泽泉资本gh_81be9f3a7aef我们才能得到这个消息真正的“温度”。



05



   老手白
透过观察水温的调节,我们还可以知道:在夏季要把水温调低,如同冬季把水温调高一样,都很不容易。

比如冬季,什么都是冷的,即使把火烧得旺旺的,在管道传输的过程中也不断地流失,空气汲取了,水管汲取了,墙壁汲取了,龙头汲取了,等到身体最后的汲取,已经暖意不足了。所以空头市场中的反弹来得很不容易,很好的利多政策,如果缺乏持续性,只是暖了空气,暖了设备;而要让市场真正地感受暖意,往往需要持续加温很长时间。其间每一次加温的停顿,都会让市场寒意彻骨。

到了牛市(夏季),一切又颠倒过来。这时,即使西伯利亚过来的寒潮,市场也会在几天后迅速反弹。难怪当大众在牛市的热潮中,由于股价的过快上涨而纷纷抛售股票时,“老手白”纹丝不动。

“你难道不害怕在价格那么高的位置,出现什么利空打压吗?”有人问。

“现在是多头市场。”老手白镇定地说。仿佛这一句话就为所有投资买了保险一样。过去我不懂,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理解老手白了。

不要单独解读某个消息,要把消息放在市场整体的氛围中去考量。很多所谓出利空而上涨,那利空只不过是燥热夏季拼命摇动的蒲扇。还记否?那个风都是热的夏季。而所谓出利多而下跌,这利多不过是寒冬腊月往外泼出的一瓢热水,水还没落地,已化为冰了。



06



   向生活学习
在看《爱因斯坦传》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爱因斯坦从梯子上掉下来,他却顾不得疼痛,愣在那里思考:人为什么笔直掉下来呢?后来他想明白了,物体总是沿着阻力最小的线路移动。

股票也是沿着阻力最小的线路移动。爱因斯坦奠基了现代物理学,他从生活中得到了科学的思考。人类的文明飞速前进,投机(投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作为一个投机客(投资人),我们是否更应该从生活中学习,而不是守着那一堆图表与K线孤芳自赏。就像资金在市场中的作用一样,难道100万的资金仅仅代表100万的力量吗?

生活早就给予我们启示:钱也有着自己的战斗力!

期货是对战游戏,一亿资金开多,就有一亿资金做空,资金量是对等的,那么波动是如何产生的呢?资金多一定占优吗?

例如,你看多玉米,下注后发现很多人也看多,不用问,他们为了自己的判断也下了多单,你欣喜有如此多的战友,人数如此庞大,而且每个人都用自己的金钱表达决心。你看到众人的力量,大堆资金的支持让你很安心,你甚至迫不及待地想大吼一声:“伙计们,挥胳膊上吧,打垮空头,分享他们的财富。”

仅过了一天,安心变成担心,价格疲软,并开始下滑。你扑了上去,再打出100手,希望对价格有所支撑。你琢磨着那么多伙伴,每个人吐口唾沫,空头也淹死了。不过盘面上空方很坚决,很快又攻破了你的新防线。你忍不住开始琢磨:“这人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不知道有那么庞大看多的资金吗?”你正胡思乱想,突然,价格开始加速,变成直线下跌了,你惊恐、无奈又深感困惑:看多的人不是很多吗?大伙的钱加在一起不是比庄家多多了,那下跌又怎么会发生呢?你摇着头,暗暗后悔,早知道晚点加仓了,现在的价格更便宜了。



07



   资金的战斗力
别把钱只当钱,钱是可以有组织、有纪律的。简而言之,资金有属于它的战斗力。梦回蒙古草原,成吉思汗带着两万兵杀过来了,皇上也给你两万兵,让你抵挡一阵。挡得住吗?也就打个盹的功夫,两千蒙古先锋就把你拿下了。你不服气:“兵和兵能一样嘛,我的两万兵能和蒙古铁骑比吗?”同样,钱和钱也是不一样的。一个亿在1 000个人手里,那些钱只是散兵游勇;一个亿在3个人手里,那些钱个个都是虎狼之师。

想想吧,你平时是怎样买进的?如果1 400的价,你期盼着1 398能买到,就是在下面挂着个小篮子,这样的人再多,也只是多了些承接盘,这样的军队能把玉米打到1 500吗?难!你再看主力资金是怎样向下打的:1 398有人要——全给你,再给出20 000手,还有人要吗?下面1 395堆积着8 000手买盘——好,给了,又在1 394放出25 000手……价格自然在抛压下滑落了,散兵们被震慑了,持有的开始心里打鼓,想买的暂停了,希望可以捡到更低的价格。也有胆大不要命的往里冲,却马上被更凶猛的抛单冲了个支离破碎。

这样的情况持续3次、5次、15次,多头的信心动摇了,你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吗?大撤退?不,是大溃败。机灵鬼先跑了,耿直的在滴答流血,也会有傻瓜跑进来,希望捡点战利品回去,不过,他马上被疯狂逃命的人群挤得东倒西歪,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开始缺胳膊少腿,于是,为了保命,他也加入这支溃逃大军。



08



   敦刻尔克大撤退
整个海岸边都是人,每个人都拼命地想挤上船,大炮、机枪、辎重丢得满地都是。几十万人的队伍,变成了几十万的逃兵。为何整齐严明的军队突然失去了战斗力?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人群密密麻麻,勇敢的不勇敢的都在努力地撤退(逃跑)。吕布就曾感叹道:“兵败如山倒,残存亦无路。”而投机客说:“这就是趋势。”当逃跑已成为每个人的选择时,甚至不用空头的加力,惨烈的“多杀多”就开始了。

历史早已告诉我们,战争比拼的不仅仅是人数,著名的淝水之战就概括出一个简单的道理——曾经的投鞭断流,是如何快速演化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胜利的诀窍只在于:精干的战胜松散的,强悍的战胜软弱的,有组织的战胜无组织的,其中决心与意志至关重要。所以冯·克劳塞维茨老先生在《战争论》中就这样简明地阐述了战争的要诀:战争比拼两种手段——物质和精神。有时候后一种更重要。我认为在这方面,投机与战争相似。



09



   30人杀万人
明朝发生了一些事儿,其中就有一段让人惊叹的战斗史。

朱棣(明成祖)在夺权的靖难战役中,击败了南军,于是大将朱能率兵猛追……

好在南军统帅耿炳文也并非胆小鼠辈,败乱中还懂得定睛仔细分辨:追得太急,朱能居然只带着三十来个人就追了上来。于是他命令停止撤退,重新列队迎战。

几十个人就敢追逐数万大军?实在太欺负人了!

同时,朱能发现南军停止了撤退,并列好队伍准备迎战,他明白,南军为了军人起码的荣誉,要拼命了。穷寇莫追,如果识时务的话,似乎应该撤走了。

然而朱能很明显是一个不要命的人,不要命的人不惧怕敢拼命的人,他不但没有停止追击,反而加快了速度,带领剩下的几十人冒死冲进敌阵!事实证明,人只要不怕死,是什么奇迹都可能创造的。耿炳文的南军本来已是败军,被朱能这么一冲,居然又一次崩溃。弃甲投降者三千余人。 节选自《明朝那些事儿》,当年明月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6。

看到以上这段,我总在细节中思考。很难想象数万大军,百里挑一,竟找不出几百位勇士来?如此,即使朱能可以以一抵十,也终免不了成为刀俎上的鱼肉。不过更设身处地地回归到败军中的真实一员时,你发现即使自己很有男儿气概,愿以命相搏,但你可能根本近不了敌身,几万人乱成一团,周围都是战友,当你欲奋勇向前、死战一场时,战友的溃败、逃跑已经把你生生地裹挟了下去。勇气也许是最具传奇色彩的情绪之一,它有着奇特的几何效应,瞬间无限放大或缩小你的即时战斗力。

每每体念及此,更让我深刻体会到趋势的强大(以及渺小)。也更明白抵抗式下跌与瀑布式下跌的区别。一个仅仅是战败,有组织的撤退;另一个则完全是慌不择路的溃败。所幸在投机战争中,没有所谓的忠诚与气节,我们可以自由地变换阵营。所以一定要利用好这一优势(尤其是散户,船小好调头),时时留心,败退是否演化成溃败?一旦形成,我们不但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更要有反身加入胜利阵营的气概,一追到底,30人杀万人。这几乎就是(投机)战争中最令人兴奋、最迅捷的胜利。

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概括资金战争的精髓,也许这12个字可以形容——临危,见死不救;见利,趁火打劫!


延伸阅读:

一由个好的交易系统由哪些模块组成?

市场的赢家当中,技术是退居其次的,他们支配交易的核心是资金管理、风险控制和交易策略。而他们之所以能够赚到钱,就在于99.8%的输家不执行资金管理、风险控制、交易策略。如果,大家都严格、科学、合理、全面执行和遵奉资金管理、风险控制、交易策略的情况下,技术分析才能起到左右输赢格局的作用。


也就是看到这一点,0.2%的赢家只在资金管理、风险控制、交易策略上下功夫,从不在技术分析上斤斤计较,对技术分析的要求很粗矿,这样就足以让他们10年、20年,持续不断的继续成为赢家。因为他们的视野开阔、意境深邃,是仅仅注重技术分析的交易者无法比拟、抗衡的。


接下来我们继续用力深度扒一扒所谓的资金管理,看看资金管理在交易系统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我们又该如何把控好资金管理。





1、交易系统是资金管理的前提条件





要搞明白什么是资金管理,有个观点必须要先强调一下:行情涨跌是不可预测的。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要跳起来了跟我叫板了:不预测涨跌,怎么买卖,要不是因为看好一支股票要涨,我买它干甚?对此,我保留意见不解释,从预测到不预测这是一个坎,需要一点点炒股智慧去悟,悟到自然会明白,没领悟以前,面对面解释十天半月的也不会有结果。如果你没办法理解行情涨跌不可预测这一观点,但是内心愿意接受不可预测,那么,你需要的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思考,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不去预测行情,是可以赚到钱的,就那我的交易系统来说,是基于不预测的规则上面建立的,目前一直在盈利。


为什么要强调不预测?因为只有懂得不去预测,才能真正理解领悟交易规则,只有理解了交易规则,才能有效构建自己的交易系统。成熟的交易系统是应该包含资金管理,资金管理不应该独立于交易系统存在,记住是不应该,而不是不能。


若要准确地理解交易规则系统,资金管理这些概念,首先要学会不去预测!





2、合理的资金管理控制交易系统的风险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还是使用均线交易系统讲解,金叉开多,死叉平多开空。


假设,均线交易系统的准确率是30%,平均盈亏比是7:3,那么,在不考虑交易手续费和成本的情况下,整个交易系统是赚不到钱的。如何理解?举例,交易一百单,30单赚钱,70单亏钱,赚钱的单子平均一单赚七万,亏钱的单子平均一单亏三万,算下来当然啥都没了。


实际来说,单纯以指标建立的交易规则以及交易系统,大多数只能做到不亏。


再假设,通过回测长期历史数据,系统最大的亏损达到了80%,那么,可以说这个系统不仅不赚钱,而且风险系数还非常的大,最大回撤80%这是非常恐怖的。怎么理解呢?假如你有一百万资金,最大亏损到只剩下二十万资金,尽管最后的结果是还是能赚回到一百万,但是在过程中风险系数极大,可以说已经失控了,遇到个可怕的黑天鹅,随时都有可能爆仓。


对于一个风险大,不怎么赚钱的系统,是不是就完全不能用呢?


答案:肯定不是。


我们首先看风险,系统最大的回撤是80%,那么这个风险是否能降低一些呢?


当然可以,如果把仓位降低一半,那么整体风险系数也就降低一半,最大回撤就变成了40%。


接着我们把仓位降到25%呢?那么是不是最大回撤也就降到了20%。当我们把「最大持仓控制在25%以内」作为规则写到我们的交易系统里的时候,我们就得到一个低风险最大回撤20%,不赚钱的系统。


注意这个「最大持仓控制在25%以内」就是一个简单粗暴的资金管理系统中的一条规则,此规则主要用于风险控制。


交易系统风险的控制,源于合理的资金管理。


3、优良的资金管理放大利润


对于我们来说,一个低风险,但是不怎么赚钱的交易系统,其实是没啥用的。


如何才能让此系统实现正收益赚钱呢?


实际操作中不改变开平仓规则,是改变不了30%的准确率的,对于7比3的盈亏比我们也是改变不了的,虽然无奈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我们可以改变仓位,假如我们能将盈利单子的平均持仓做到25%,把亏损单子的平均操仓控制在10%左右的持仓,那么我们不就实现盈利了吗?


假如有100万,亏损单每一单平均持仓为10万,亏损3千,那么根据交易系统7比3的盈亏比和25%的持仓率25万,等于每单盈利单盈利1.75万。每一百单大概盈利 30单x1.75万-70单x3千 = 31.5万


问题来了,我们如何才能实现亏损单的总体仓位控制在10%,而盈利单的总体持仓放大到25%呢?


其实有很多方法是可以做得的,其中比较容易理解的就是加仓减仓规则,不同的系统对应不同的加减仓规则。


通过制定一系列的规则,并控制仓位的轻重大小,放大盈利,这个过程中,也是属于资金管理的范畴。


资金管理在这里几乎是扮演着利润最大化的角色。


一个优良的资金管理,能使本来不赚钱的系统变成赚钱的系统,赚小钱的系统变成赚大钱的系统。


简单的开平仓规则,加上良好的资金管理,就能打造一款能盈利的,风险可控的交易系统。优秀的交易系统要更复杂一些。


一个好的交易系统由交易规则和资金管理组成。


合理的资金管理能有效控制规避交易系统风险的同时,能有效放大交易系统的盈利能力。

帮助大家了解Gordon独创的中央水池投资法,建立稳健较高的资产配置组合,达到长期15-30%的平均年化收益能力。

 我们的研究领域涵盖了:理财、股票、基金、外汇、互联网金融、P2P网贷、众筹、黄金、原油、房产、天使投资、资产配置等···

      在过去13年的投资生涯中, 通过丰富的资产配置,Gordon实现了连续年化26.3%左右的复合收益增长率。2003-2017年个人资产增长120倍左右---

 加Gordon微信,作为好友互相分享知识精华

不定期的提供各种热门理财平台独占加息机会《绝非羊毛单》让会员在加息中获得远远超过会员费回报。《例如会员有50万本金,每年加息1%收益为5000,可覆盖成员还有盈余》

圈子会邀请投资方面各个领域的专家,分享Gordon投资私人朋友圈,直接向顶级专家直接咨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