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违规金交所面临撤销关闭 多家平台金融产品涉险

和讯现货2018-09-20 06:47:08
和讯现货
 
hexun_xianhuo

和讯现货,中国最全面的要素市场信息服务平台。更多新鲜资讯请访问:http://xianhuo.hexun.com/


来源: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 张军



分析人士指出,监管不到位,是地方金交所和互金平台联手打“擦边球”的关键所在。




按照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下称“部际联席办”)的整体布署,今年6月30日是各级省级人民政府完成地方清理整顿的最后日期。


此前,继地方政府平台设立或入股金交所之后,包括P2P网贷、大型国企、商业银行、券商、互联网巨头等纷纷布局金交所。借助金交所通道,非标准化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开始大行其道。


实际上,金交所理财产品不仅出现在P2P平台,也藏身于互联网巨头和产业巨头旗下金融平台。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不完全了解,腾讯旗下理财通、京东金融、顺丰旗下顺丰金融、万达旗下万达财富、恒大旗下恒大金服、海航旗下聚宝汇等多家平台均与一家名为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的金交所建有合作。


涉嫌权益拆分


一家互金平台人士称,金交所是第三方,互金平台对接金交所产品,可能存在将权益拆分、规避200投资人上限等问题,这些合规风险目前仍无定论。


金交所理财这块业务并非只有腾讯布局,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京东金融、苏宁金融等也涉足其中。“业内大家的做法都差不多。”一家互联网巨头旗下互金平台人士表示。比如京东金融“天信宝47号002”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5.4%,发售金额100万元,起投金额5000元。该产品为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天信宝47号定向融资计划合约产品,底层资产均为小额分散且有足额抵押的消费信贷资产。


苏宁金融“财富安享-理财计划025739”产品也是类似模式,5000元起投,募集上限80万元,定向投资债权资产,该产品是南京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登记、备案、挂牌、兑付或主动管理的理财产品。


万达财富APP中主要产品为活期产品,以及各种期限的定期产品,另外有海外地产等产品。其中,活期、定期产品均由普惠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发行与管理。产品说明书显示,产品投向为存款、债券、债券基金、货币市场基金等货币市场工具,以及符合监管要求的权益类资产或资产组合,但并未表明投资资金的具体用途。


以万惠金30天尊享理财产品2271号为例,在选择购买金额后,勾选阅读并同意《产品说明书》、《风险提示书》、《万达财富免责声明》等文件后即可进入支付。协议显示,除了提及债券类、收益权类相关产品的字眼,和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未披露具体的资金募集用途和流向。


海航集团旗下理财平台聚宝汇显示,其平台上线的海聚宝产品均由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发行。风险控制方面,聚宝汇宣称该产品经过普惠金融交易中心风控审核和聚宝匯三道风控审核。


聚宝汇官网截图


同样的,顺丰旗下顺丰金融也在发布类似理财产品。据顺丰金融公示的《产品募集说明》中显示,在标的交易过程中,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是备案人、发行人、管理人三重角色,而深圳市顺恒融丰投资有限公司所承担的角色则是融资的承销商。


神秘金交所合作伙伴多


据蓝鲸TMT此前报道,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没有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或地方金融办审核的金融资产管理业务牌照,属于金融资产管理“四无”机构。


“代销金交所产品,目前还不需要特别的资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正因为销售金交所产品不需要任何资质,所以金交所常常成为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资产提供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家金交所人士称,这类产品总规模类似银行授信额度,发行人可以按照需求进行分期发行。不过,上述产品可能涉嫌将权益拆分。“我们一般最小的规模650万元,通常情况都在2000万元以上,每期规模100万元左右人力成本太高。而且,根据承销单位的不同,拆分的可能性也不同,比如互金平台,因为起投金额很低,如果不拆分,不可能在200人以内募集几千万或上亿元。”


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其挂牌资产具体业务包括债权收益权转让、小额贷款收益权转让、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租赁资产收益权转让、定向债务融资产品、供应链金融、票据资产交易、不良资产交易与转让,但是该网站并没有任何挂牌的产品信息。也没有任何成交公告信息。



实际上,目前,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在2017年2月20日被大连金普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至今尚未移出该名单。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实际缴纳资金未知,大连再生资源交易所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51%的股权。



有消息人士称,原定于6月完成的整改计划或将延期至今年9月。不过,该消息尚未能从监管部门获得证实。


据当前规定,通常大型交易所上线新产品需要经过核算,还需经过有关部门审批。但地方金交所中大部分产品上线无需经过有关部门审批,产品上线十分随意。


分析人士指出,监管不到位,是地方金交所和互金平台联手打“擦边球”的关键所在。一旦地方金交所的产品放到互金平台上,经过互金平台拆分份额、隐藏投资方向、无视投资者资格等层层包装后,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对外销售。而违规销售的背后,潜藏着巨大的风险。一旦崩坏,结果恐怕是金交所和互金平台都不能承受的。


早前,一位P2P平台负责人表示,目前理财平台与金交所合作主要涉及债权转让、债权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类型,但是,金交所接连出现风险事件之后,投资者对其信任骤降,同时,监管层出手清理整顿地方交易所,平台宁愿在此时退出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