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独家】银行理财投资“基金化”是啥玩意?(独家盘点2016银行理财完整版戳进来)

i资管俱乐部2018-08-09 06:35:15

文/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晓宴


i资管小君:到今天,盘点2016年银行理财的三篇文章就全部出炉啦。整体的框架是这样的,2016年银行理财六大看点:规模拐点、利差缩窄、期限延长(上),同业理财和委外风险隐现(中),非标投资“基金化”:围绕资本市场和政府项目(下)。回头看这一年,其实还是挺感慨的。年初我们做对话资管30人的系列专访,得出了许多判断,其实也看到了“看不清”的一种状态。有人提到了警惕流动性风险,但从“资产荒”到“资金荒”的转变没想这么快就实现了。对于2017年,所有人都最关心监管动作,这将决定银行理财的未来走向。如你有任何关心的话题,想要发表的,或者想要提问的,欢迎给我们留言~


2016年谈银行理财,热门资产清单上一定少不了“基金”,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


这是银行投行资管化的产物,银行资管人士喜欢用“基础资产创设”的概念。反过来,从投行的角度看,除了银行传统贷款外,怎样给需要钱的主体融资,银行理财资金便是重要来源。


与银行投资传统非标准化债权,即我们平时常所说“非标”不同的是,银行理财参与政府和企业的相关融资,在“名股实债”的过渡基础上,已经开始探索“同股同酬”的真股权投资。


由于此类投资主要始于2014年下半年,而基金期限多为"3+2"(年),因此目前效果未知。就政府类基金项目而言,通过政府债务置换的改革,收益(政府的负债)与原来相比明显下降,银行理财投资端收益下行的压力增大。


“非标”投资基金化


今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从各家银行多方了解到,“资产荒”背景下,2016年银行理财加大产业基金、并购基金和政府引导基金的配置力度。


浦发银行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引导基金与区域及产业经济发展专题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国内共成立980只政府引导基金,其中789只已披露基金规模,共计3.3万亿元。


《报告》显示,政府引导基金注册地的区域来看,截至今年9月,浙江、广东和山东、江苏、山西(后三个并列)的成立支数排名前三,分别为82只、80只和65只。从设立规模来看,湖北、广东和新疆为前三,分别为3501亿、2634亿、2580亿。


以招商银行为例,截至今年6月末,理财投资政府引导基金业务余额为493.97亿元,较年初增长167.88%。


PPP基金也是今年理财投向政府的主流模式。“PPP项目前期中信银行介入较早,但后续银行之间拿项目的竞争也非常激烈,建行和农行拿下了市场上比较多的好项目。”一位股份行资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另外,围绕上市公司的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的LP资金,也有大部分来自银行理财。某华南地区股份行截至今年9月末的统计数据显示,其产业基金投资规模为500多亿元,占理财余额比重约5%。


天津银行资产管理部负责人刘刚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城商行的资管业务应承担起为全行创设资产的角色。“过去大银行资管,主要是做好资产配置,而没有产品经理这个角色,没有向资产端延伸,或者是公司部、投行部已经在做了。”


刘刚领说,很多城商行过去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和意识,对于客户的综合金融服务是一个短板。城商行资管应该更多去承担类似职能,围绕政府和资本市场展开,在综合化金融上,在行内多担当一些推动的角色。


投资方式:股权VS债权


从基金的结构安排来看,一般采用的是结构化有限合伙模式。银行较少直接参与GP,至少理财资金主要是作为LP进入,且LP采用结构化分层,理财资金认购优先级份额。


以某股份行今年推进的一支PPP基金为例(如图),基金总规模为100.1亿元。其中,发起方A公司作为GP(普通合伙人)出资1000万元;A公司和银行共同募资组成LP(有限合伙人),前者作为劣后级LP出资15亿元,银行出资不超过85亿元,通过结构化资管计划,募集不同风险偏好资金。其中,优先级资金50亿元,中间级资金30亿元,劣后级资金5亿元。



在这样的交易结构中,劣后级资金相当于为优先级提供了安全垫。“一般来讲,除非项目特别好,一般都会做成‘名股实债’,安排每年固定收益(利息)。”一位股份行资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否则如果项目一年没有任何现金回流,对于我们资产池的整体收益会受到较大影响,尤其如果规模比较大的话。”


整体而言,名股实债仍是目前最主流的模式。


“关键看现金回流的确定性和稳定性。”一位国有大行投行同业部人士表示,“不管是政府项目,还是上市公司做并购,真正能够看到好的现金流的,毕竟是少数。很多上市公司做并购,更多是把一个概念注入上市公司,实际上对它的产业链是不是有帮助,很难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某国有大行理财资金从2011年就开始尝试同股同酬参与基金,另有几家股份行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试水。


在该模式中,基金不设计优先劣后结构,银行资金完全平层,同股同酬进入,参股比例一般在25%以下,单笔金额不超过10亿元,期限一般不超过5年。基金到期后,项目退出才分红。


一般同股同酬的参与,LP会和大股东签一个对赌协议,期限内不能实现上市的话大股东要回购,相当于一个保障。”上海一名和银行有诸多合作的PE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被投项目一直没有注入上市公司,若投资人等不了太长时间,三年要有一个大概的结果。”


风险收益比之考量


前述上海PE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以股权还是债权形式参与基金,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承担的实质风险差别不大。


某华北地区股份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围绕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配套融资(投资)中,在尽调风控环节,一方面有传统的公司资产负债、现金流等方面的考察,同时也有专门的团队从资本市场角度进行评估,更偏投行思维。


上述上海PE人士还表示,银行理财资金作为LP参与企业并购,和PE公司投资企业的不同之处在于,PE公司投资企业(战略),PE是主动的一方;而银行参与上市公司并购,上市公司是主动投资方。


具体来说,投资人在什么阶段介入上市公司并购也很重要。“比如公司市值较小时,利益相关方可能少一些,大股东套现的客观和主观条件都没那么成熟;市值达到500亿以上,甚至1000亿以上的,各方利益诉求可能会复杂化,这在具体项目中会有差别。” 上述上海PE人士说。


相比起来,银行人士仍普遍相信政府类项目的风险最低。


西南某城商行一位投行人士表示,该行参与政府类项目,主要是纳入政府预算的采购项目,而非真正涉及特许经营权转让的PPP项目。


“过去两年政府给到我们每年7%-8%的收益率,不涉及项目后续的经营,等于我们不承担风险。”该投行人士表示。


不过,不同区域、不同评级的政府融资利率有较大差距。一位国有大行江苏分行投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其储备的政府项目,可纳入财政预算的,收益率多在4%-5%。


对比银行理财发行利率,利差基本不超过100bp。而过去政府类非标项目是拉高整个资产池的主要资产,老项目到期,新项目入池,如果最高收益资产和发行端成本都不超过100bp,银行理财投资负债利率倒挂的压力陡然增大。

(编辑:马春园)


标题一:同业理财、委外风险隐现


银行理财规模到三季度末,已经超过27万亿,在经历了一轮快速增长后,银行理财走入十字路口,监管收紧和优质资产缺乏以及委外面临的种种尴尬,使得银行资管人士需要重新寻找方向,岁末,我们回顾2016年银行理财的变化和挑战,并将与业内人士一道探讨行业未来,希望我们的讨论能成为推动银行理财向前的一朵浪花。


如果要问今年银行理财最热的词是什么,“委外”无疑会以高票当选。另一个词其实和委外也无不关系,就是“同业理财”。


银行理财规模的高速增长,其实主要依赖于同业理财。道理很简单,机构的批发性资金的可获得性,要远高于积少成多的零售资金。但一方面同业资金对市场变化更敏感,也更具有方向上的一致性,在流动性趋紧情况下,容易发生资金连锁反应;另一方面,同业理财扩张,银行自己管不过来,也促成了委外的动力。


虽然说“术业有专攻”,但当前迅速膨胀的委外市场增厚收益,实际主要依靠“两把刷子”:加杠杆和信用下沉。一旦市场风险来临,部分银行的抵御能力令人担忧。


同业理财能否平稳下降?


整体来看,今年同业理财规模增长踩住了“刹车”,但存量再投资压力不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名股份行资管人士处了解到,近期银监会在现场检查中也着重关注了同业理财产品的规范问题。


根据中债登的统计,2015年同业理财增长近2.5万亿,占理财规模比重从3.57%飙升至12.77%。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银行同业类理财规模超4万亿元,比去年末增加约1万亿元,占比达15.3%,比去年末提高1.53个百分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有多家股份行同业理财(含非银金融机构)规模占表外理财规模过半。“去年结构化配资机会很好,不可能很快通过零售渠道募资,同业理财属于批发性资金,占比一下子就上来了。”某华北股份行人士表示。


在同业理财中,可以观察到城、农商行,尤其是农商行作为买方的配置需求不断增加。


究其原因,首先是从银行资产结构来看,信贷资产收益下降,投资类资产配置随之增加。而农商行缺乏相应的投资能力,在投资品种上也更加受限,于是需要通过委托外部机构投资,或者直接购买其他机构产品来完成投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某银行同业客户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其同业理财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翻番,交易笔数和交易金额均实现2倍以上的增长。其中,农商行客户的交易金额占比超半,比2015年同期提高超8个百分点。


通过同业理财,资金链条加长。拆解来看,A银行买了B银行的理财产品,该产品全部投向C资管公司的集合资管产品,该产品又配置了D公司的货币基金。若资金市场波动,风险也呈链条式往回传导。而这样的波动,管理人在四季度已有所体会。


多家股份行资管部高管在受访时均表示明年应调整理财产品结构,提高零售理财比重。以兴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顾卫平为代表,其认为在银行理财资金端,无论是从负债稳定性还是社会责任的角度,都应该做大零售。


关键就在于,在市场出现巨大不确定性时,银行如何平衡保持理财规模和调整零售与批发性资金占比之间的关系。


粗放式委外,谁会埋单?


就2016年银行理财市场的特征,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表示,下半年理财资金风险偏好表现有所上升,多策略配置被越来越多机构接受和认可。同时,在此轮资金面收紧,债市波动中,管理人的实际投资能力也更好地展现了出来。


谈及今年委外市场时,包括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以及投顾机构在内的多名人士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对风险的担忧,尤其是小型银行粗放式委外,在目前市场大幅回撤背景下,业绩不达预期,如何处理?


“明年纯债委外可能会有部分达不到业绩预期,整体委外的增速会下降。”天津银行资管部副总经理刘刚领如是判断。在其看来,通过拉长债券久期和加杠杆这两个手段,已经没法使投资收益覆盖成本。在将来筛选管理人时,如果其主要通过加杠杆获得收益,则不会考虑合作。


尽管城商、农商行的理财体量还很小,但增速巨大。中债登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末,城商行理财规模达到3.74万亿,占银行理财总规模14%,较去年底增速达21.82%;农商行理财规模1.44万亿元,占总规模5.48%,较去年底增长58.24%,。


“作为买方,如果是自营资金委外还好一些,理财的话目前都还是刚性兑付,这个压力是很大的。”某华北城商行资管人士表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在业绩上,委托人和管理人之间也存在着某种博弈。“碰到管理人确实业绩做得很不理想,有强势的委托银行直接提前赎回,管理费也不给了。但我们现在还碰到一种情况,做的好的产品到期反而不续了,做得没达标的还放着。”有私募基金人士说。


在谈及今年委外市场的特征时,河北银行行助、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张俊山表示,今年银行投资范围和品种明显增多,资金在资本市场渗透越来越多。同时,其还提到交易模式和结构越来越复杂,跨市场、跨要素、跨机构,也带来了一些法律适用方面的风险。

(编辑:闫沁波)



标题二:规模拐点、利差缩窄、期限延长并行


年初银行资管人对于2016年的忧虑还历历在目,这一年已近尾声。讨论了一年多的“资产荒”,未始料“资金荒”在四季度探头探脑。处于变革中的银行理财,在今年有哪些看点,明年又有哪些确定性和不确定性,21世纪经济报道将陆续梳理呈现。


无论是10月传出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测算,还是一整年都在讨论的银行资金通过委外加杠杆进入债市。理财规模一直是市场关注银行理财的首要要素。


2016年成为银行理财规模增速拐点,几成定局。而从收益率来看,投资端收益下行远快于产品端收益下行。从产品期限来看,整体有所拉长,也反映出市场对再投资的畏难情绪。


规模增速拐点


据中债登统计,截至上半年末,银行理财账面余额为26.28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1.85%。根据普益标准统计,截至三季度末,银行理财规模约为27.1万亿元,较去年末增加了约14.49%,增速可以确定远远低于去年全年56.46%的增幅。


据上市银行半年报披露,理财规模增速最快的平安银行也未超过30%,而其2015年的增速为130%。大部分银行理财余额增速在10%以下,负增长的也有四家,分别是工行、农行、浦发和兴业银行,对应理财余额较年初降幅分别为1.1%、1.5%、6.4%和7.8%。


12月8日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认为,银行理财规模增速将在2016年迎来拐点,预计2017年的增速还将进一步下降。天风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则预测,2017年理财规模或大幅降至10%左右。


理财规模增速下降,内外部原因皆有之。


在潘东看来,投资超额收益来自三种可能,其一是管制套利,即利用不同监管体制无风险套利;二是风险收益,来自信用风险或者市场风险;三是来自资产配置能力。在经过大量创新之后,过去银行通过套利获取无风险收益的机会被大大压缩,加之监管风向向防风险转变,银行理财做大规模的压力不断增加。


投资负债利差进一步缩窄


尽管从去年开始,整个资管界都在谈论资管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但现实是,今年,产品端收益下降远不及投资端收益下行幅度。这也是为什么银行理财规模难以继续高速扩张的另一重要原因。


投资和产品端收益下降矛盾有多大?


根据中债登截至上半年末的统计,封闭式理财产品兑付客户收益率从年初的平均4.2%左右下降至平均3.7%左右,整体下降了约50bp。仔细对比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可以发现面向一般个人的开放式非净值型产品,上半年加权年化收益甚至与2015年全年加权平均持平。收益下降最快的,是封闭式非净值产品,2016年上半年加权平均收益比2015年加权平均减少了72个bp。


下半年以来产品预期收益率下行又明显减缓。根据普益标准的统计,以非保本3个月以下期限产品为例,各类型银行从年初到10月末下降都才在60bp上下,而6-10月各类银行下降幅度在15-20bp。


但对于投资端而言,从年初到现在,债券投资收益已普遍下降100bp以上。有城商行资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其今年新投资资产收益下行在120-130bp,而发行产品平均收益下降才30-40bp。今年新投资债券收益和负债(产品收益)明显倒挂。


除了债券和货币市场,非标债权方面,政府类融资项目由平台类贷款被PPP和政府采购替代,收益率下降100-300个bp再正常不过。


如果说2015年银行资管能够有100bp利差属于“非常不错”,今年则属于“不敢奢望”。利差缩窄也将在客观上推进理财产品的净值化转型。


产品期限延长


另一和收益相关的理财要素,是期限。


2016年理财产品的期限变长,在潘东看来,其背后反映出的是银行对投资市场缺乏信心,希望提前锁定资金及其成本,以减少资金和资产期限错配的压力。


根据中债登统计,2016年上半年银行理财加权平均期限为127天,比2015年末的113天延长14天。与此同时,3个月以内产品占比降低,较2015年末下降近5个百分点;而3个月以上产品占比均提升,其中6-12个月期限产品占比提高约4个百分点。


另外,根据对2016年前三季度发行产品的统计,新发理财产品的期限向6个月期集中。


可以佐证的是,根据普益标准的统计,不同期限理财的收益出现倒挂,即期限长的产品收益反而要低于期限短的,这种现象在上半年更为明显。


比如非保本理财产品中,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的1年期以上产品,以及6-12个月期产品收益率一度低于更短期限产品的收益,甚至低于3个月以内期限产品。调低远端收益率,说明在当时时间点,市场对未来投资收益进一步下降的悲观预期加重。

(编辑:闫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