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养老型基金 | 国际经验、本土实践与发展思路(二)

裕庆集团2018-12-01 07:48:29

我国目标日期基金(TDF)发展现状


截至2017年3月3日,我国目标日期基金管理资产规模已达93.9亿元。但相比国外TDF市场,我国目标日期基金发展较为缓慢,同时受FOF基金推出较晚的影响,我国目前尚未有FOF形式的目标日期基金。


表14  我国共同基金市场的目标日期基金概况

数据来源:Wind资讯,各基金公司官网


从基金运作历史规模来看,混合型TDF运作之初,基金规模增长较快,主要是2007年股市大涨所致。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及股市大跌,混合型TDF产品由于初始运作权益仓位较高,基金净值回撤较大,导致基金规模大幅下降。


此外,两只混合型TDF临近目标日期,其匹配投资者生命周期特征的产品特征逐渐弱化,也影响了规模变化。2011年推出的债券型TDF基金规模则逐年增加,主要是2014年债券牛市推动资产配置相对保守的债券型TDF取得更高收益,推高了产品资产规模。截至目前,两只债券型基金的规模已经远超过其他三只混合型TDF。


图10  中国TDF产品历史规模情况


1、资产配置


从资产配置情况来看,3只混合型TDF产品的资产配置趋势与其预设下滑曲线趋势一致,均呈现权益仓位随着目标日期临近而减少的趋势。而2只债券型TDF产品,由于下滑区间较短仅为3年及5年,其运作期间内资产配置不断循环,相对混合型TDF产品的资产配置情况,其对于投资者生命周期特征的匹配度较低。


图11  我国TDF产品资产配置历史情况


此外,在TDF产品运作期间,资产配置比例并没有完全按照预设下滑曲线上边界进行配置。如大成财富管理2020运作期间权益仓位分别在2007年、2008年、2013年及2016年出现了4次探底,主要系市场大幅波动及组合调整所致,相应汇丰晋信两只产品运作期间也出现过多次权益仓位大幅下调。工银瑞信的两只债券型基金,由于基金类型的限制,其权益仓位的调整空间较小,波动浮动也较混合型产品更小。


2、投资收益


从投资收益情况来看,3只混合型TDF产品由于运作初期权益仓位较高,因此运作早期与沪深300指数关联性较高,基金收益也呈现出高波动的特征。随着目标日期的临近,混合型TDF收益波动性逐渐降低,并与沪深300指数相关性逐渐减弱。尽管债券型TDF预设权益仓位较低,但其历史风险收益特征却与沪深300指数更为接近,或由权益资产主动管理获取超额收益较大且2014年债券资产收益较高所致。


图12  我国TDF产品历史投资收益情况

数据来源:Wind资讯


表15  中国TDF产品投资收益情况

数据来源:Wind资讯。


3、费率特征


从基金管理费率来看,5只基金的费率差异较大。其中三只混合型基金差异最大,大成财富及汇丰晋信2026管理费率均为混合型基费率的正常水平1.2%和1.5%,而汇丰晋信2016管理费率仅为0.38%,低于混合型基金,甚至低于债券型基金管理费率。


从赎回费率来看,由于TDF旨在为个人投资者在生命周期内实现资产配置和投资管理,因此投资者投资时限越长,越有利于资产配置的合理化以及投资管理获取长期风险溢价。


但是三只混合型TDF并未在赎回费率上引导投资者长期投资,而两只债券型基金则是通过赎回费率阶梯式安排,即短期赎回将支付惩罚性的较好赎回费率,而长期内赎回则可以享受较低甚至零的赎回费率,从而引导投资者长期投资行为。


表16  我国TDF产品的费率结构


4、投资者结构


从投资者结构来看,三只发行较早的混合型TDF主要由个人投资者持有,机构投资者占比较少,其中,大成财富管理2020运作十年来的机构投资者则占比均保持在10%以下,主要为个人投资者持有;汇丰晋信旗下两只TDF则在运作期内机构投资者占比从未超过40%。而2只债券型TDF基金的机构投资者占比则明显偏高,其中工银瑞信添福在2015年、2016年两年甚至出现了近90%均为机构投资者的现象。


图13  我国TDF产品投资者结构历史情况



我国养老型基金市场发展总结


1、养老主题公募基金


总的来看,我国养老主题基金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基金发展历史较短,尚未受到投资者的广泛认可。2013年,第一只养老主题基金发行;2016年底,仅有9家基金公司发行了13只基金产品,资产规模142亿元,占公募基金总规模的比例仅达0.15%。


其次,养老属性并不突出,无法切实服务个人养老需求。养老基金更多应面向个人投资者,但就目前来看,部分基金持有人偏“机构化”,使其无法真正匹配投资者的生命周期特征和个人投资风险偏好,养老属性弱化。


最后,基金类型单一,无法满足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需求。尽管养老主题基金是针对投资者养老投资需求,但由于投资者年龄不同、风险偏好不同,现有养老主题基金多采用CPPI/VPPI策略,产品风险收益较低,趋于保守,一方面无法匹配补充养老的制度定位,为广大投资者带来长期较高收益,另一方面也无法满足风险偏好较高投资者的投资需求。


2、目标日期基金


总的来看,目前已有的几只TDF产品,在产品结构、资产配置特征等方面借鉴了国外TDF产品设计理念,但是在具体的下滑曲线设计、产品期限分布等方面仍与国外传统TDF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具体如下:


首先,下滑曲线调整频率偏短。由于我国基金市场较晚,投资者的长期投资理念也尚未形成,因此我国第一只TDF,汇丰晋信2016选择了下滑期限为10年的结构设计,即初始权益仓位为60%,每年下调一次权益仓位,到2016年权益仓位上限下调至10%。两只债券型基金也出现了每年下调权益仓位的情况。


图14  汇丰晋信2016基金预设资产配置比例

资料来源:汇丰晋信官网整理。


其次,产品设计覆盖时间范围较小。美国领航(Vanguard)是TDF市场上市场份额最大的资产管理人,而它旗下的领航目标退休基金以5年为间隔期覆盖了2010年-2060年退休的投资者。而我国目前的目标日期基金则呈现覆盖面不足。汇丰晋信发行的两只产品,仅针对2016和2026年的目标日期;大成财富管理则只设立了目标日期为2020年产品。


最后,两只债券型TDF产品,虽然在产品运作期内,实现了权益仓位下调的结构设置,但是本质上并没有匹配投资者的生命周期特征,而是在较短的运作期上不断循环以及频繁调整资产配置比例,一定程度上削减了自身的养老属性。


图15  工银瑞信添福基金预设资产配置比例

资料来源:工银瑞信官网整理。



来源: 孙博养老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