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新知】韩庆祥:建议国家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实行成果购买制

法学学术前沿2018-11-02 08:19:06


建议国家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实行成果购买制

来源:财新网,2018年03月07日 


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委员韩庆祥认为,科研经费管理应从重视过程转变为重视结果,实行成果购买制有“一石三鸟”的效果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增强,国家近年来对科研经费的投入日趋提高,相关财务管理制度也日趋严格。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校务委员会委员、一级教授韩庆祥指出,科研经费投入的增加令人鼓舞,但目前的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制度也有待进一步完善。现有的国家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制度重视过程管理,还没有走向结果管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韩庆祥建议国家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实行成果购买制,从重视过程转变为重视结果,激励科研人员提高科研质量。

问题:经费报销制度没有完全体现脑力劳动特征

  韩庆祥担任过中共中央党校科研部主任,从事科研管理工作,也从事过国家课题研究。经过调研,他发现目前的课题经费管理体制给科研工作者带来一些困扰:国家课题主持人实际支出买书等资料费较少;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用于科研设备的经费也有限,国家对此有严格限制;外出所需的会议费、差旅费也不多;劳务费只能用于学生以及校外专家,且有严格限定;专家咨询费实际支出也不多;印刷出版费的实际支出实际上也不多。上述这些经费支出都要求“凭发票报销”,且对发票有严格规定。

  韩庆祥以自己的经历举例,目前对于购买书籍的报销要求限定在比较狭窄的范围内。他研究哲学课题,就只能报销哲学类及相关的有限书籍购买费用。但是,哲学研究是对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的概括和总结,需要了解自然科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文化学等综合学科领域。按照目前的科研经费报销制度,购买哲学类以外的一些书籍,大多需要自掏腰包。

  韩庆祥指出,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是必须的,国家的每一分钱都不能乱用。但是这种管理模式也存在如下问题:

  第一,目前的国家社科基金经费报销制度没有完全、真正体现并尊重脑力劳动者的本质特征。科研人员从事科研活动主要依靠的是脑力劳动,脑力劳动有三个特征:一是从事科研的脑力劳动依靠的是长期的学术积累,在一定时间内要厚积薄发;二是从事脑力劳动的科研工作者大多是在书桌前读书思考、分析研究问题,然后再形成观点写出文章来,这种脑力劳动没有交通费、差旅费支出,也开不出发票;三是科研人员的工作时间是不固定的,大多在晚上十点半之前还在搞科研。韩庆祥说,他自己就经常在书桌前写文章到晚上十一点半,这种脑力劳动时常以牺牲科研工作者自身的身体锻炼和娱乐时间为代价。

  “脑力劳动的这三个特征导致一个后果,即劳动生产出了科研成果,却无法开出发票。”现有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经费报销制度虽然对这种劳动付出有一定的尊重,但并没有完全或真正体现这种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劳动的本质特点及其特殊贡献,反而许多课题经费用于脑力劳动以外的支出了。实际上,用于这种脑力劳动及其成果的劳动补偿应占大头。

  第二,现有的国家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制度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科研人员需要把一部分精力和时间用于繁琐的贴票报销上,不能集中精力、专心致志地进行科学研究。对此,科研工作者反映较为强烈,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研工作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第三,现有的国家社科基金经费管理制度存在的第三个问题,是科研管理部门和财务部门时常会发生某种摩擦。虽然国家鼓励推进课题经费管理创新,但财务部门强调审计制度非常严,导致在报销过程中一些科研人员和一些财务管理人员之间时有摩擦。这不仅影响许多科研人员申报国家课题的积极性,也给财务管理人员带来较大压力。

建议:从重视过程管理到重视结果管理

  针对国家社科基金经费报销制度存在的以上困境,韩庆祥提出,国家社科基金经费应实行成果购买制。所谓成果购买制,韩庆祥简要向财新记者解释,就是把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的过程管理简化,注重结果管理;当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申报成功且立项后,主要看课题主持人最后的科研成果质量;成果出来后,相关机构组织成果评估小组,对成果进行严格评估,且科学地评出等级来;根据成果评估等级,确定直接购买成果的费用额度;将直接购买成果的费用直接付给课题主持人,不用发票;评估为不合格者,就不购买。“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要改革科技管理制度,绩效评价要加快从重过程向重结果转变。”

  韩庆祥设计了一个计算经费支出的模型:申报立项后,国家课题资助经费的40%用于支出资料费、会议费、差旅费、设备费、专家咨询费、劳务费、印刷出版费等,其余的60%可直接作为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主持人及相关课题组成员可能的特殊劳动报偿,不用发票报销。这60%的实质,体现为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研究成果的直接购买。但购买经费的额度,依同行专家评估小组所评成果等级而定。评估结果为优秀,60%的经费就可直接付给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主持人及相关课题组成员。韩庆祥同时强调,这只是个探索,具体还要考虑国家相关规定和政策。“但调动科研人员的科研积极性和创造性是关键,绝不能忽视。”

  韩庆祥认为,实行成果购买制是“一石三鸟”的做法,既能为国家节省不必要、不合理的经费支出;又把科研人员从繁琐的发票报销环节解脱出来,使大家集中精力、心无旁骛地进行科学研究,真正提高科研质量;也有利于减轻财务管理部门的工作压力。韩庆祥呼吁积极探索并大力推进科研成果购买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