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徐翔底细:频频制造垃圾牛股,中银基金携手跟进

反做空研究中心2018-12-05 08:16:36


从打造管理资产逾百亿私募、产品近五年收益超3000%的“投资天才”,到一手炮制“垃圾牛股”使股价一飞冲天而屡陷争议,这位名噪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落马私募大佬的“投资神话”从何而来?技惊资本市场的徐翔家族将何去何从?


位于上海陆家嘴花园石桥路66号的东亚银行金融大厦,是徐翔所创立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部所在地。《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泽熙公司总部看到,这家被认为是“国内管理规模最大的阳光私募之一”的公司大门紧闭,门旁堆起的报纸无人领取,后门上的白纸仍写有“泽熙”两个大字。


徐翔是谁?作为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他被称为“投资天才”、“私募大佬”,更因“宁波敢死队”、“一字断魂刀”等操作闻名A股。然而,纵横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徐翔,近日却因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涉嫌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从打造管理资产逾百亿私募、产品近五年收益超3000%的“投资天才”,到一手炮制“垃圾牛股”使股价一飞冲天而屡陷争议,这位名噪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落马私募大佬的“投资神话”从何而来?技惊资本市场的徐翔家族将何去何从?《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赴上海、宁波等地展开独家调查。




记者近日来到泽熙公司位于上海陆家嘴的办公总部,公司大门紧闭。记者 杜放 摄


徐翔底细:生于1977年的宁波人 早年靠挂单技巧“诱多”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业内只知道泽熙徐翔是‘投资天才’,至于其真实年龄、籍贯乃至如何选股、投资甚至管理的资产规模,竟然全都是个谜。”一位曾在泽熙公司工作多年的投资界人士说。


“十分神秘”,是徐翔及泽熙公司给投资界留下的一贯印象。《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到,从泽熙公司登记资料来看,申报年龄仅38岁的徐翔生于1977年2月,其出生地目前归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管辖。从现有记录来看,至少在2009年在上海创办泽熙公司前,徐翔曾长期在宁波当地生活,并就读于当地多所中小学。


宁波当地多位知情人士表示,作为泽熙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徐翔的确是A股最早一批“牛散出身”,在当地资本市场还有着诸多“投资传说”。


据了解,位于宁波市区的光大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原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周边,和距20余公里外位于江北区西北部、人口仅数万人的慈城镇,是当时徐翔常出现、炒股的主要地点之一。


记者在光大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向多位炒股大户了解到,徐翔等人在当地投资圈内最知名、也最有迹可循的操作手法,的确与“拉涨停板”、“追涨停板”有关。具体来说,是在两台交易电脑上同时按下同一数量的挂单和撤单,让自己账户排在前面的买单顺利撤单,免于成交;而后面的挂单因为排在别人挂单后面,同样不会立刻成交,从而可以节省自己拉涨停的资金――此类手法的游资习气浓厚,目的就是向其他市场参与者“诱多”,吸引他人资金跟风买入。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多方确认,徐翔离开宁波前曾经居住过的旧宅,就位于距解放南路营业部不远处的一座旧式小区。“曾多次在这里见过他。”该住宅附近的一位邻居说。


记者实地看到,这座旧式小区建于1997年,外表略显破旧,十分不起眼。解 南路营业部的一位资深大户表示,在距离该小区仅2公里外的解放南路营业部的VIP室,“徐翔和其表弟都曾拥有过席位,当年徐就是在这两地来回生活、炒股”。


“当年宁波的解放南路还叫南大路,聚集了一批专业炒股的散户。”现为宁波一家阳光私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曾在解放南路营业部与徐翔相识的老陆告诉记者,徐翔大约是2005年离开宁波的。“他输钱多了也会有一段时间找不到人。离开宁波之前,徐翔早上都是从江东步行到南大路的营业部,没买过坐骑。之后在宁波南苑饭店结婚,营业部一起炒股的朋友还一起送了他个铜像。”


泽熙神话:产品五年收益30倍 “最强私募”丈夫决策妻子交易


在部分泽熙公司员工看来,这家产品五年收益30倍的“最强私募”在运作中却更像一家徐翔决策、其妻子等交易员负责交易的“夫妻店”。


从工商注册资料来看,告别了游资散户时代,徐翔2009年在上海正式创办了“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日后闻名A股的公司,成为其“公司化炒股”的经营实体。


据了解,到上海后,徐翔一度长期租住在与其办公地点相距可“走路上班”的汤臣一品。“最近一年多来,徐翔基本上是一半的时间在北京分公司,主要是与助手一同租住在附近的金融街公寓。”知情人士出示的徐翔新近使用的名片显示,在“地址”一栏,位于北京金融街英蓝国际金融中心5层的泽熙北京分公司,已被排列在泽熙公司上海总部之前。“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此前业界对泽熙‘要发展北京业务’的说法。”该知情人士说。


事实上,“神秘”的泽熙公司业绩更堪称神奇:泽熙公司此前向记者提供的一份业绩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以来,共发行过多期投资于A股的管理型信托产品。以2010年成立的“泽熙1期”产品为例,截至今年10月30日的近五年累计增长率达3270.16%。仅今年1月以来,其旗下多款股票型私募产品的2015年收益率均超过200%。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文件显示,徐翔及其家族名下在上海注册有多家投资公司、合伙企业。作为主体的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7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现注册地址为青浦区工商管理局,在股东名单中,其三名自然人股东为徐翔及其父母徐某、郑某。此外,公司备案的监事一职由徐翔的妻子应某担任。


知情人士表示,泽熙公司位于上海陆家嘴的办公总部,大致占据了陆家嘴东亚银行金融大厦9楼的半层,面积约1400平方米。“徐翔有一个独立办公室,在公司和徐翔关系最密切的是包括其妻子应某在内的交易员,徐翔向交易团队直接下达交易指令,因此其他人极少能知道徐翔做了什么操作。”一位曾在泽熙公司供职多年的资管行业人士宣称。


据了解,在总经理徐翔、其妻监事应某之外,泽熙公司还雇有部分研究员、行政人员。不过,《经济参考报》记者辗转联系到的泽熙公司多位前任、现任研究员均表示,“日常和徐翔交流的机会很少”,“即使有事,通常是每人进去汇报五分钟,汇报完就出来继续写报告、查资料,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的意见有没有被采纳,也不知道公司具体的操作”。




徐翔在宁波的旧宅,这座旧式小区建于1997年,外表略显破旧。记者 魏董华 摄


运作疑云:产品“几乎不公开卖” 父母却成“超级散户”


“长期以来圈内甚至不乏这样一种猜测,徐翔运作私募根本不是为了公开代客理财,而是通过混用机构席位和其掌握的家族席位,让自己的操作更方便。”一位泽熙公司前雇员说。


上海一位曾在泽熙公司供职的金融人士表示,泽熙公司比较怪异的是它的“投资人”,公司几乎不扩大规模,也几乎不与销售机构合作,每年都把红利分掉,也就是说泽熙的产品外面是买不到的,公司内部的研究员也不知道怎么买,也不开投资人会议,投资人是谁也不知道。“早些年公司曾表示,一些上市公司高管层如果想认购泽熙的产品可以考虑,但后来也不常提了。以前也有浙江籍老板打电话来市场部想认购上亿金额,事后却被拒绝。”


同时,泽熙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也多年递增,有数据显示,早在2012年末,其作为私募管理的客户资产规模就超过了100亿元。


“正因如此,一直以来A股好奇徐翔及其关联的家族席位的人很多。”泽熙公司曾在上海开户的一家券商营业部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自从外界得知徐翔在营业部开户,一度出现多家私募跟进,“甚至很多个人开户也是为了及时知道徐翔到底买了什么”。


尽管泽熙公司的产品“几乎不公开卖”,徐翔的父母却在资本市场齐成“牛散”,甚至成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对于徐翔的父母徐某、郑某,尽管在泽熙公司工商登记注册的多家合伙企业股东信息和一些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里,频频闪现二人的身影。“但事实上,徐翔的父母并不涉及公司事务,徐翔不常和其他人解释投资策略。”上述泽熙前研究员说,种种迹象表明,“其父母几乎不来公司,也很少听说实质参与公司运作决策”。


最新披露的上市公司三季报显示,在前十大股东榜中,徐翔母亲郑某持有大恒科技1.3亿股,为第一大股东;持有文峰股份2.75亿股,位列第二大股东;持有南洋科技1589万股,位列第五大股东。事实上,仅仅是徐翔母亲持有的大恒科技的证券市值,就超过20亿元。徐翔的父亲徐某也同样是名噪一时的“A股牛散”:早在2008年,徐某就参与过青岛双星的增发,参与增发的出资达1.43亿元。

  11月9日晚间,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先后发布公告,内容都与一位女子有关——郑素贞,其持有的上述两家上市公司近3亿股被冻结。据统计,截至11月9日收盘价,被冻结股份市值约43亿元。据悉,这位女子是泽熙投资创始人徐翔的母亲。以下为两份公告内容:

  文峰股份(601010)11月9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于11月9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通知,公安部门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协助冻结/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内容为:请协助冻结郑素贞持有的文峰股份(601010)(证券代码文峰股份(601010))275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冻结期限从2015年11月9日至2017年11月8日。

  郑素贞为泽熙投资创始人徐翔的母亲。最新三季报显示,郑素贞持有文峰股份(601010)2.7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88%,均为无限售条件股份。

  大恒科技11月9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于11月9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通知,公安部门对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郑素贞持有的公司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进行了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5年11月9日,冻结终止日为2017年11月8日。

  截止目前,郑素贞持有大恒科技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75%,此次股份冻结后,郑素贞累计冻结1299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75%。

  大恒科技此前于11月4日发布澄清公告,经核实,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郑素贞与近日正接受相关部门调查的徐翔为母子关系。郑素贞未直接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投资风格:看股票“更关心高管” 频涉“黑天鹅”个股


上海一位接近徐翔的私募界人士告诉记者,“徐翔看股票的思路,和一般价值投资者有着明显的不同”。并表示,即使在饭桌上,别的投资人喜欢谈上市公司的财务业绩,徐翔更关心上市公司的高管团队。


截至目前,泽熙公司在其官网、产品说明书中均宣称,其股票投资注重“研究驱动”,采用以价值为本的投资理念,即通过客观、准确分析宏观经济形势及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结合多元化的投资方法,发现被低估的股票投资标的。


然而,在《经济参考报》采访的多数知情人士看来,形似游资的“快准狠”、擅长制造个股“一字断魂刀式拉升”、热衷炒作垃圾股暴涨暴跌,才是泽熙真正的投资风格。其中,频频涉足“黑天鹅”个股,将其打造为“垃圾牛股”,更成为泽熙的标志性风格。


以涉及操纵股价、信息披露等多项违法违规的上市公司中科云网(原湘鄂情)为例,经查其共计违规虚增收入约6400万元。然而,这只业绩亏损濒临退市、公司身陷造假质疑的股票却得到了泽熙的青睐。2013年第三季度,泽熙旗下产品买入930.7万股,随后一个季度内涨幅达45%,泽熙持股期间该股股价从3元一度涨至超过7元,遭遇爆炒。


同样在2014年年末,证监会已点名批评泽熙公司重仓1544万股的宁波联合存在涉嫌市场操纵违法违规行为。而在2014年,徐翔任基金经理的泽熙私募产品最高持有宁波联合1554.4万股,占总股本5%。持股期间股价从7元多起步,最高涨幅近70%。


泽熙公司一位研究员说,在股票重组前后精准“踩点”,并且“每一次出货前都能有人接盘”,也是高业绩的来源之一。比如,某中小板个股从去年9月起停牌,今年2月复牌后不到30个交易日后继续停牌――就在复盘又停牌的短暂交易日内,泽熙旗下产品大量买入成为前十大股东。随后该股票4月复牌后持续拉升涨停,最高获利达近200%。公告显示,泽熙旗下产品在6月末前已顺利撤出该股。


大佬落马:案件已经长期调查 庞大资产牵涉多家上市公司


多位私募界人士表示,徐翔涉案表明,无论是经营数据、资本运作,还是重大合同、批复进展,这些信息既可能带来诱人的收益神话,更可能成为违法违规的“延时炸弹”。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上海市警方等办案部门了解到,对徐翔等人涉嫌相关违法违规行为等事实,监管机构已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调查。案侦工作仍在严格依法进行中。


在徐翔和泽熙公司涉案后,留下的庞大A股财富何去何从,眼下来看,依然成为一个现实的迫切问题。


最新披露的上市公司三季报显示,在前十大股东榜中依旧有泽熙系资本身影的仍有六家上市公司。除了徐翔母亲郑某持有的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南洋科技外,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为华丽家族第二大股东;“华润深国投信托-泽熙六期”为康强电子第三大股东。


《经济参考报》记者据此测算发现,仅仅是名列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的泽熙系(包括自然人股东徐翔父母)资本,截至11月4日收盘的证券总市值便高达64.79亿元。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业内普遍认为,除了这些已经公告的内容外,徐翔的资产还不止于此。从此前泽熙系一次投入超过10亿元拿下某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来看,其现金资产也不可小觑。此外,已经锁定泽熙参与定增的上市公司资金也势必受到影响。”


据了解,宝莫股份、乐通股份、龙宇燃油三家上市公司在此前披露的定增预案中,认购对象中均有徐翔的身影。徐翔被查后,这三家公司的定增可能面临流产的风险。


法律人士也表示,泽熙公司普遍被认为国内仅次于重阳等私募巨头的大型私募,其连带的资产处置、法律定责可能开创A股多个首例。证券维权律师、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说:“根据现有规定,投资管理人通过实施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给委托管理账户带来了收益,而基金持有人既不知悉也未参与违法活动,也可能遭遇罚没等处罚。”


“如果徐翔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的罪名最终成立,因违法行为而遭受损失的私募投资者可依据证券法相关规定索赔,那么这起案件有望开启国内投资者向私募机构依法索赔的先例。”许峰说。记者 杜放 罗政 魏董华 张良 上海 宁波报道


揭秘:徐翔36%新进股获公募跟投 中银基金抱团跟进


  “私募一哥”徐翔被带走调查,成为证券市场近期的谈资,曾经炙手可热的泽熙概念股变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黑天鹅”。那么,徐翔在近10个季度里到底新买进哪些股票?哪家公募基金旗下基金跟得最贴?泽熙概念股在市场失去光环,这些公募基金将何去何从?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官方微博微信:证券日报微基金)独家分析了近10个季度里泽熙投资徐翔的新进股,结合基金季报披露的重仓数据,最终让一批喜欢跟随徐翔的公募基金浮出水面。


  “泽熙投资的影子一向是市场捕捉的对象,特别是在投机腰斩股的方面。不过想跟着徐翔一起买股票恐怕还是很难,徐翔的动作非常快,在当前的信息披露之下很难做到。”北京一公募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表示,私募与公募基金投资策略有很大不同,私募基金多选中冷门股,而公募基金则往往选择主流投资。


  徐翔10个季度买进88只股票


  单季度新进的股票,最能体现重仓机构的最新投资思路。《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及WIND资讯最新统计显示,自2013年一季度至2015年二季度(因2015三季度徐翔未有新进股票,本报不做研究),10个季度里,泽熙投资新进88只股票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


  记者注意到,有3个季度徐翔买股的数量最多,分别是2013年四季度新进14只股票,2014年一季度新进17只股票,2014年三季度新进16只股票。记者注意到,徐翔选股的最明显特征是:偏好百亿元以下市值个股、追求短线收益、热衷重组概念股;对金融、钢铁等股票极少关注。操作手法凶悍,追求短线收益,连续持有3个季度以上的股票少之又少。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比对了其大范围买股当季度及下一季度创业板指的表现,发现其“择时”并非最佳。


  比如,2013年四季度,创业板指终止连续4个季度的上涨,当季度下跌4.64%;2014年一季度,徐翔继续大手笔买股,但该季度创业板指微涨1.79%;随后的2014年二季度,创业板指微涨5.79%;2014年三季度,徐翔新进16只股票,当季度创业板指涨9.69%,但随后的2014年四季度却下跌4.49%。


  “由此可见,徐翔讲究的是选股,或者说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价格已经扭曲了他大部分的投资思路。”上述公募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分析称,与私募多选中冷门股不同,公募基金还是做主流投资。


  中银基金抱团跟得最紧


  其实,事实还是与上述公募基金经理的描述有所差异。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记者发现,包括中银基金在内的5家基金公司跟随徐翔新进股票的踪迹十分明显。


  具体来看,中银基金旗下有12只基金,曾与徐翔同一个季度买进股票。在近10个季度里,中银系基金第一次抱团跟进徐翔的是在2014年一季度。泽熙投资在2014年一季度新进亚厦股份601.4万股,同期该股入围中银收益A、中银美丽中国、中银新回报、中银优秀企业、中银转债增强A、中银中小盘成长、中银保本等7只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名单,合计持股556.4万股,与徐翔相当。2014年三季度,徐翔分别新进德赛电池157.05万股、新进汉得信息501.69万股,同期,中银价值精选同时新进德赛电池56.72万股,中银主题策略新进汉得信息10.25万股。


  时至今年二季度,泽熙投资新进东方航空2580.59万股,同期新进该股的公募基金多达48只,中银基金旗下中银动态策略、中银保本、中银新回报等3只基金抱团进驻,合计新进该股644.88万股。


  《证券日报》记者还注意到,在88只徐翔新进的股票中,公募基金对其中的32只股票进行了跟投,占比36.36%,涉及113只公募基金。除中银新回报、中银保本跟投多只股票外,银华中小盘精选、华安强化收益A也多次出现跟投徐翔的情况。





亲,小编的吃饭开始和文后的广告相挂钩了,您点击一次平台将奖励我们0.3元,麻烦您在阅读完文章之后在顺便点击一下广告,这些都是微信官方的广告,不会有病毒,您点击了就算是支持我们了,更关键的是您还有可能获得新的产品和服务

反做空研究中心由一批专业的企业管理运营人士、投融资人士、证券咨询人士、法律及财务专业人士、资深新闻传播及公关人士组成,志在成为企业的风险管家、传播顾问及投融资助理,为有梦想的人士搭建平台,为负责任的企业提供支援。您如果有疑问,或者有需求,可以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的调查表参与需求调查,我们将根据您的资料为您准备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