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兴业全球基金薛大威:用另类的眼光做资产管理

火山财富2018-09-16 15:42:33

兴业全球专户投资部明星投资经理薛大威职业生涯“丰富又专注”。


从金融工程与专题研究部到如今的专户投资部,他有过金融工程,公募指数基金管理,专题研究,产品设计,专户投资,书籍翻译等多种工作经验,谈起投资时也不拘泥于股票投资,可转债、可交债,定增策略,股指期货,分级基金等投资心得也信手拈来。


而他的“专注”在于职业生涯起步于兴业全球基金,扎根于兴业全球基金,跟随着兴业全球基金一路成长,“专注权益类投资并把握权益类市场衍生出的机会”这一投资理念也带着兴业全球的印记。


进入专户投资部已有三年多的时间,其管理的兴全睿众9号和兴全特定策略19号双双入围每日经济新闻2016中国基金金鼎奖名单,最终兴全睿众9号荣获一年期最佳传统股票型产品奖。



“金融工程”出身的多面手



兴业全球专户投资部明星投资经理薛大威


离开金融工程部已有近四年时间,曾“参与全球股市泡沫化特征的研究”,“参与设计兴全合润分级基金”,“做过国际化比较、产业链分析等专题研究,甚至参与翻译书籍”,回忆起职业生涯起步的第一个部门,薛大威依旧掩不住兴奋,事实上,这一件件看似与投资并不完全相关的点滴积累,为他后来形成自己的投资研究框架打下了基础。


薛大威2007年研究生在读期间就进入兴业全球基金实习,2009年一季度毕业后正式入职,顺理成章地成为兴业全球基金投研部的一员,并进入金融工程部工作。


“很少有公司专门设立金融工程与专题研究部,公司领导一直强调要设置这样一个部门,认为量化不是简单地做个模拟组合,而是通过大量数据的挖掘分析为投资提供支持,这个与行业研究在定量分析上基本一致,行业研究员研究的是公司数据,行业数据,金融工程部研究的数据更为广泛而已。”薛大威介绍说。


兴业全球基金曾在2007年A股6000点高位时,以公开信的形式劝基金持有人赎回股票基金被基金行业所铭记。当时薛大威作为实习生,参与了《股市泡沫的海外比较研究》的研究工作。“当时公司领导说要研究一下A股市场的泡沫化程度,带领同事们一起去了新兴市场、成熟市场考察,和当地证券同行沟通,了解全球主要资本市场在泡沫最高峰时的特征情况,比较各个市场在当时的估值水平,包括PE、PB、证券化率等指标。”薛大威回忆。


2010年,兴业全球基金遇上了双汇事件——双汇的停牌引发了恐慌性赎回,但未退出市场的持有人却要承受双汇带来的估值压力。国内没有先例,研究难度异常。“是不是可以考量海外是如何处理这种流动性差的资产?”不久,薛大威《侧袋结算机制在基金专户中的应用》一文蕴育而生,分割非流动性资产公平保护持有人利益。很快,兴业全球基金旗下专户产品——兴业趋势一号真正开始实践侧袋账户(side-pocket)交易结算机制,在国内基金业属首次应用,之后,这一机制也作为条款写入兴业全球基金旗下所有专户产品的合同。



寻找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投资机会


虽然身处追求绝对收益的专户投资部,薛大威认为绝对收益并非意味着不去承担风险,而是尽可能地去寻找那些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机会,进而提升获取绝对收益的概率。我们不回避风险,甚至当我们找到一个好的投资机会时,风险也能成为我们的朋友。


兴业全球坚守中行转债最后成功退出的例子,在他看来,投资逻辑简单朴素。


2013-2014年兴业全球基金是整个市场中中行转债的最大持有人,当时中行转债已经跌破100元,在当时市场整体悲观预期下,中国银行的股票和转债也是一路下跌。如果假设未来三年中国银行的ROE跌到10%的水平,并假设股价不变,那么中行对应PB将到0.6倍。当时公司判断,如果国有银行PB跌到这个幅度,意味着整个金融行业将出现极大的系统性风险,基于当时金融环境,预计这种可能性不大。再者,相对于股票,可转债至少是个债券,假设最坏情况发生,在当时情况下其亏损程度也应该好于其他的股票投资人;反过来,如果市场向好,投资中行可转债的人也能获取不错收益。最终,随着中行股价的反弹,兴业全球2014年在中行转债上收获丰厚。


“我们很喜欢风险收益不对称的东西。”薛大威言语之间,透露出金融工程出身投资经理的“另类眼光”。


“我们会发散性地去找风险收益比还不错的投资机会,比如说天然有折价保护品种,类似定增或者去年大跌以来股指期货贴水的机会。还有类似2012年,具有现金选择权或是要约收购等条款保护的品种。当然,可转债和可交债这类股债结合的品种,更是典型的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投资品种。此外,在传统的股票投资过程中,我们会反复分析判断同一家公司,其利空因素对于股价会造成多大的下跌,反过来看好企业的因素若实现会给股价带来多大的上涨,若下跌幅度远小于上涨幅度,且看好企业的因素未来兑现概率较大,我们愿意用时间去等待获利的那天。”


“投资需要坚持自己,不能左右摇摆。”做投资难免会遇上低谷,客户压力扑面而来,陷入逆境之时,他也更欣赏能够保持乐观,拥有强大心脏的投资经理。


“中行转债一役”依旧是考验投资,心理双重压力的现实案例。“公司在开始建仓后,中行转债一度跌至95-96块钱,产品净值出现浮亏,理论上是越跌投资机会越好,但当时在产品发行上也越来越难,大家都越来越悲观,伴随着有形和无形的压力,这时候还具不具备积极的心态,甚至是逆向思维,对投资影响至关重要。”薛大威说。



成功把握2016年三大机会


兴业全球基金专注权益类投资又不拘泥于股票二级市场,积极寻找和股票相关的投资机会,多年经验积累,也让兴业全球专户投资部在2016年成功把握可交换私募债,定增以及做多股指期货远月合约等投资机会。


基于多年可转债投资经验,兴业全球一直以来非常重视可交换债这一投资标的,也果断参与了全市场第一个可交债的投资。目前,兴业全球基金是可交换债最积极的参与主体之一。在过去几年,兴业全球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市场占比,今年随着可交债市场规模井喷,兴业全球在市场份额的占比有所回落,不过未来随着可交换债市场扩容,兴业全球不会刻意追求市场份额这一指标,更会注重条款的性价比。截至目前,兴业全球在多个可交债投资上已经成功实现换股退出。


有别于被动参与定增,兴业全球在定增策略上采取主动投资策略,基于市场时点判断以及项目资质有选择性参与。“2014年下半年整个定增市场报价偏热,市场中存在报到9折以上甚至是溢价发行的情况,而到了2015年上半年,股票市场泡沫过大,股价即使打7折都不见得有很好的安全边际,因此在2014年下半年以及2015年上半年,兴业全球主动收缩在定增市场的参与规模,但是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兴业全球在定增市场的参与上又开始逐步变多。”薛大威如此总结。


股指期货的投资机会源自去年下半年大跌以来的贴水走势。“这个策略从去年下半年大跌之后就开始不断执行,当时贴水幅度将近20%。做多股指期货远月合约和定增差不多,今年年初15%的贴水和定增的折扣类似,随着交割日临近,贴水会逐步收敛,如果点位不变的话,相当于买入八五折的定增。”薛大威介绍道。


展望未来,薛大威认为,大类资产看A股对内地资金而言具备一定吸引力,但更多还是结构性机会,从全球的估值对比看,港股处于一个相对低的水平。而随着明年可转债市场供给增加,估值逐渐消化,这一市场或将逐步出现配置性机会。对于兴全的专户团队而言,我们仍将在权益类市场继续深耕,在成为值得客户信任的“全天候式”资产管理人的道路上继续努力。


(投资有风险 理财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