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专栏 • 税是税非】私募基金应对资管增值税风险——应做如下六件事

律商视点2018-06-10 11:14:21

★文章为LexisNexis独家内容,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税是税非】

营改增全面收官,话题不断,税制改革仍在继续;与此同时,企业税务的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性日益严峻,税务争议案件数量逐年攀升。本专栏结合作者丰富的实践经验,扎实的专业基础,带您解读最前沿、最热门的税务问题,拨开迷雾,一起看清税是税非。


赵国庆  中汇税务集团 


专栏作者赵国庆,会计学博士,现任中汇税务集团全国技术总监合伙人,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但不限于资本市场税收、金融税收、重组税收、房地产税收、增值税改革及国际借鉴研究等。

联系方式:18936881235

电子邮件:zhaoguoqing@zhcpa.cn




摘要:


本文详细分析了私募基金存在的六大增值税问题,并归纳总结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增值税准备应做的六件事。
           

私募基金存在的增值税问题


(一)基金同业免税问题

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同业往来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但是在资管增值税下,如果管理人属于金融机构,则其管理的产品是否可以套用其身份,从而享受同业往来免税的待遇?比如对于基金产品投资金融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以及产品投资于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保本型产品取得的持有收益等。

财税[2016]36号文在金融机构同业往来利息收入免税政策中列举了金融机构的范围, 其中具体指出:金融租赁公司、 证券基金管理公司、 财务公司、 信托投资公司、证券投资基金。其中,证券投资基金是资管产品,而其管理人为证券基金管理公司,两者均在列举的同业免税的金融机构范畴。因此,资管产品的增值税如果要享受同业免税政策,并不是只看管理人的身份,资管产品自身也需要是在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明确列举的金融机构范围内。对于私募基金而言,由于其本身不在列举的范围内,如果其涉及到投资其他金融机构发行的产品的利息收入,比如债券质押式回购、买断式回购等,适用金融机构往来利息收入免税则存在税收风险。

(二)金融商品转让盈亏相抵问题

根据财税[2016]36号文,金融商品转让按照卖出价扣除买入价后的余额为销售额。转让金融商品出现的正负差,按盈亏相抵后的余额为销售额。若相抵后出现负差,可结转下一纳税期与下期转让金融商品销售额相抵,但年末时仍出现负差的,不得转入下一个会计年度。因此,金融商品转让在销售额的计算时,存在转让正负差可以结转抵减以及年末负差不得继续结转的问题。但是,56号文规定管理人有两种计算缴纳资管产品增值税的方式,即分别核算和汇总核算,而两种计算方式将对资管产品产生不同的影响。

在分别核算方式下,各产品的金融商品转让负差在以后期间只能抵减该产品自身产生的转让正差。对于管理人而言,其本身存在诸多产品,分别核算可能会造成在年度末或产品到期清算时会出现部分资管产品仍存在转让负差,无法继续结转抵扣的情况。

在汇总核算方式下,某一资管产品的金融商品转让负差可以抵减其他资管产品的转让正差。如果多数产品存在亏损的情况下,汇总核算方式可以达到整体资管产品节税的效果,也就是各个资管产品之间共同负担税收成本。但是,这种方式,与行业监管要求相违背。如下表所示:


文件名称文件内容
央行《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第十四条关于公司治理与风险隔离的规定: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应当确保资产管理业务与其他业务相分离,自营业务与代客业务相分离,资产管理产品与代销的金融产品相分离,资产管理产品之间相分离,资产管理业务操作与其他业务操作相分离。
基金业协会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内部控制指引》第十八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当建立完善的财产分离制度,私募基金财产与私募基金管理人固有财产之间、不同私募基金财产之间、私募基金财产和其他财产之间要实行独立运作,分别核算。


也就是说,监管要求中,私募基金财产需要与管理人基金公司的固有财产以及不同私募基金产品之间必须分别核算,不能有资金往来,这个是整个资管业务运行的基石,是税收政策不能违背的,同时这种做法也涉及到影响投资者利益,也不能够被不同产品的投资人所接受。

(三)证券投资基金免税问题

证券投资基金,主要是管理人基金公司运用基金资产从事股票、债券等金融工具投资活动,以获得投资收益的资本增值。根据2013年修订实施后的《证券投资基金法》中,明确证券投资基金包括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和非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即私募证券基金)。同时,财税[2016]36号文规定,“证券投资基金(封闭式证券投资基金,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运用基金买卖股票、债券取得的差价收入免征增值税。”这里的证券投资基金,指的是公募证券投资基金,而对于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运用基金买卖股票、债券取得的转让差价收入,不得适用免税政策,需要缴纳增值税。

(四)保本与非保本的判定问题

保本与非保本收益的判定,我们在前文中分析过,是根据合同的条款约定。如果一个基金产品,基金合同未承诺保本(现在监管文件也不允许保本约定),即使投资的全是债券,这个基金依然是非保本产品。但是这是在投资者层面去分析基金产品。但是如果基金产品去投资其他产品,其他产品的合同中约定了保本条款(合同中明确承诺到期本金可全部收回的投资收益),则私募基金持有期间取得的收入需要按照贷款服务缴纳增值税。但是,如果被投资的产品合同中约定了回购或赎回、抵押、质押、担保、优先级等条款,是否也需要按照保本的规定处理?这里,需要根据投资标的类别并结合合同条款的约定进行具体分析。

比如股权增资回购业务中,私募基金投资标的公司,后期退出的方式是向标的公司大股东转让标的公司股权,如果在投资时即签订与大股东签订回购合同约定未来期间回购的日期和金额,则股权转让行为实质是买入返售行为,当初投资款实质是发放的一笔贷款,而股权转让差价则为投资款的利息收入,需要缴纳增值税,如果投资时合同并未约定大股东的回购要求,则属于股权转让行为,股权转让收入不征收增值税。交易机构如下图所示:



(五)税负转嫁问题

56号文中, 确定管理人为纳税义务人而不是扣缴义务人,但是基金产品所涉及的增值税也是从基金收益中进行扣除和划转的,基金产品产生纳税义务需要计提增值税并与基金公司进行结算,结算后划转到基金公司的纳税专户中,因此,首先基金产品与基金公司之间需要厘清税负承担关系。另外,基金产品所负担的增值税可以向上转移,即向投资者转移,基金收益在扣除税负后的收益分配给投资者,则实际由投资者承担了这部分增值税,但是这种情况下会影响投资者的收益,也会影响基金公司的销售业绩。另外,嵌套型的交易结构下,就税负承担问题可能需要与各交易主体进行协商谈判。

(六)净值型私募基金的税务估值

按照基金产品的估值方式划分,可分为净值型基金产品和非净值型基金产品。其中,非净值型产品是指有预期收益率或无预期收益率,投资者的收益以产品持有期间盈利状况而定。而净值型产品是指无预期收益率,产品根据合同条约定频率定期对持有标的资产进行估值核算,并按规定时效向投资者披露份额净值。基金净值计算方式如下:

基金资产净值=基金资产-基金负债
基金份额净值=基金资产净值/基金总份额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基金产品征收增值税会对产品净值披露提出新的要求。一般管理人通常不承担增值税税负,因此需要进行税负转嫁,在计算净值时需要考虑增值税的影响。


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增值税准备


(一)产品梳理和跨期产品处理

基金公司需要对现有的基金产品进行全方位、全流程的梳理,确定各产品的征免税情况和涉及的增值税风险。同时,56号文明确了资管产品增值税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但是跨期产品存在很多特殊问题:例如在18年前发行的产品,在18后仍在运营,但是采取一次性提前收取利息收入的方式已经完成利息收取和收益分配。或者金融商品转让业务,买入时间在起征日前但是在起征日后转让,如何确定买卖差价的问题。因此,作为纳税义务人的基金公司,需要对所管理运营的跨期基金产品进行集中梳理,对于明确属于增值税应税范围的基金产品需要尽早的规划,通过补充协议、对外声明、提前支付利息或其他适当方式,及时与投资人及其他利益相关方沟通税负转稼方案,尽可能降低基金公司需额外负担的税务成本。

(二)纳税申报准备

基金产品的纳税申报有别于其他业务的纳税申报,首先需要确定是采用分开申报还是汇总申报。另外,只有管理人基金公司才有独立的税号,基金产品应缴纳的增值税应在基金公司自身的纳税申报表中进行汇总申报,相应的税款也需要合并缴纳。因此,基金公司需要定期与基金产品进行增值税结算,需要将基金产品的托管账户与管理人纳税账户的税款划转工作进行流程化管理,这样才能既保证税款申报及时准确又能符合监管中对于资金管理的要求。但是,现实中基金公司可能同时管理大量的基金产品,税款的划转一定程度上将成为繁琐和复杂的工作,基金公司需要建立行之有效的税款划转制度。另外,由于增值税申报采用月度或季度申报的形式,基金公司在运作基金产品的资金时,还需要充分考虑配合申报周期,为每个基金产品预留充足的缴税资金,避免因税款缴纳不及时造成的罚款和滞纳金。

(三)会计核算

基金公司根据监管要求需要对基金产品之间进行独立运作、独立核算,因此基金公司需要对每个基金产品单独设置账套,建立基金产品增值税会计核算制度来规范基金产品的会计核算,具体包括:产品科目设置、计税规则的配置、产品收入价税分离核算、纳税申报核算、估值变动和投资买卖差价结转处理等。

(四)合同修订

基金公司需要对存量的合同进行集中梳理,将原合同范本涉税条款中与基金产品增值税政策不一致的内容进行修订,对于跨期的理财产品合同,考虑通过补充协议、对外声明或其他适当的方式与投资人、融资方及交易对手协调增值税最优筹划或税负转嫁问题。

(五)系统改造准备

基金公司的产品众多、核算复杂,增值税的日常管理需要强大的系统功能支持,需要对业务系统的现有功能进行改造,匹配数据采集、估值和转让差价分摊等功能。同时需要搭建增值税管理系统,实现涉税业务判定、税额计算、价税分离、发票开具、纳税申报等税收管理要求。

(六)税务估值

管理人对于净值型私募基金产品需要在定期净值披露前完成对增值税的税务估值工作,评估税收成本对净值的影响。如果基金公司对于净值型基金产品的税负估值计算不准确,会导致信息披露的不合理,对投资人依赖于产品的估值形成的投资决策有重大影响。




赵国庆 相关文章

【专栏 • 税是税非】创业投资企业的关注重点——限额抵扣政策下的税务内控制度建设

【专栏 • 税是税非】关于跨机构资金清算业务的增值税发票问题分析

【专栏 • 税是税非】印花税新规下的操作要点与风险防控

【专栏 • 税是税非】餐费都是业务招待费吗?——企业餐费会计税务处理的误区解析

【专栏 • 税是税非】金税三期上线对PE合伙人税收的重大影响

【专栏 • 税是税非】营改增后增值税差额征税及开票政策解析

【专栏 • 税是税非】保险、证券经纪人税收开票有新规

律商联讯在中国


律商联讯是全球领先的专业信息服务提供商励讯集团的旗下公司,1994年进入中国。凭借在全球法律信息服务市场的资源优势,我们与中国最具实务经验的专家团队合作,相继开发了律商网和律商实践指引系列产品(www.lexiscn.com)。不仅提供诸如法律、法规、案例的基础检索, 同时,针对法律人的工作流程设计实务指南、合同范本和智能工具等内容,为其处理实务问题、撰写法律文书、做出商业决策提供全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