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理财】他买股票越买越跌、买基金连连亏损、买房子全出事了,最后……

卓创财研2018-08-04 11:54:0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卓创财研」新鲜推送】


卓创财研

上周末,唐宁在受邀出席主题为“新时代的资产管理新趋势”的“金家岭财富管理论坛”时,发布了《投资母基金,拥抱新经济――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新趋势》专题报告。他表示:

传统经济的赢家通过母基金的方式,投资于新经济、拥抱新经济,从而成为未来十年、二十年持续的财富赢家。
 
在新时代背景下,通过母基金的投资方式,投资到顶级的创投机构中,创投机构再去投资到那些双创企业,这样的方式要远比理财者把自己的资金投入到单一项目、单一基金之中的风险低得多,母基金可以帮助传统经济赢家解决焦虑。
 
今天月刊君要分享的就是这样一位传统经济赢家——山西煤商刘军转型的故事,在经历股票、基金、房子投资折戟的焦虑之后,他选择了专业的投资机构,并将资金以私募股权母基金等形式进入一级市场,平滑风险的同时也享受着相对更高额的收益。


人物资料

人物姓名:刘军

创富经历:山西煤商,从事煤炭运输

投资倾向:TMT、金融科技、医疗健康等高成长领域私募股权母基金


山西商人刘军起步于煤炭。2003年非典之后,中国经济加速腾飞,巨大能源需求就像难以喂饱的巨人;煤价飞涨造就了成千上万个暴富的煤老板。他就是其中一位,借着大势,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他又是例外的,不借贷,手头有余钱周转。他不接手煤矿,不从事煤炭开采,他只卖煤。2012年前后,经济形势下行,实业受到冲击。手握大笔现金的刘军把注意力放在房地产民间借贷上。


不料投资折戟,刘军“砸一手的房子”;他直言自己能做好的似乎只有煤炭生意:买股票,越买越跌;买基金,连连亏损;买房子,全出事了。吃过苦头,刘军明白“风险”的应有之意,亦明白寻求一个专业的投资机构是他手握重金却投资无门之下的最佳选择。


刘军看好私募股权,不过这回他选择了迂回但更高效的投资方式—由信赖的财富管理机构打理的私募股权母基金。


这或许会成为一个山西煤商的转型样本。这群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金游资,投资渠道匮乏,草莽一般的民间高利贷曾是他们追逐的热点,但现在愈发成熟的市场和愈发专业的机构给这些个人投资者带来了更多的可能,他们的资金通过私募股权母基金等形式进入一级市场,平滑风险的同时享受相对更高额的收益。


令人眼馋的创富神话


山西的煤老板们,大多是挖煤的,而刘军从事的是卖煤,确切地说是“贩煤”。因此,他自称“二道贩子”:把焦煤用卡车运到省铁路发运站,之后再装火车,送往山东一带的发电厂。


刘军是上世纪90年代下海的,脱离体制的原因简单:上班收入很低,连家都养不了,逼着自己出来做生意。


2000年前后,确切地说是2003年,那一年非典,刘军创业,他带着一身粗糙的工业气息和莽撞,扎进了煤炭运送行业;有意思的是,亦是在这一年,山西青年贾跃亭进京,成立了乐视网,此前他在山西进入过煤炭行业,也是搞运送的。


命运悄然改动。那时节,煤炭需求迅速增加,价格开始回暖,并不断攀高,产量大幅提升。当地人中还流传着一条创富秘诀,“开煤矿的没有运煤的赚钱。”


生意很好做。刘军撞上了一个好时代,“赶上这波行情,赚钱就很容易”,公司一下就开了四家,分布在晋中、太原,这都是煤炭出货量大的城市。


时值经济起飞的时代,能源需求已被激活,山西煤炭更是“卖不完,质量稍微不好的就当垃圾倒掉”,当地的黑金神话令人眼馋:煤老板的亿万财富,正是拜国内经济提速中,粗放、无序的能源需求所赐。


暴利的煤炭就像磁石一般吸引着人力和资源,完成原始积累的煤商循着旧的经验,在全国各地抢矿、炒矿、挖矿。


而刘军却很谨慎。企业做大以后他会扩员,会开设新的公司,但是从不接手煤矿生意,更不涉及采矿。


2000年前后,山西煤矿运煤车队(历史图片,与本文采访对象无关)


同时,煤炭生意的资金量很大,很多投资煤炭的商人,最初的资金多来自于民间融资。除了向亲朋好友集资,也会选择民间放贷企业。其中,民间借贷(俗称“高利贷”)利息在20%至50%之间。如果借贷的煤炭商人没钱了,很可能引发民间借贷公司资金链断裂。过去十几年,这样的案例在山西不断出现。


但刘军从没向银行借过款,用他的话说,有一分钱就干一分钱的活儿,“这样压力不大,毕竟做生意是有风险的”。害怕风险的刘军,因为没有借钱开煤矿,平稳度过2007年—2008年的山西矿难多发期。


投资折戟


刘军还在机关单位工作的时候,买过股票,不过越买越亏。他跟着感觉去买,涨了一点就想卖掉。“一跌就害怕,它涨起来也害怕,今天给你一个涨停害怕可能明天会跌,赶紧卖掉。”


事实上,股票只是他在工作之余的一点“小打小闹”。刘军筹谋的是如何扩大实业,并在运输生意上继续下功夫。他起早贪黑,忙碌异常,没有多余的精力看股票,更没有心思在别的领域进行投资。


早年间,刘军也在银行做过理财,但是利率太低;买入过基金,但一直亏损。


2012年后,中国经济告别粗放式增长高峰,不少煤商被突如其来的煤价暴跌击垮,怀揣上亿元资金的他们开始扎堆转型。


刘军在煤炭领域打拼了十几年,已经历过很多次山西煤炭政策的变动,比市场上的后来者有更强的危机感,他也在做第二手准备。


刘军看中的投资方向是房地产民间借贷。房地产开发商从拿地、打地基、建主体、外墙到内装整个流程,每个环节都要借一次钱,且数额巨大。


刘军进入这一领域的原因是:有人,他解释称,“有懂的人给我提供信息,我负责跟着他们干。”


房地产是资金密集行业,没有钱寸步难行。此前有媒体曝光一组数据:房地产民间借贷的年利率在20%—25%之间,贷款期限一般在36个月,民间借贷60%—70%的钱都流进房地产企业了。这些房企给的利率高,动辄都是几千万元的借,是一桩看起来简单便捷又更能赚钱的买卖。


但2012年,其实不是个好的节点,中国楼市的十年黄金期,已近尾声。


刘军梳理了一番,他曾在山西太原投资了三家房地产,临汾和山东各一家,总共五家,全部都出问题了,“要不就是手续不全,要不就是盖不起来了”,他直言“已经不想收回(本金)的问题了”,“这种看人情的投资,隐藏风险很大”。


事实上,刘军不懂房地产,他靠身边的朋友告诉他经济形势,靠一些中介告诉他如何获利,靠自己评估风险,只是他没想到风险会换着花样出现。刘军曾遇到一种情况是,房地产商已经拿到一块地的批文,就缺钱盖楼;于是打算在手续齐全的情况下融资,并承诺以低于市场价50%的价格卖掉一些房子的所有权;刘军接盘了,但盖了十几层后,房地产商又没钱了,大楼烂尾。


还有一种情况是,楼也盖起来了,但房地产商用钱的成本太高,最后资金链断裂,楼卖不出也还不上钱,商人跑路了。


房地产借贷算是刘军第一次认真地做投资,不料“吃了一个大苦头”。事后,刘军总

结:中介不靠谱,他们都是为了赚取项目佣金,根本不会认真帮你评估风险。当然身边人劝他,也算不上惨重,毕竟手握大量空房,可自住或出租。刘军自我反思道:“最好的时候没赶上,赶成最差的时候赔进去了。”


转战母基金


随着2016年底资源大省开始去产能,刘军意识到机会来了,他分析认为“以前产能太过剩,行业从2014年开始走下坡路,胆子大的商人就说低于成本价销售,这就拉低了整个行业的中间差价,很可能要赔钱做生意。”


山西煤炭迎来了第一波“煤超疯”:2016年9月份行业经历暴涨,“相当于2015年的股

市上涨,特别快”。但只有两家公司的刘军从这波行情中获益一般,他此前因利润下滑已注销了两家公司,半退出来,并用这笔钱做了房地产民间借贷。民间借贷,是刘军早前的投资中,唯一让他尝到甜头的领域。


以前做实业资金占有量比较大,对流动性要求高,他忙于事业,亦无心去收拾这些投资事宜。零星做过一些民间借贷,但几乎没有风控,“觉得这个人靠谱就跟他做,他出了风险以后,你也没办法”。及至股票赔钱,基金赔钱,房地产赔钱。2016年前后,刘军开始陷入迷茫状态:手里有钱,但发愁拿这些钱去做什么呢?利润太低也不行,后来他听说股权投资是机会,但又觉得有风险。


既然认识到风险,他开始把目光转向寻找专业投资机构。刘军在多次栽跟头的投资经历中悟出了一个朴实的道理:隔行如隔山。“为什么别人做这事赚钱,我做就赔钱?因为我不懂,对风险的把控能力差,往往会投资失败。”


投资无门之际,刘军现在的理财经理杨秀丽向他介绍了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收益远高于市场平均值,且风险相对较小。刘军认真地分析了对方的可靠性:第一,知识面比他广;第二,这个人很用心,跟了他十年时间。


但是,刘军选择宜信财富,不仅是因为这位理财经理相熟十年,也不仅是因为杨秀丽曾在他投资房地产的时候进行劝说,需要分散风险。他前后参加过宜信财富两次年会,但直到2016年9月才真正开始在宜信投资。这期间,他通过多种手段摸底宜信,做足了尽调。


结缘宜信财富后,刘军选择了三款股权投资类母基金,资金投向涉及TMT、金融科

技、医疗健康等高成长领域。同时,按照宜信财富资产配置三原则,从母基金到单一基金再到单一项目的顺序去做配置。杨秀丽还为刘军配置了宜信财富IDG天使投资母基金。在当今股债房汇都出现收益率下行的情况下,天使投资因其潜在的高回报机会成为了股权投资市场的热门之选。


目前,刘军投资其中的私募股权母基金已经有项目实现退出并完成分配,就单个项目来看,投资收获3倍收益,但这对于长周期的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来说,还只是一个开始。宜信CEO唐宁曾说,私募股权投资的是一家家创新型企业,我们在培养自己孩子的时候,怎么能够期待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成才呢?“十年磨一剑”是股权投资的一个正常周期。

- END -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欢迎点赞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