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慈善学人|菲律宾发展社会企业的经验

公益慈善学园2018-10-27 06:17:37

编者按


随着社会企业在全球范围为的迅速崛起,其改善国家景象、增进社会福祉的积极意义正在形成共识。越来越多的政府采取措施扶持社会企业的发展,以充分发挥这一创新事物的作用。在亿方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课题组梳理了35个国家和地区促进社会企业发展的经验,由于空间有限,在公益慈善学园栏目中以月度专题的形式集中展示其中20篇,供社会企业感兴趣的同仁学习和交流。其他一些成果将收录在《社会企业政策:国际经验与中国选择》一书中,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出版,届时也将在学园翻书党栏目进行赠书活动,欢迎关注。


—社会企业政策支持体系课题组



一、政策背景


菲律宾是一个岛国,易发生地震、火山、台风等自然灾害,同时还面临着各种社会挑战:如就业困难、人民收入低、妇女在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种族争斗、社会治安力度不够等等。这些因素严重阻碍了其社会经济的发展。2012年,中小型企业(MSME)创造了不到五百万的就业机会,其中88%来自微型和小型企业。企业带来的就业面临严峻挑战,一种新型的创造就业模式成为需求——社会企业。


社会企业运动在菲律宾已有相当长的历史了。菲律宾政府在1997年就制定了“国家小额贷款”战略规划,为小额信贷机构茁壮成长提供了有利的环境,为菲律宾的社会企业的发展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1999年,一批非政府组织成立了菲律宾社会企业网络(Philippine Social Enterprise Network),其作为一个实践社区,讨论和复制社会企业经验。马尼拉大学、雅典娜大学拥有社会创业学位课程,亚洲社会企业研究所(ISEA)成立并投资于社会企业的教育学。


菲律宾还发生了一些与社会企业相关的具体的活动和会议。亚洲开发银行于2012年主办了一次社会企业论坛。亚洲开发银行大学、亚洲社会创业研究所(Institute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in Asia,简称ISEA)和其他合作伙伴于2014年举行了国家社会企业会议,审议了社会企业作为减贫推动力的作用,在社会形式的驱使下,参议院于2014年5月发布《社会企业减贫法案》,使社会企业的发展有了法律的保障。

二、政策层级与构架


国家层面上,参议院发布的《社会企业减贫法案》重新定义了社会企业,将减贫纳入其中,并设定了利润标准的再投资,将社会企业认证转为政府支持的“资格认证”。


其将社会企业定义为:“一个由特派团组成的社会团体,其开展经济活动,提供直接与改善穷人、基层、边缘群体及其生活环境有关的商品和服务。”社会企业明确宣布并追求减贫为主要目标,目的是提供交易和转型服务。


SEPPS(Social Enterprise with the poor as primary stakeholders)从事和投资穷人成为有效的工人、供应商、客户或所有者,并确保企业创造的财富分配给他们或使他们受益。除了将盈余或利润再投资到企业以维持社会使命的实现外,社会责任还利用盈余或利润动员其他资源协助穷人成为社会责任或价值链管理的合作伙伴,成为社区、部门和社会转型的合作伙伴。


而在地方层面上,与社会企业相关的地方性政策法规相对较少,主要是一些支持性措施。比如贸工部的地方办事处,会通过现有计划,对当地的社会企业进行明确的支持。以及地方政府有责任和义务鼓励社会企业在农村和城郊地区的发展,并且为其提供支持。

三、社会企业范围


  • 1.领域认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越来越多的社区需求或问题被确定,社会企业所面临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多。从而,社会企业可以根据他们旨在解决的社会问题进行分类。社会企业主要分成三类:


(1)其主要是保护或恢复社区的自然资源为宗旨;

(2)其建设本着人民、妇女和国内流离失所者的能力;

(3)其通过小额信贷、合作社和手工制作发展民生方案。


菲律宾社会企业的创始人包括社区成员、社区领袖、宗教领袖,以及一群专业人士或受过教育的个人。在大多数情况下,社会企业的创始人或社会企业家都有:


(1)以前社会事业的经验与社区组织;

(2)成立正式或非正式的专业人士网络;

(3)可以采取个人财务形式,与资助机构联系或营销技巧来获取资源。


社会企业大致分为产品型和服务型两种。亚洲开发银行(2012)指出,产品型社会企业比例较高,企业家以客户为中心,成功地连接到区域市场。服务型企业远远少于产品型企业(特别是以生计为基础的生产性商品销售和营销模式),而服务型企业存在是提供社会服务,例如健康、教育、水利和卫生设施的重点等方面。


海外发展研究所(ODI)研究显示社会企业运作在三个利基市场:为穷人服务的市场;使用创新的产品、服务和业务方法的市场;基本社会服务。菲律宾许多社会企业都是生产者组织,与低收入和边缘化的生产者和供应商群体合作。在这些社会企业工作的各个部门中,主要关注的焦点是提高生产者价格,增加市场准入。除了主流商业和慈善事业之外,力求提高社会企业的贡献,更多地了解其经营和成功的利基。


  • 2.组织形式


目前菲律宾没有具体的社会企业专门法例。其主要的组织形式为合作社、协会、小额信贷机构等。到2007年,菲律宾约有三万家社会企业,其中绝大多数(约两万八千家)是合作社和某些形式的协会,五百家是小额信贷机构,剩下的一千五百家包括公平贸易组织、非政府组织发起的社会企业、面向特定贫困群体服务的地区性企业以及企业家创办的具有明确社会议程的企业。


四、主管部门 


  • 1.主管部门


在菲律宾政府方面,DTI(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负责MSME(Micro,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开发和管理国家MSME支持计划,是与各部门最为紧密的社会企业部门。DTI不直接提供资金,特别是在地方层面的组织合作。DTI还与政府金融机构合作管理批发资金,并向小额信贷机构贷款。其规定包括一个共享服务设施,旨在为微型和小型企业提供设备,以相互分享,提高生产率,还有一个巡回学院计划,为中小企业提供培训和能力建设。


  • 2.协同部门


菲律宾还有一个强大和完善的社会企业行动者网络,即通过社会创业减贫(PRESENT)联盟。现任联盟是由Ateneo政府学院和可持续社会基金会(FSSI)共同主持的社会企业倡导者组织。 这个联盟由20个社会企业家网络和支持组织组成,包括小额融资机构、小生产者组织、学术界和服务提供者组成。其强调社会企业的SEPPS(Social Enterprise with the poor as primary stakeholders)定义,强调在广泛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根本变化背景下发展社会企业,解决菲律宾的不平等现象和贫困现象。


其中SEPPS是“社会,财力,环境”双重或三重底线的“社会型特殊服务发展财富创造型组织”,其明确将减贫或提高穷人特定阶层的生活质量作为主要目标。联盟还进行了广泛的活动,包括广泛的行动者的宣传活动,领导了在该国制定了社会企业法草案,为此也开展了游说和政策参与运动。


五、政策支持内容 


  • 1.直接政策内容


《社会企业减贫法案》于2012年提交给菲律宾大会,参议院议读本条例草案,于2014年5月发表。条例草案第一稿草案要求:


(1)认可社会企业免税,为社会企业贡献的社会投资者免税;

(2)设立一个社会企业委员会,隶属于DTI(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设有国家社会企业发展中心,提供培训,研究和管理改善社会企业市场准入程序;

(3)占政府采购总价值的10%分配给社会企业;

(4)学校社会创业教育计划;

(5)具有非抵押贷款的社会企业担保基金池;

(6)基于商业和技术技能的培训以及商业开发支持的社会企业能力建设计划,例如使用社会企业发展基金的资源进行贸易展览会;

(7)银行以优惠贷款向社会企业贷款的特殊信贷窗口;

(8)社会企业营销援助计划和信息网络。


  • 2.间接政策内容


菲律宾政府颁布了2014年《禁止吞吐法》(the Go Negosyo Act 2014),旨在通过建立商业中心来促进菲律宾的MSMEs(Micro,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发展,为MSME提供融资、培训以及其他形式的帮助,帮助他们成长和发展。


 特别是解决由复杂的监管和财政流程引起的“路障”(参议员Bam Aquino提出,2014年)。这些中心将通过DTI(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实施。比如“微型企业发展机构法”,为微型企业提供激励和免税,提供政府支持机会,包括许多小型和初创阶段的社会企业。


菲律宾《社会价值法案》提出将所有政府采购纳入“社会价值”。该条例草案规定,政府应将社会价值纳入竞争性招标标准和商品,服务和公共项目的公共采购要求,将社会价值定义为:“超越或超过购买商品或服务社会的额外收益对采购实体的好处或服务的直接利益和价值。其他福利可能包括支持贫困社区或边缘化群体,提高人权和社会正义,保护环境和社区发展等。为社会企业的建立与发展树立了价值意义。

六、规范监管


  • 1.注册


菲律宾的社会企业可以选择将非股票、非营利性公司或与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股份有限公司注册,或与合作开发机构合作注册。社会企业经常注册为非营利性实体,允许获得股权和赠款融资。


  • 2.融资


菲律宾的外国直接投资和私人投资都在增加。一般来说,融资似乎被视为菲律宾的“买家市场”。对于合作社来说,其民主性使其成为主流金融机构的投资工具。然而,在获得社会企业融资渠道以及多数MSME方面,他们往往缺乏抵押贷款。


政府采取了一项政策措施,提供非抵押贷款以及MSME存在的证据,例如通过成立商会的会员身份证明企业。一些社会企业依靠自己的钱以及家人和朋友的资金启动,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商业奖励和竞争力作为早期融资的重要来源。然而,竞争和奖励被认为占用了很多时间,他们的要求可能会影响到一个企业的业务模式和运营,但这并不总是理想的。竞争可以是网络机会的开始,包括非金融形式的支持,这使他们更有吸引力。


  • 3.利润分配


股份制企业的利润由持有股份的股东分配。非股份制企业是为社会,公民和其他目标而设立的,其业务的任何收入不能作为股息分配给成员,但可以用于促进其目标的实现。合作社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其成员改善生活条件,因此它们的资金会用于为其成员提供商品和服务,帮助其成员增加收入。


  • 4.信息公开


股份制企业和非股份制企业都需要提交年度报告给证券交易委员会。合作社发展需要对合作社的信息公开进行规范监管。


七、未来展望


目前,与政府机构相比,菲律宾的社会企业正在得到非政府组织和外国资助机构的更多支持。社会企业领域的不断增长,也为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贡献。不仅在国内,也要在国际上加强对社会企业的发展提供一切形式的支持和加大倡议力度,来增加公众对其存在意义的认识。

 



社会企业专题 





撰稿 |  社会企业课题组

校对 | 马秀、周亚飞

责任编辑 | 俞博文

编辑 | 陈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