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玩大了!莆田系幕后金主曝光:涉刘永好家族、红杉、鼎晖、汇金?!

新财富学院2018-12-05 16:35:45
新财富最佳投行
董事长、高管、投行人士、金融民工必读,请点击标题下的蓝色“新财富最佳投行”订阅,每日为您提供最新的、有趣的、有价值的投行资讯。

来源:新京报

采写 / 新京报记者 梁嘉琳


随着国家网信办、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入驻百度调查“魏则西事件”,以及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调查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隐藏在互联网巨头、公立医院背后的中国民营医院第一军团“莆田系”,浮出水面。


受政策利空影响,5月3日,“莆田系”上市公司在港股、A股纷纷大跌。记者带你挖一挖这些上市公司背后的“大金主”。


莆田系一代:华夏医疗


当日市值:9.01亿(港元)

当日跌幅:盘中一度大跌逾18%

背后金主:新希望及刘永好 家族、新亚投资伙伴


公司官网显示,华夏医疗董事会主席翁国亮,在企业管理及中国保健和环保行业投资拥有逾20年经验,是与“莆田系”四大家族同辈的香港莆田商会会长。


2008年以来,该民营医疗集团陆续收购了珠海九龙医院、重庆爱德华医院、嘉兴曙光医院,等等。然而,这支早在2002年就上市的港股,如今面临收盘价暴跌超过10%的窘境。


2007 年7月24日,新亚伙伴投资作为华夏医疗的“策略合作伙伴”,入股15.6%。这家投资机构尤为神秘,资料甚少。唯一可见的是华夏医疗官网的简介:“新亚 伙伴是一间总部设在上海和香港,专注于中国投资业务的控股公司,在消费品、零售,医疗及药品和技术服务领域均有投资。”新亚伙伴投资的持股比例不明。


到了2015年6月底,华夏医疗的股东名单出现了新希望集团及其董事长刘永好,以及他的夫人李巍、女儿刘畅。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代企业家刘永好及其家族,以及他们实际控制的公司,共计持有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0.66%,持股比例仅次于公司董事长翁国亮。




莆田系二代:和美医疗


当日市值:44.68亿(港元)

当日跌幅:盘中一度大跌逾8%

背后金主:建银国际、鼎晖投资


和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林玉明,自称是“莆田系二代”,从1996年开始从事医疗器械贸易事业,2003年开设第一家医院,至今已经在北 京、深圳、重庆、武汉、广州、贵阳、福州等地开设了11家“中高端”妇儿医院。2015年7月7日,和美医疗在香港证交所IPO,发行价7.55元,截至 3日收盘,已跌破发行价至5.8元。


面对如此境况,不知和美医疗的两大投资机构作何感想?根据和美医疗的招股书,创始人林玉明通过全资控股公司Homecare持有和美医疗37.43%的股 权;而早期投资人鼎晖投资则通过鼎晖健艮,全资控股CDH Harmony,再由后者持有13.66%的上市公司股权;另一投资人建银国际医疗基金,其在 上市公司8%的权益,则由母公司的全资控股公司Mighty Sky持有。



而在和美医疗的前身博生医疗,鼎晖、建银国际与“莆田系”的纽带更为直接:鼎晖一期、鼎晖元博分别持有博生医疗10.66%、3.00%的股份,建银国际医疗持有8%的股份。这意味着,在和美医疗上市之后,通过间接控股的方式,“鼎晖系”加大了对和美医疗的投资股比。


资本起到多大作用?林玉明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表示,引进资本是为了通过外力来推动行业发展。“资本进来前,我们有8家医院,现在有 30 家,从数量上来说是全国最大的专科连锁机构。”他说。



通过和美医疗上市,“鼎晖系”、建银国际相关基金获得回报。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鼎晖投资旗下的鼎晖一期、鼎晖元博的账面回报倍数均为1.86,账面内部收益率均为9.76,而建银国际医疗产业基金的账面回报倍数为1.28,账面内部收益率为5.27。


莆田系二代:安琪儿医疗


背后金主:红杉资本、鼎晖创投、清科创投


作为祖籍莆田的西南财经大学EMBA毕业生,安琪尔医疗创始人、董事长卓朝阳也被视为“莆田系三代”。早在2010年,2010年9月,成都安琪儿妇产科医 院成功引入鼎晖投资和清科创投,共筹资1亿人民币。时隔1年后,鼎晖创投又单独在A轮投资安琪儿医疗,金额不详。2013年,体量更大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注资“数亿元”,帮助安琪儿医疗实现了B轮融资。这些一线投资机构乃至美元基金的加持,颠覆了外界对“莆田系”的想象。


在安琪尔医疗的几个投资人当中,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创始于1972年,投资过苹果电脑、思科、甲骨文、雅虎和谷歌等世界知名企业。 红杉资本所投资的公司总市值超过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总价值的10%。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于2005年创立,在医疗健康领域曾投资的中国公司包括贝达药业、北大 国际康复医疗、汉喜普泰医院投资管理、健帆生物、新产业生物、亿腾医药等。


同为美元基金的鼎晖创投,投资了华住酒店、江西赛维、协鑫光伏等曾经红极一时的公司,而在医疗板块,则投资了康辉医疗、伊美尔整形、嘉华丽康等“她经济”板块,以及医疗器材供应商万瑞飞鸿。


莆田系二代:华韩整形医疗


背后金主:博哲投资、前海丰畴资产


华韩整形医疗的创始人林国良是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监事长,他的公司在百度百科中自称“中国最大的整形美容集团”。2016年2月,华韩整形发布年报称,公司 2015年度营业收入达3.38亿元,净利润近3000万元,同比增长1293.06%。年报解释说,收入增长主要来源于整形科及皮肤科,受益于持续改进 的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所带来的消费者口碑的提升与符合当时市场状况的营销方式。


作为华韩整形医疗的两家投资人之一,前海丰畴资产是一家注册在深圳的低调机构,其注册地在“前海深港合作区管理局综合办公楼A栋201室”。2015年11 月,这家由两名自然人各占股50%的机构,向华韩整形医疗注资160万元,距离这支“中国整形美容医院A股第一股”在新三板挂牌仅过了4天。而另一个投资 人上海博哲投资成立于2015年4月,该机构成立仅过了半年,就以500万元投资华韩整形医疗。这笔交易完成后,华韩整形医疗的估值被做高到1.22亿 元。


需要指出的是,经过20多年的发展,“莆田系”早已不能完全等同于“野鸡医院” “江湖游医”。“莆田系”其中的翘楚者,创办了高端定位的连锁医疗机构,获批 组建了大型三甲医院,获得JCI认证(国际医疗卫生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用于对美国以外的医疗机构进行认证的附属机构)。而资本正和实体医疗业一道,推动中 国医疗体系的变革。


国家卫生计生委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我国民营医院数量 (13600家)首次超过公立医院数量(13304),民营医院做大做强的趋势不可逆转。号 称占据中国民营医院超过半壁江山的“莆田系”,如何发力公共服务,如何接受政策监管,如何应对信任危机,我们拭目以待。


明星投资机构参股莆田系踩雷 汇金现身股东名单


来源:新京报

采写/新京报记者李蕾陈鹏



随着“魏则西”事件的发酵和卫计委等部委介入调查,中国民营医院第一军团“莆田系”浮出水面,其背后的投资者也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包括著名投资机构鼎晖投资和红杉资,多家明星投资机构现身“莆田系”医疗机构的股东名单。在两个交易日里,“魏则西”事件导致上述投资人市值损失超过5000万港元。


中央汇金等机构现身股东名单


“魏则西”事件中,公众对于“莆田系”的强烈争议让其背后的投资者“踩雷”。目前“莆田系”包括三家港股上市公司,分别是华夏医疗、和美医疗和万嘉集团;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华韩整形医院;即将被A股上市公司并购的企业柯莱逊;以及安琪儿医疗等著名医疗企业。


新京报查阅上述公司发现,“莆田系”背后不乏明星股东和投资机构,包括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及夫人李巍、女儿刘畅,鼎晖投资及董事长吴尚志,红杉资本等。


华夏医疗早在2002年就登陆港交所,其截至2015年底的财报信息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现为翁国亮之子翁嘉晋,翁国亮是与“莆田系”四大家族同辈的香港莆田商会会长。第二大股东的名单则出现了刘永好及夫人李巍、女儿刘畅,其通过新希望国际、南方希望实业等持有华夏医疗,持股比例为20.2%。


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和美医疗亦出现熟悉的面孔,鼎晖、建银国际、中央汇金等机构现身其股东名单。新京报查阅其2015年年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林玉明;而鼎晖及董事长吴尚志通过CDH Harmony持有和美医疗10.21%的股份,为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建银国际和中央汇金等机构对于和美医疗的持股比例则为5.98%。


受“魏则西”事件的影响,“莆田系”的华夏医疗、和美医疗均在连跌两日后趋于稳定,两家公司市值蒸发2.87亿港元。根据初步计算上述机构在两日内市值蒸发超过5000万港元。


一位参股莆田系上市公司的知名投资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之所以参股是因为看好中国的健康产业和民营医疗市场的发展空间。作为投资人,他当然不愿意看到民营医院出现问题,这不符合投资人的利益,投资人希望通过资本给市场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从而获得回报。


红杉曾注资“莆田系”数亿元


除了已在港交所上市的三家公司外,“莆田系”其他公司亦有著名投资机构大手笔的动作,比如安琪儿医疗。安琪儿医疗的创始人、董事长为卓朝阳,被认为是“莆田系三代”,官网显示,安琪儿医疗旗下拥有五家医院。


早在2010年9月,著名投资机构鼎晖投资和清科创投对安琪儿医疗(中国)控股集团进行了A轮投资,投资金额为1亿元人民币;2013年12月13日,安琪儿医疗与红杉资本签署增资协议,完成B轮融资。据媒体报道,红杉注资的金额为数亿元人民币。


鼎晖投资与红杉资本都是著名的投资机构,鼎晖曾经投资蒙牛乳业、李宁、双汇、分众传媒等;红杉资本则投资过苹果电脑、甲骨文、雅虎、谷歌等企业。


“莆田系”另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华韩整形医院,该公司创始人为林国良,公司于2015年11月登陆新三板,为新三板整形第一股,募集资金7000万元,由东方证券等领投。华韩整形医院背后的投资机构为前海丰畴资产和博哲投资。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博哲投资成立于2015年4月,该机构成立仅过了半年,就以500万元投资华韩整形医院。


除此之外,还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中源协和受到“莆田系”影响,2015年中源协和参与设立的融源瑞康以8.2亿元购买上海柯莱逊100%股权,柯莱逊为“莆田系”公司。由于“魏则西”事件,中源协和遭遇“黑天鹅”,于5月3日晚间公告停牌。据媒体消息称,如果收购顺利进行,自然人陈新喜通过卖柯莱逊能够赚到超7亿元。


■ 延展

“在中国投资医院回避不了莆田人”


鼎晖高管曾表示,第二代“莆田系人”经营医院最有潜力,但仍有短板,需更加规范


鼎晖投资多次现身于“莆田系”的股东名单,包括已在港股上市的和美医疗和尚未上市的安琪儿医疗。对此,鼎晖5月4日并未回复新京报的采访。


不过,鼎晖创投高级合伙人王晖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过为什么投资“莆田系”,他表示,在中国投资医院,回避不了莆田人;鼎晖投资的是第二代莆田人,他认为第二代“莆田系人”会成为医院经营领域最有潜力的一拨人。上述专访登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协会的网站上,显示的时间是2015年4月15日。


对于投资“莆田系”,王晖表示,首先鼎晖投资的不只是莆田系医院,创始人很多样化;其次,在中国投资医院回避不了“莆田人”三个字。莆田人来自艰苦的地方,走到全国开民营医院,杀出一片天地。鼎晖投资“英雄不问出处”。


不过,王晖也指出莆田系医院仍有短板,需要更加规范。“鼎晖进来后,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帮助提高管理水平、提高流程规范性。我们需要的是标准化、规范化的医疗流程、内控体系,这样容易复制。”王晖说。


王晖表示鼎晖投资医院有两个标准。首先,鼎晖投的基本是偏消费类、以服务为导向的专科医院,涵盖妇产、儿童、美容、精神科等领域,专业医院发展快,回报率高;其次,消费驱动的服务,医院要有定价话语权。服务是公立医院最为薄弱的地方,这正是民营医院的强项和机会。


“莆田系”有不少著名的企业家伙伴,可谓豪华“朋友圈”,著名的企业家包括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万通控股主席冯仑及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等。


根据冯仑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自述,与莆田系成立联盟的过程非常简单。找到莆田系医疗的带头大哥,跟他们交流,大家都是苦出身,立即就有共鸣;然后组织去了趟西安,开了一次研讨会,吃了一次饭,产生了建立联盟想法,就与翁国亮开始筹备,两个月的时间就建立起来。


“大家做事都非常痛快,举个例子来说,组织联盟得有钱,当时刚开始弄,有些东西还没完备,那就翁国亮给个账号,大家都把钱打翁国亮那儿就完了,没含糊。这种就是信任。”冯仑说。


为探索如何与“莆田系”合作,冯仑曾去过莆田。他想做“理想丰满”的立体城市,在这种机缘下,与莆田系走到了一起,合作模式是冯仑为“莆田系”民营医疗提供人造空间。


对于“莆田系”医疗的野蛮生长和诸多争议,冯仑曾说,它和任何民营行业发展的历史过程是一样的。这些企业早期粗制滥造,市场假冒伪劣,这都是早期。


“莆田系医疗早期一定是有很多与生俱来的优点和缺点,优点是生命力强,市场敏感,服务好,缺点就是有一些过度医疗,过度营销,短期利益。”冯仑认为,再过二十年,里面将会分化出一批有前瞻性、有专业服务精神理念,也有良好管理的一些大型机构。


■ 分析

专家:投资人看好的是民营医疗市场


从商业角度看,莆田系医疗机构的资本运作是正常商业行为;市场化是必然


随着魏则西事件的发酵,莆田系发展背后的资本运作也浮出水面,包括华夏医疗、和美医疗等莆田系上市公司曝光度一夜之间剧增。其背后的投资者也被推到舆论中心。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总监易多多表示,从商业的角度看,莆田系医疗机构的资本运作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大家现在争议的是其在盈利背后的意图”。易多多认为,从生产力进步的角度看,民营医疗的出现是必然,关键是不是在一套规范的游戏规则下去发展。


而事实上,在莆田系公司吸收资本的过程中,也有众多投资机构和企业家的身影。对此,医院管理专家左立安表示,从医院管理和投资的角度来说,投资人看好的是市场,中国提出了健康战略,政策对民营医疗的大力扶持也是一个趋势。


“虽然说莆田系也存在着过度医疗、虚假医疗等不正当行为,但作为整个医疗市场来说,民营市场的存在也有合理性。”左立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现在中国医疗市场整体处于比较混乱的时期,公立医院存在很多垄断、患者量过多、资源分布不合理等情况,所以才有民营医院的市场。


“之所以会出现莆田系的情况,跟政府的监管、市场发展都有关系,也是成长的烦恼,需要经历时间去逐步规范”。左立安认为,莆田事件发生后,我们要重新认识、反思民营医院以后怎么发展。但左立安同时也表示,“肯定要进行市场化,不然‘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本文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