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借贷还是投资?投资人主张是借贷,私募基金管理人主张是投资,法院如何裁判?

PE之友2019-12-15 13:15:57

    近日,一起投资人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股东兼法定代表人返还本金一案,一审结果宣判。投资人持《合作协议》主张借贷,私募机构的股东兼法定代表人持《基金合同》主张投资,孰是孰非?最终,一审法院判决投资人胜诉,私募机构的股东兼法代需返还本金并加付利息。


一、涉案私募基金管理人,为保壳发行一只200万元的私募证券基金产品。

      涉案私募机构——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7月16日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后未发行基金产品。


    2016年2月5日,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对未发行基金产品的空壳私募进行大清洗。为保壳,该私募机构于2016年7月28日备案一只200万元的私募证券基金产品。涉案基金产品的备案公示情况如下:


二、原告持《合作协议》,主张借贷。  

    根据涉案《基金合同》,本案原告苏某为涉案基金产品的“投资人”,份额200万元。


     本案原告苏某持《合作协议》,起诉楚某(为涉案私募机构——某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东兼法定代表人),要求归还借款160万元。


    原告称:2016年7月25日,被告楚某以某资产管理公司申请私募基金执照、发行首只私募基金急需运作资金为由,向原告借款160万元。双方于2016年7月26日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息为月息1.5%,每月26号前支付利息。被告楚某要求原告签署《私募基金合同》。2016年7月27日,原告按照被告的要求将其200万元(包含原告的借款160万元+被告的40万元)转入基金托管人开立的“基金运营外包服务募集专户”账户内。被告从2016年7月25日起,每月以160万元为基数,以月息1.5%为标准向原告支付利息24000元,利息支付到2017年6月26日,之后未再支付利息。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偿还本金。2017年7月5日被告通过“基金运营外包服务募集专户”账户归还原告本金951200元,剩余本金648800元尚未归还。

   

三、被告持《基金合同》,主张投资。

    本案被告楚某,为涉案私募机构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楚某辩称,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内容为原被告双方共同购买基金200万元,其中原告出资160万元,被告出资40万元,双方共同购买基金造成亏损,不是被告造成的,因基金亏损原告要求提前赎回基金,经多次协商,原告同意亏损由其自行承担,基金赎回后,双方合作关系已经终止。


四、法院根据被告每月固定支付原告利息的事实,认定为借贷。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查明,被告自2016年7月25日至2017年5月26日期间每月均向原告支付了固定款项24000元,共计支付了11笔,被告的上述转账行为呈现规律性,符合以160万元为基数按照月息1.5分支付利息的特征,因此,原、被告之间成立民间借贷关系。


    法院认为,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剩余本金及按照月息1.5分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和双方的合同约定,法院予以支持。因此,法院判决被告楚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苏某本金648800元及利息(按照月息1.5分的标准,自2017年6月27日起计算至本息还清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