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2015对冲基金经理收入榜:投资有道,替自己管钱

量化与对冲2018-11-23 16:50:35

大约一年前,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的对冲基金公司SAC资本顾问公司(SAC Capital Advisors)遭到联邦调查机构的大规模调查,并被指控存在内幕交易。作为史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SAC资本最终认罪,交纳18亿美元的罚款,并停止接收外部投资者的资金。


不过科恩本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受到刑事指控。之后,他将SAC资本改造成了一个家族办公室,专门管理自己的个人财富,并将其改名为72点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


科恩在福布斯今年评选的对冲基金经理及交易员收入榜中高居首位。据我们估算,他在2014年的收入为13亿美元。这次内幕交易风波到最后对他本人其实并没有太大影响。



科恩


在SAC资本认罪之前,其实该公司早就主要是管理科恩自己的资金。72点资产管理公司拥有大约800名员工,现在依然作为一家主要对冲基金公司在运营,管理着超过100亿美元。


科恩延续了其成功的交易模式,保持了出色的业绩记录。不过,他在2014年的收入特别突出,因为许多对冲基金经理在2014年都相当艰难。


根据对冲基金研究公司(HFR)的数据,对冲基金的平均回报率是3.3%,而标准普尔500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的回报率则是13.7%。


福布斯估计,收入排名前六位的对冲基金经理人去年每人进账略高于十亿美元,他们“扎堆”挤在了榜单前列。但是我们认为,科恩的收入略高于其余五人。


科恩在这份榜单上领跑,反映了对冲基金这个不差钱的行业正在涌现一个重要的新趋势:一些最成功、最受关注的交易员日益专注于管理自己的财产,有些人甚至是只打理自己的财富。


富有传奇色彩的对冲基金经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以12亿美元的收入,在排行榜上并列第二,但是他在2011年就停止管理外部资金。事实上,早在2011年之前,索罗斯管理的外部资金与他自己的资产相比,就已经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索罗斯目前依然参与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的管理,但是由斯科特·本森特(Scott Bessent)负责处理公司的日常运作。


所有的上榜者一开始都是通过帮别人打理资金取得巨额回报、并收取各项费用,来积累自己的财富。但是,其中很多人现在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于自己的资本复利,不论他们是否管理着大量外部资金。


因此,那些在2014年投资业绩不俗,但自身尚未积累大量财富的对冲基金经理就很难在收入的竞赛中与这些人比拼。


不过,也有许多冲基金经理仍然非常专注于搜罗付费管理资产。雷伊·达里奥(Ray Dalio)已将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 打造成业内最大的投资资本管理公司。


这家管理着价值1,570亿美元的资产,并创造了大量的费用收入。2014年,布里奇沃特的Pure Alpha macro对冲基金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是3.6%,Pure Alpha Major Markets基金的回报率是8.7%。


他的All Weather基金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是8.6%。据估计,达里奥2014年的收入约为12亿美元。


为了让大家对对冲基金行业不景气的一年有个直观的认识,请看如下数据:2014年,收入最高的前25名对冲基金经理及交易员合计进账125亿美元,比2013年减少了118亿美元——2013年,由于股市高歌猛进,收入最高的前25名对冲基金交易员合计进账243亿美元。在过去六年里,绝大多数对冲基金经理一直无法跑赢美国股市涨幅。


不过,有一位著名的对冲基金经理去年完爆股市。威廉·阿克曼(William Ackman)经营着对冲基金公司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据我们估算,他在2014年赚到11亿美元,在榜单上并列第四。2014年,他的主力对冲基金获得了超过37%的净回报率。


2013年,阿克曼在彭尼百货(JC Penney)和康宝莱(Herbalife)上栽了跟头,因此去年对他来说是重要的一年。他继续做空康宝莱的斗争, 而且2014年的战果要好很多;同时,他押宝汉堡王(Burger King)和加拿大太平洋集团(Canadian Pacific),并获得了成功。但是现在看来,阿克曼去年最重要的一笔交易,要数他收购肉毒杆菌制造商艾尔建(Allergan)的大胆举措。


这笔交易引起的争议如此之大,以至于艾尔建指责阿克曼跟制药公司Valeant进行了非法内幕交易。


阿克曼反驳称,他的操作公平正当。艾尔建抵制了Valeant的恶意收购,接受了另一家制药公司阿特维斯(Actavis)66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与艾尔建有关的交易为潘兴广场2014年总回报的19.1%。


另一家在2014年取得良好业绩的对冲基金公司是肯·格里芬(Ken Griffin)的城堡投资集团(Citadel)。2014年,其主力对冲基金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接近18%。


格里芬还努力扩张了他的芝加哥帝国,旗下管理的资产从之前的160亿美元增加到了去年的240亿美元。据估计,格里芬在2014年的收入为11亿美元。量化对冲基金经理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虽已不再掌管他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Renaissance Technologies),但是依然参与公司的运作,并受益于公司管理的基金。据估计,他去年也赚取了11亿美元。


拉里·罗宾斯(Larry Robbins)是格伦维尤资本管理公司(Glenview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近年来,他一直是最红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在2014年,他再次跑赢了股市和其他大多数对冲基金经理。


他最出色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14.4%。他的格伦维尤机会基金(Glenview Opportunity Fund)的回报率为25%。


罗宾斯一直在押注医院股,比如HCA控股公司(HCA Holdings)和泰尼特保健公司(Tenet Healthcare),因为他认为这些股票会受益于奥巴马医改。他还建立了哈门那(Humana)等管理式医疗机构的仓位。他钟爱的另一只股票是孟山都(Monsanto)。据估计,罗宾斯在2014年的收入为6亿美元。


对冲基金经理收入榜是由阿古斯蒂诺·丰泰韦基亚(Agustino Fontevecchia)、丹·费舍尔(Dan Fisher)和托马斯·凡·里佩尔(Thomas Van Riper)联合编制。


为了确定2014年收入最高的冲基金经理及交易员,我们研究了对冲基金的投资回报,并对大量资金管理公司的收费和所有制结构进行了了解。


对冲基金公司一般收取2%的管理费,同时收取交易获利的20%作为业绩提成,但是我们发现,各个公司在这一方面存在着各种不同的收费标准。


此外,我们的收入数字已将每位基金经理在其基金中所拥有权益的个人盈亏计算在内。我们的数字为税前数字,涵盖了在公司费用和利润分成中的占比,既不包括由投资公司所有权导致的盈亏,也不包括管理组合之外的其他投资所产生的盈亏。


以下为25位2015收入最高的对冲基金经理:


1.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


2014年收入:13亿美元


史蒂夫·科恩是史上最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当他的对冲基金公司SAC资本顾问公司(SAC Capital Advisors)对内幕交易的指控认罪后,他本可以关闭这家公司,但是现在他却依然成功地进行着交易。科恩退还了外部投资者的资金,现在通过家族办公室72点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 Asset Management)管理着自己的财富。科恩是曼哈顿服装区的一位服装制造商的儿子。的确,他在政府的大规模内幕交易调查中受到了打击,他的公司向联邦政府支付了18亿美元的罚款。科恩并未因此受到刑事指控,但是SAC有好几位前员工被判刑。科恩是一名狂热的扑克玩家,当他还在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读书的时候,就曾经从学费中拿出7000美元开了一个股票账户,最终摸索出了一套快打连发式的交易风格,为他在进军华尔街后的第一位雇主Gruntal公司那里赢得了好评。1992年,他自己出资2000万美元创立了SAC。这家对冲基金业绩是如此之好,因而可以收取业内最高的费用。科恩目前正在改善自己的形象,重塑其家族事务所的品牌,推出一个光鲜亮丽的新网站,聘请大牌以加大监督与合规力度。



2.雷伊·达里奥(Ray Dalio)


2014年收入:12亿美元


达里奥创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该公司旗下管理着价值1570亿美元的资产。2014年,就在许多宏观基金举步维艰的时候,布里奇沃特的Pure Alpha宏观对冲基金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达到了3.6%。相比之下,2014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所反映的股市回报率是13.7%。Pure Alpha主要市场基金是布里奇沃特在2010年推出的又一支基金,它在2014年的回报率是8.7%。All Weather基金是戴利奥帝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了布里奇沃特大约800亿美元的资产。2014年,All Weather基金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是8.6%,这是自该基金在2013年栽跟头之后的一次重要转折。



2.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2014年收入:12亿美元


乔治·索罗斯为对冲基金行业树立了成功的典范。这位大慈善家在2011年退还了他管理的所有外部资金,但他的家族事务所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依然作为一家大型对冲基金运营着,其日常运作由首席投资官斯科特·本森特(Scott Bessent)负责,但是索罗斯仍然参与其中。2014年,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的回报率约为8%。逃离匈牙利以后,索罗斯在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完成了学业,他曾做过铁路搬运工和服务员,后来在一家商业银行里开始了自己的金融生涯。之后,他搬到纽约,开始进军华尔街,并在1969年用1,200万美元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这支基金后来被更名为量子基金(Quantum Fund)。1992年,在斯坦·德鲁肯米勒(Stan Druckenmiller)的支持下,他做空英镑并狠狠地赚了一笔,因此被人们称为“让英国央行破产的人”。



4.威廉·阿克曼(William Ackman)




2014年收入:11亿美元


威廉•阿克曼在2014年颇受关注。他是对冲基金公司潘兴广场资本管理(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目前他的公司管理着18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2014年,比尔·阿克曼的主力对冲基金获得了37.2%的净回报率。这是阿克曼近年来的最好表现,而且它到来的时机也很重要。2013年,阿克曼栽了几个跟头。2014年,大多数其他对冲基金经理没有跑赢股市的上涨,但是阿克曼的表现轻而易举地完爆股市。助长这些好业绩的,是阿克曼对肉毒杆菌制造商艾尔建(Allergan)的重仓买入,这笔交易可谓创意之举,也颇具争议,最终阿特维斯(Actavis)同意收购艾尔建,阿克曼因此获得了收益。虽然阿克曼曾支持瓦兰特国际制药公司(Valeant Pharmaceuticals)对艾尔建进行敌意收购,但是阿特维斯的收购交易同样能够让他的基金获益。



4.肯·格里芬(Ken Griffin)




2014年收入:11亿美元


肯·格里芬的对冲基金公司城堡投资(Citadel LLC)依然业绩出色。该公司的主力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收费后的回报率为18%左右。格里芬从20世纪80年代在哈佛大学读书时就开始从事交易活动。1990年,他以约400万美元的资金创立了Citadel。该公司在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如今已经恢复。去年,该公司的资产从年初的160亿美元增加到了240亿美元。2014年,格里芬提出与结婚11年的妻子安妮·迪亚斯·格里芬(Anne Dias Griffin)离婚。安妮·迪亚斯·格里芬曾就职于高盛(Goldman Sachs),也是基金经理。两人在伊利诺伊州法院的离婚诉讼一直有争议。



4.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



2014年收入:11亿美元


2010年,“金融师之王”西蒙斯从对冲基金公司文艺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退休——该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达260亿美元。但是,现年76岁的他依然在公司发挥余热,并继续受益于公司管理的基金,尤其是严格保密且利润丰厚的黑箱操作策略大奖章基金(Medallion)。西蒙斯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从业之初是一位理论数学家,在越南战争期间曾为国防部进行密码破译工作。之后,他成为了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SUNY-Stony Brook)的数学系主任。1982年,他创立了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公司总部设在纽约州东瑟塔科特(East Setauket)。这支基金采用计算机模型,在高流动性的证券中寻找低效性。西蒙斯已向他的西蒙斯基金会(Simons Foundation)捐赠了数额远超10亿美元的资金。此外,他还担任着非盈利数学教育机构Math for America的主席,并支持自闭症研究。



7.拉里·罗宾斯(Larry Robbins)


2014年收入:6亿美元


拉里·罗宾斯是格伦维尤资本管理公司(Glenview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近年来,他一直是最热门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在2014年,他再次跑赢了股市和其他大多数对冲基金经理。他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14.4%。他的格伦维尤机会基金(Glenview Opportunity Fund)的回报率为25%。罗宾斯一直在押注医院股,比如HCA控股公司(HCA Holdings)和泰尼特保健公司(Tenet Healthcare),因为他认为这些股票会受益于奥巴马医改(Obamacare)。他还买入了哈门那(Humana)等管理式医疗公司的仓位。他钟爱的另一支股票是孟山都(Monsanto)。罗宾斯最近当上了罗宾汉基金会(Robin Hood Foundation)的副主席,他还通过自己的罗宾斯家族基金会(Robbins Family Foundation)积极支持纽约市、乃至全国层面的教育改革。他在纽约KIPP项目(KIPP意为知识就是力量,是美国的特许学校集团——译注)和若雷教育研究生院(Relay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担任董事会主席。他是“为美国而教”(Teach For America)(纽约)的董事会成员,还在纽约犹太联盟UJA-Federation华尔街分部担任要职。



8. 安德烈亚斯·哈尔沃森(Andreas Halvorsen)


2014年收入:5.5亿美元


哈尔沃森曾经是个“虎崽”(Tiger Cub,老虎基金培养出来的出色基金经理——译注),在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的老虎基金管理公司(Tiger Management)从事过证券交易。1999年,哈尔沃森创立了维京全球投资公司(Viking Global Investors)。如今,该公司旗下管理着价值300亿美元的资产。哈尔沃森出生于挪威,现居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Greenwich)。2014年,哈尔沃森做多阿里巴巴集团、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花旗集团(Citigroup)、谷歌(Google)和生物制药公司艾伯维(AbbVie)。他旗下最成功的维京全球对冲基金(Viking Global)在2014年取得了13.4%的回报率。哈尔沃森是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和斯坦福大学商学院(Stanford Business School)的毕业生。



9.大卫·肖(David Shaw)


2014年收入:4亿美元


大卫·肖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拥有斯坦福大学(Stanford)博士学位。他因采用复杂的数学模型来主导其对冲基金公司D.E. Shaw & Co.的交易策略而闻名。E. Shaw & Co.成立于1988年,目前旗下管理着价值340亿美元的资产。2001年,大卫·肖几乎放弃了他对公司的日常运作,转而将心思放在了D.E. Shaw Research上。D.E. Shaw Research是一个单独的实体,致力于生物化学领域的研究。与此同时,他在自己的基金公司依然持股。在克林顿和奥巴马任职期间,大卫·肖是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President's 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成员。



9.大卫·泰珀(David Tepper)


2014年收入:4亿美元


泰珀虽然取得了连续五年的傲人业绩,但是他在2014年的表现相对来说乏善可陈。他的主力基金Big Palomino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2.2%。泰珀的阿帕卢萨资产管理公司(Appaloosa Management)如今管理着大约200亿美元的资产。2013年,泰珀向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捐赠了6,700万美元,此前他已向该校捐赠5,500万美元。他还在继续支持国民基本需求、教育等事业。



11.切斯·科尔曼三世(Chase Coleman, III)


2014年收入:3.8亿美元


切斯·科尔曼运营着最具活力的新兴替代资金管理企业之一——老虎环球基金管理(Tiger Global Management),该公司旗下管理着价值约160亿美元的资产。他的老虎环球(Tiger Global)对冲基金由费罗兹·德旺(Feroz Dewan)管理,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17%,是表现最出色的对冲基金之一。这支对冲基金在2011年和2012年跑赢了股市和绝大部分对冲基金,但是在2013年的业绩稍有下滑。科尔曼是一名“虎崽”,曾在朱利安·罗伯逊著名的老虎基金管理公司接受历练。目前,科尔曼在老虎基金会(Tiger Foundation)担任联席主席。该基金会由罗伯逊创立,旨在解决纽约市的贫困问题。科尔曼也是纽约特种外科医院(Hospital for Special Surgery)投资委员会的联合主席。



11. 伊斯雷尔·英格兰德(Israel Englander)


2014年收入:3.8亿美元


小名“伊兹”的伊斯雷尔·英格兰德执掌千禧管理公司(Millennium Management),他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12%。这位纽约本地人在1989年以3500万美元的资金创立了千禧基金管理公司。他坚持不收取管理费,而是选择与投资者分担费用,这种做法在对冲基金巨头中颇为罕见。千禧基金管理公司目前管理着价值250亿美元左右的资产。英格兰德的慈善捐赠通常集中于艺术和犹太事业。2014年6月,他花了7,100万美元,从法国政府那里买了一套位于纽约公园大道(Park Avenue)的全新豪华合作公寓(co-op)。



13.大卫·哈丁(David Harding)


2014年收入:3.2亿美元


1997年,哈丁以不到200万美元的资金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元盛资产管理公司(Winton Capital Management)。该公司的名字取自哈丁的中间名。目前,元盛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管理着近300亿美元的资产,拥有340名员工。


哈丁接受过物理学专业教育,认为应借助复杂的量化模型来挑选股票。此前,他曾与人共同创立了管理期货公司Adam, Harding and Leuck(AHL)。并与合伙人在1994年将公司出售给了英仕曼集团(Man Group)。


近年来,元盛资产管理这类着眼于跟踪趋势的期货交易咨询公司一直在困境中挣扎,但是在2014年,该集团确实大有起色。哈丁手中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13.9%。



14.丹尼尔•勒布(Daniel Loeb)




2014年收入:3亿美元


勒布是激进对冲基金公司第三点(Third Point)的创始人和负责人。2014年,他拿到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和苏富比(Sotheby's)的董事会席位。苏富比任职多年的CEO因为遭到勒布的抵制而在去年下台。最终,勒布的主力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5.7%。勒布现在管理着价值约160亿美元的资产。他和同为对冲基金亿万富豪的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以及美国最大的同性恋民权组织人权运动(Human Rights Campaign)共同发起了一项倡议,旨在保护全球同性恋者的权利,帮助他们面对日益严重的歧视。他是纽约布鲁克林区成功学术特许学校(Success Academy Charter School)的董事长,也是美国奥委会的理事。



15.迈克尔·普拉特(Michael Platt)



2014年收入:2.5亿美元


普拉特在摩根大通(JP摩根)效力了将近十年之后,在2000年底与人共同创立了兰冠资本管理公司(BlueCrest Capital Management),并将其发展壮大,打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该公司目前管理着超过350亿美元的资产,提供波动性低的基金,在广泛的市场实行快速交易。由于大举进军股市,加上他的量化基金BlueTrend业绩不佳,一些投资者已经退出。2014年,由勒达·布拉加(Leda Braga)管理的BlueTrend基金大有起色。普拉特的AllBlue基金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6.25%,而BlueCrest Capital International基金的回报率为零。从今年起,普拉特已经将BlueTrend分拆到一个新公司,名为Systematica,由布拉加运营。兰冠目前管理着约150亿美元的资产。这位不愿缴税的交易员和狂热的滑雪爱好者现在在泽西岛(Jersey)工作。



16.丹尼尔·奥奇(Daniel Och)


2014年收入:2.25亿美元


近年来,奥奇的对冲基金公司奥奇-齐夫资本管理公司(Och-Ziff Capital Management)在吸纳资产的游戏中顺风顺水。该公司目前管理着超过460亿美元的资产,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尽管如此,奥奇的对冲基金还没有被炒热。奥奇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5.5%,远远落后于美国股市的上涨,但是高于对冲基金经理平均3.6%的回报率。



16.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


2014年收入:2.25亿美元


保罗•辛格尔是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创始人。如今,他经营着一家对冲基金公司,该公司目前管理着超过250亿美元的资产。其最成功的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6.8%。辛格尔于1969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1977年创立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此前,他曾就职于多家律师事务所,还在投资银行DLJ的房地产部门效力了三年。辛格尔是一个主动参与型投资者,喜欢鼓吹企业变革,但是他也因为插手不良主权债务而饱受关注。在金融动荡和债务违约之后,他曾成功地起诉了秘鲁和刚果等国。经过十多年的诉讼斗争,他争取到了美国的三个法院(包括最高法院),在他与阿根廷的高调官司中站在他这一边。目前这场官司仍在继续。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曾称他为“秃鹫”,辛格尔则回应称阿根廷的领袖“无法预测”,不愿进行谈判。在共和党阵营中,辛格尔是同性恋权利的主要支持者和拥护者。他的儿子就是一名同性恋者。在最近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上,辛格尔和对冲基金亿万富豪丹·勒布举办了一次场外早餐会,讨论同性恋群体的问题,批评现有体制没有起到更积极的作用。



18. 费罗兹·德旺(Feroz Dewan)


2014年收入:2亿美元


德旺是亿万富豪切斯·科尔曼的老虎环球基金管理(Tiger Global Management)的合伙人,管理着老虎环球(Tiger Global)对冲基金。近年来,老虎环球一直是表现最出色的对冲基金之一,经常押宝科技股。曾经有段时间,科尔曼和德旺共同管理着这支对冲基金。现在,虽然科尔曼仍然参与管理,但是德旺已经成为最主要的经理。老虎环球基金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17%,这支对冲基金在2011年和2012年还跑赢了股市和绝大部分对冲基金,但它在2013年的业绩稍有下滑。



18.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


2014年收入:2亿美元


大卫·艾因霍恩主要的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对冲基金在2014年的回报率为7.5%左右,跑赢了一般的对冲基金经理,但是落后于美国股市。他作为扳倒公司的做空“猎手”而闻名于世。2014年,艾因霍恩在绿山咖啡(Keurig Green Mountain Inc)上的空头头寸已经全部平仓。尽管如此,他的卖空声誉依然强劲。2002年,他做空了联合资本公司(Allied Capital),事实证明这是明智的决定。后来,他因扳倒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而声名鹊起。艾因霍恩在威斯康星州长大,毕业于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在1996年以90万美元与人共同创立了绿光资本,其中一半以上的资金来自他的父母;如今,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00亿美元。2014年,他的艾因霍恩家庭慈善基金(Einhorn Family Charitable Trust)认捐5000万美元,用于让康奈尔大学的所有本科生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获得实践学习机会。



18.克里斯·霍恩(Chris Hohn)


2014年收入:2亿美元


克里斯•霍恩的激进欧洲对冲基金——儿童投资基金(Children's Investment Fund)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8.3%。霍恩是牙买加一位汽车修理工的儿子,曾就读于英国南安普顿大学(Southamption University),后来又在哈佛大学(Harvard)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在哈佛大学结识了未来的妻子——美国人杰米•库珀(Jamie Cooper)。这对夫妻(结婚后,双方都使用“库珀-霍恩”这个姓氏)在2003年创立了儿童投资基金会和儿童投资基金。后来,霍恩提出离婚,并将慈善机构从对冲基金中拆分。拆分前,霍恩将超过20亿美元的资金转入了慈善机构。2014年,伦敦一家法庭将5.3亿美元左右的婚姻财产判给了杰米·库珀-霍恩。



18.保罗·都铎·琼斯二世(Paul Tudor Jones II)



2014年收入:2亿美元


对于对冲基金经理来说,2014年是艰难的一年。宏观对冲基金经理对此体会尤深,琼斯也不例外。他的旗舰BVI全球基金(BVI Global Fund)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为3%。琼斯最近宣布,打算关闭他的小额(3亿美元)都铎期货基金(Tudor Futures Fund),以便向主要基金投入更多的公司资源。这位宏观交易员一向押宝利率和汇率的波动,自1980年创立都铎以来,琼斯平均每年都能给投资者带来大约19%的回报率。但是近几年的业绩一直没那么突出,因为在较长时间的低利率下,他的投资举措也少了些锋芒。琼斯毕业于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他的捐款已资助母校修建了一个新的篮球馆,并添置了各类研究设施。



18.赛斯·卡拉曼(Seth Klarman)


2014年收入:2亿美元


投资界传奇人物塞斯·卡拉曼掌管着波士顿公司Baupost。Baupost目前管理着285亿美元的资产,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2014年,卡拉曼的对冲基金净回报率高达8%。卡拉曼热衷于慈善,根据最近公布的税务申报数据,他的基金会资产达到了3.5亿美元。作为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崇拜者,卡拉曼被视为价值投资领域的专家。他的著作《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ty)被投资者奉为圭臬,在亚马逊(Amazon)上售价高达4,000美元。卡拉曼的慈善活动专注于科学研究和推广音乐教育。此外,卡拉曼也是以色列事物方面的主要支持者。他拥有以色列数字英文报刊《以色列时报》(Times of Israel)。



23.纳尔逊·佩尔茨(Nelson Peltz)


2014年收入:1.7亿美元


尼尔森·佩尔茨迎来了主动参与型投资的新黄金时代。他的特里安基金管理公司(Trian Fund Management)是增长最快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目前管理着大约100亿美元的财产。他的特里安合伙公司(Trian Partners)旗下对冲基金在2014年扣除各项费用后的回报率约为10.5%。眼下他正在对杜邦(DuPont)宣战,声称该公司在CEO艾伦·库尔曼(Ellen Kullman)的领导下业绩不够好。佩尔茨还在向百事可乐(PepsiCo)施压,要求其拆分公司,并于最近在百事董事会安插了一位代表。



24.小斯蒂芬·曼德尔(Stephen Mandel, Jr.)


2014年收入:1.5亿美元


曼德尔的孤松资本(Lone Pine Capital)对冲基金在2012年和2013年取得强劲的双位数回报率后,在2014年遭遇增长放缓,止步于低水平的个位数增长。曼德尔是高盛和老虎基金管理的资深人士,在1997年创立了孤松资本。据说,他把基金命名为孤松资本,是为了纪念母校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里一棵神奇的松树。这棵树曾在1887年遭到雷劈,但顽强地生存了下来。目前,孤松资本管理着价值300亿美元的资产。曼德尔是达特茅斯学院的董事会成员,他曾在2010年到2014年担任过一届董事长。曼德尔拥有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居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


25.杨明昌(Danny Yong)



2014年收入:1.5亿美元


杨明昌是新加坡的一名宏观基金交易员,也是戴蒙亚洲资本公司(Dymon Asia Capital)的创始人,经营着亚洲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之一。2014年,他的主力对冲基金回报率为18.5%,截至年末管理着价值约45亿美元的资产,而大多数其他宏观对冲基金正挣扎于困境中。在保罗·都铎·琼斯的支持下创立自己的公司之前,杨明昌曾经效力于肯·格里芬的Citadel。


译|彭月明 校|李其奇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Nathan Var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