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基金市场中心

上市系接连爆雷,盘点新三板p2p第一股ppmoney数据的诡异之处

孤鸿论财2019-06-29 18:39:08

 孤鸿自创办自媒体以来,干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当初把揭露当天财富和当天金融的文章给删除了,当时实在禁不住他们公关人员的反复哀求,心软了。后来事态的发展完全符合我的预料,当时的暗雷早已引爆,冲击波所覆盖的投资人死伤无数。

今年上市系接连爆雷,中晋系、快鹿系(当天财富、当天金融)两大惊天雷让投资人心惊胆战。如果把时钟调回去,你还是会发现众多痕迹的。这些预兆如果当初能发现,或许悲剧就可以避免。


盘点一下上市系爆雷的征兆:

1、注册资本突然暴增。

2、股权结构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让投资人甚至专业人士都难以读懂。

3、法人或股东控制的其他企业在平台上借款或者担保,与上市系旗下的平台进行关联交易。

4、假标、大额企业借款标给拆标卖。

5、部分对平台有利的数据短时间内激增(如投资额、注册人数等),但是利润较低、营业额较低,数据相互之间明显不符,甚至有矛盾之处。

 

2015年12月,PPmoney完成曲线挂牌,晋身新三板P2P第一股。但在华丽转身之下,围绕该平台的数据却是重重疑问。       不仅挂牌公司披露的数据与PPmoney官网披露的数据不一致,PPmoney官网自身披露的运营数据也存在诸多前后矛盾。此外,该平台上的项目疑点重重,且为数不少的项目都是陈宝国控制下的关联交易。        陈宝国将PPmoney注入新三板挂牌公司之后,所考虑的并不是清理关联交易,而是将关联关系从明面转入“地下”,从而继续进行关联交易。上市只是一种隐藏方式。

2016年4月20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天锐科技(430705)发布公告,将名称变更为“万惠金科”。这标志着P2P品牌PPmoney万惠,曲线借壳天锐科技,正式成为新三板P2P第一股。        陈宝国创办于2012年底的PPmoney,以规模庞大,与众多论坛、自媒体关系密切,无论哪家的排名,均名列前茅。据官网披露,该平台累计交易额突破550亿元(截至2016年5月末数据),并且是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单位。

先看看上市的运作手法: 1、先行拿下控制权,曲线借壳天锐科技        为了让PPmoney尽快登陆新三板,陈宝国看中了同在广州的天锐科技。该公司总股本仅为1010万股,年收入仅3300余万元且经营亏损,自2014年4月23日于新三板挂牌以来,至陈宝国入主之前,其股票从未有过转让交易,可谓名副其实的僵尸股。        陈宝国的运作分两步走:先拿下挂牌公司的控制权,再将P2P运营资产注入。 第一步:拿下天锐科技控制权        天锐科技原有总股本仅为1010万股,发行完成之后暴增至1676亿股(超过三分之一)。认购了天锐科技1.173亿股的万惠网络,成为持股70%的第一大股东,陈宝国正式成为天锐科技的实际控制人,而原实际控制人练旭明的持股比例,则从此前的48%一举被稀释至2.89%。可以说与原来的公司完全割裂开来。        此处的疑点在于:陈宝国持股90%的万惠网络,认购天锐科技股票的出资额为1.41亿元,其注册资本系在认购前夕的2015年8月7日从100万元突击增资至2亿元。这种操作手法熟悉吗?万惠网络的财务报表显示,其2014年全年收入仅2.43万元,亏损0.59万元;2014年末,其总资产仅为99.17万元,无负债,总资产中包括现金4.17万元、其他应收款95万元(可能是股东以借款的方式从企业抽走)。

换句话说,万惠网络这家年收入仅2万余元、账上只有现金4万余元的标准空壳公司,突击增资至2亿元。        参与认购天锐科技的新余宝创,系2015年7月30日(签署天锐科技股票认购协议10天前)由陈宝国与徐铁诚各出资250万元突击设立。陈宝国入主天锐科技之后,安排了徐铁诚担任该公司财务总监兼董秘,因而,不排除徐铁诚于新余宝创的持股系替陈宝国代持。

第二步:注入P2P运营资产        陈宝国完成对天锐科技的实际控制之后,2015年11月10日,天锐科技宣布收购陈宝国的关联资产广州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万惠投资”),代价为现金100万元。        万惠投资即为陈宝国控制下的P2P平台PPmoney之运营实体。万惠投资有四个股东,万惠网络持股85%,佛山万富网络科技合伙企业(下称“万富网络”)持股6%,佛山康宝隆网络科技合伙企业(下称“康宝隆网络”)持股3%,广州玥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玥轩网络”)持股6%,皆为陈宝国实际控制。

通常投资人希望避开独立法人的企业,因为道德风险极高,但是pp表面上是由多家企业持股,但实际上却由一人掌控。        此外,天锐科技收购万惠投资(ppmoney)的价格为100万元,但万惠投资经审计的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实际资不抵债。其截至2015年5月31日的总资产为935.51万元,总负债却高达2861.75万元,净资产为-1926.24万元。        完成资产注入之后,陈宝国正式出任天锐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PPmoney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胡新也进入董事会担任董事。

2、运营数据相互矛盾,有违市场规律        2016年4月21日,天锐科技证券简称变更为“万惠金科”,随后发布了重组完成之后的首份年报,并披露了PPmoney的部分运营数据。其实,在注入挂牌公司之前,自2014年起,PPmoney在官网上一直有公示其月度、季度、半年度、年度运营报告,详细披露了注册用户数、平台交易额、投资人收益等数据。        对比万惠金科年报中披露的PPmoney运营数据,与PPmoney官网所披露的运营数据,存在诡异的差异。        比如,万惠金科2015年年报披露,PPmoney全年新增注册人数为272.4万(未可知),但是PPmoney官网披露的全年新增注册用户为468.69万,二者相差近一半;

再比如,万惠金科2015年年报披露,PPmoney全年发布的融资标,合计金额为221.69亿元(未可知),假设这些融资标全部撮合成功,其全年交易额也不应高于这个数字,但是PPmoney官网披露的全年成交额为287.24亿元,二者相差超过60亿元。        不仅挂牌公司披露的数据与PPmoney官网披露的数据不一致,PPmoney官网自身披露的运营数据也存在诸多前后矛盾之处。        比如:1、PPmoney 2014年度运营报告披露,其2013年为投资人赚取收益为1934万元,而在2015年度运营报告中则披露,其2013年为投资人赚取收益1670.78万元,两个数据差异率15.75%;2、PPmoney 2014年度运营报告披露,其当年为投资人赚取收益为9888万元,而在2015年度运营报告中则披露,其上年度为投资人赚取收益7449.74万元,两个数据差异率32.73%;        半年度数据前后矛盾。比如,PPmoney 2014年上半年运营报告披露,该时间段新增注册用户4.98万,而在2015年上半年运营报告中则披露,其上年同期新增注册用户8.82万,两个数据差异率77.11%。        季度数据前后冲突。比如,PPmoney2015年第一季度运营报告披露,其当季为投资人赚取收益为4059.28万元,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运营报告中则披露,其上年同期为投资人赚取收益6108.93万元,两个数据差异率50.49%。        以上列举的,还只是PPmoney(半)年度、季度运营数据前后披露差异率较大的情况,其月度运营数据前后披露数据打架的情况,更是随处可见。以其官网披露的“为投资人赚取的收益”这一项为例,前后披露的各月份数据,几乎都出现打架的情况。


       比如,2014年4月份PPmoney平台为投资人赚取的收益,在其2014年半年度运营报告、年度运营报告、2015年月度运营报告中先后披露3次,而数据则是各不相同,且还是有重大差异。        除了直接的数据前后披露不一致的情况之外,PPmoney各类运营数据的比率也出现某些严重违背行规的特征。        2015年首季至2016年首季的5个季度,PPmoney用户增长率,在70%-7000%之间巨幅波动,从最高的超过6576%跌落到71%,又再冲高至475%。

而时间点又恰好是上市筹备期间。        其二,将PPmoney披露的各期“为投资人赚取的收益”除以“平台成交额”,即可得出各期投资人的整体收益率。计算结果显示,从2014年第一季度至2016年第一季度,投资人的整体收益率在1%至3.5%之间大幅波动。而且这个收益率水平,远远低于PPmoney在官网宣称的年化收益率6-15%。

如果仅仅是收益率低,可以用拆标来解释,也就是将一年标拆成一月标来卖;但是整体收益率比的波动就难以解释了!在平台运营项目变化不大的前提下,收益率剧变,必有虚假。


       PPmoney一直在其官网坚持按期披露各项运营数据,以期强化其信用,取得投资者的信任。乍一看,该等运营数据似乎很完整、很真实,可拨开数据仔细一推敲,却是矛盾重重、漏洞百出。这样公示的数据究竟是真诚的披露还是坑害投资人?

3、平台项目疑问重重,企业贷关联交易随处可见

首先关联交易不一定是自融,也不一定存在风险。如果是个人贷,那么出于资产端的角度考虑,关联交易很正常。但是企业贷如果关联交易,则蕴含着大量的风险。        根据PPmoeny官网的介绍,其产品分成定期理财、基金理财、计划理财三大类,其中定期理财又可分为加多保(应收权益转让项目)、质押宝(股权质押融资项目)、分期宝(分期消费权益项目)等多款产品,投资期限从5天到48个月不等。

一、“分期宝”项目实际融资方究竟是谁?自担保还能算担保吗?       孤鸿早就说过,消费金融是今年最时髦的词汇,PPmoney平台“分期宝”类别下一个编号为“消费信贷权益项目GZ1510131132”的项目,该项目简介中提及:“本项目为深圳前海**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推荐并通过严格风控审核的分期消费个人借款集合项目”。在担保方说明中又表示,“第一回购担保人——深圳前海**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及其股东”、“第二回购担保人——秦皇岛市**担保有限公司”。        PPmoney平台上的消费信贷权益项目中,由深圳前海**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推荐、秦皇岛市**担保有限公司担保的,数目众多。       秦皇岛市融泰担保有限公司,另一家的名称为“深圳前海达飞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后者曾在万惠金科2015年年报的财报附注中出现,其全称为“深圳前海达飞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达飞金融”)。        经查询工商信息,融泰担保及达飞金融的股东、董事长或法人是一个人——高云红,这两家属于关联公司。        此外,达飞金融的股东中有一家名为“珠海安赐成长柒号股权投资基金企业”的合伙企业,该合伙企业与万惠金科的股东之一“珠海安赐互联”存在关联关系(陈宝国2015年8月收购天锐科技时,珠海安赐互联作为出资方之一参与收购)。        由此可推测,PPmoney平台上,“分期宝”类别的项目提供方达飞金融及担保方融泰担保,皆与平台自身有交集。        值得注意的是,融泰担保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其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于2016年4月10日到期,但其目前依然在为PPmoney平台上的有关项目提供担保。

关联融资、自担保,爆雷的大平台无外乎这些问题。


二、涉嫌自融的通惠商业保理        PPmoney平台上,票据宝(大型核心企业承兑票据项目)、加多保(应收权益转让项目)等类型的诸多项目中,通惠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皆参与其中。资产持有方将其拥有的应收账款、商业承兑汇票等转让给通惠商业保理,通惠商业保理再通过PPmoney平台将该等资产的权益转让给投资者,并到期回购。        通惠商业保理实际为陈宝国控制的企业。工商资料显示,通惠商业保理成立于2014年2月,陈宝国曾出任其法人代表。

通惠商业保理大量从他方收购债权资产,再以资产持有方的身份在PPmoney平台上将资产向投资者转让进行融资,这其中涉嫌自融式操作的可能。

而在PPmoney平台上安稳盈(小贷资产权益项目)类别的大量项目中,则有陈宝国的三家关联公司介入其中,除了前述的通惠商业保理、太平洋资管,还有广东纳斯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纳斯达担保”)。纳斯达担保成立于2008年12月,其由太平洋资管持股40%,PPmoney董事侯梨智持股22.5%。 比如,PPmoney平台“安稳盈”类别下一个编号为“【安稳盈】小贷资产权益项目ASZ160524002”的项目,项目简介称,“本项目系投资于湘潭****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实际名称为湘潭雨湖区城郊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托管于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的信贷资产包。转让到期后,**小贷公司按约定价格回购已转让的信贷资产。”        但是,实际上该项目并非由该小贷公司通过产权交易所在PPmoney平台上发标融资,而是该小贷公司通过产权交易所,先将该等信贷资产转让给通惠商业保理、太平洋资管、纳斯达担保,通惠商业保理再通过PPmoney平台将该等资产的权益转让给投资者,并到期回购。该项目附件中的付款凭证影印件也显示,是由通汇商业保理付款至产权交易所受让小贷公司的资产。        该项目在“安全保障”介绍中提及:“在投资过程中,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对投资资金的流向进行全流程监督,保障投资人的安全。”

       这就是虚假宣传了。

资产在交易所平台完成支付、交割之后,后续的资金流向已经与交易所没有任何关联,也不再在交易所的监督范围内。换句话说,通惠资产管理在产权交易所的平台购买小贷公司的债权,付款交割之后,其再将该等资产在PPmoney平台上转让融资之行为,已经与交易所没有任何关系。        该项目“安全保障”信息中还提及,“到期日当天指定担保公司履行回购担保”。但是在该项目中,平台方PPmoney、资产的直接转让方通惠商业保理、担保方纳斯达担保同属关联方,在这种“裁判员与运动员合体”的状况下,如何能保证投资者的资金安全?

三、被质押的股权何在?        PPmoney平台上“质押宝”类别的项目,基本为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项目。截至2016年6月2日,平台上该类别的回款中项目共计34个,其中27个为同一家公司发布的融资标。该等项目的项目简介显示,“股票质押借款项目是融资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股票作为质押,通过PPmoney平台进行融资,用以进行资金周转,到期溢价回购。”        这27个项目的融资期限从2个月到308天不等,其中融资金额为500万元的项目有25个,融资金额为400万元的项目有2个,融资金额总计1.33亿元。而新财富在更早前的2016年5月10日做统计时,涉及该融资方的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类回款中项目总数为51个,融资总金额为2.43亿元(PPmoney平台上的项目,当回款完成并兑付给投资人之后,该项目资料即从网站平台上撤下)。              该等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项目,不仅没有担保方,也没有办理了股权质押手续的证明材料,仅有的一份证明材料即为融资方的营业执照。四、成交价暴涨3000%,蹊跷的股价异动

2016年5月20日及25日,万惠金科分别以协议转让方式成交67万股及44.7万股,成交价格同为44.75元/股,较该股前一次成交价1.4元/股暴涨3096.35%。按此计算,其市值一举从2.35亿元飙升至75亿元。       万惠金科成交价如此暴涨,显得格外蹊跷。不妨来看一下万惠金科及其前身天锐科技的成交价变动历史。       天锐科技于2014年4月23日挂牌,其股票采取的是协议转让的方式进行交易。自挂牌后的一年多的时间内,该股从未有过转让成交记录。直到2015年7月15日,陈宝国的搭档侯梨智受让了天锐科技原股东的部分持股,协议转让价确定为1.4元/股,该股第一次有了成交价。       此后,在PPmoney实施借壳及天锐科技更名万惠金科期间,该股股票有些许零星的协议转让交易,交易价格基本都是在1.4元/股上下波动。       2016年5月20日及25日,万惠金科突然发生两笔协议转让交易,成交价高达44.75元/股,暴涨超过30倍。       而在这两次异常的交易之后,至本文截稿之时,万惠金科的股票再无成交记录。2016年6月8日,股转系统关于万惠金科的买卖申报记录显示,该股仅有一笔买入报价,买方仅愿意以1.51元/股的价格买入2000股。这说明,此前44.75元/股的协议成交价并未得到市场的认可。       由于协议转让的方式并非由买卖双方自主竞价、交易系统自动撮合,而是由交易双方在场外议定好价格,再将价格报备至股转系统完成成交。因而,这种交易方式使得股价具有很强的可操纵性。比如,某只股票,昨天可以议定按1元/股转让1000股,明天同样可以议定按100元/股转让1000股,股价瞬间就能实现暴涨100倍。换句话说,只要能找到接盘的“托”,甚至左右手倒腾,理论上,任何成交价都能“做”出来。       虽然我们无法获悉万惠金科该等高价转让的交易双方究竟是谁,但从如此蹊跷的成交价变化来推测,是否是有人有意制造出离谱的股价,以向市场传递万惠金科市值暴增的信息,然后便于万惠金科下一步的增发融资或持股者套现离场?

所有试图取信于人的虚假注册资本、市值或估值,终究是皇帝的新衣。

不管我们扒不扒光他,事实上,他还是什么也没穿。但是投资人希不希望自己的钱跟着一起裸奔,见仁见智吧。